• 【沉溺】 完(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江小媚

          字数:7803

          20200623

          陈慧很甜蜜地依偎着老公,她光洁润丽的手臂勾着他的脖颈,还把一隻丰盈

          腻滑的大腿盘绕在他的身上。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的一条缝隙如火舌般闪烁在床上,上床时老公就激情澎

          湃,望着她时眼睛裡迸射的火星,陈慧清楚他已有了需要,这些天风和日丽,没

          有往年春天那麽多的雨水,而且天气转暖得很早。

          在家裡陈慧已穿上轻薄的睡衣,宽敞的白绸睡衣难以掩饰地把她玲珑晶透的

          身体尽致呈现。

          他一上了床就一如即往地覆盖到了她的身子上,甚至连温馨的亲吻也没有就

          急着亮出狰狞可怖的阳具,狠狠地戳进了她的裡面,然后就欢欢迭迭自顾压在她

          的身上穷凶极恶地折腾着。

          陈慧早已习惯于他的这一切,以前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她觉得好笑,有时

          乏累了也觉得厌烦,现在则不同了,很快地体内也有一股激情在四处鼓荡,她的

          那地方开始有涔涔汩汩的淫汁流渗着出来,就自己扯过了忱头垫放到屁股下面,

          高翘起双腿迎接他莽撞的冲击。

          一下子他就溃不成军地撤了下来,脸上呈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这才紧搂着

          她,在她的脸上嘴唇上亲咂不休。陈慧此刻正是慾火炽热、淫情旺盛之际,见他

          那偃旗息鼓、毫无东山再起的意思,掩盖不了的不悦立即浮现到了脸上,她扭起

          身来进了洗漱间裡,用冷水在脸上抹了一把。

          睡到了他的身边,那种空虚失落、无所依託的感觉折磨着她,但陈慧是个贤

          淑聪慧的妻子,她理解老公,像他这年纪又是身居要职,虽不能说是日理万机,

          但劳心伤身忙于应酬,这些都影响了他的性慾和机能。

          月光这会儿幽谧而温暖,细细密密地洒落在两具半裸着的胴体,一想到这她

          也就无悔无怨,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是手机悦耳的呤响惊醒了她,她望了望时钟,才凌晨四点多,夜裡没有至关

          紧要的特别事情是没人打她手机的,陈慧急忙拿过手机,见老公还没被吵醒,便

          逃到洗漱间裡。

          是她弟弟陈刚的电话,她轻声地问:这麽晚,什麽事?

          姐,我在城西公安分局裡,几个人在耍钱让抓进来的。那边陈刚的声音

          轻微得好像断断续续。

          陈慧不快地回了他:明早再说,你总是屡说不改!

          不是,他也在。

          陈慧知道他说谁了,心裡一惊如淋落一桶冷水,从脑门直至脚下直冒冷气,

          咯登一下不禁打了个寒战,嘴裡急着:你们怎会在一起的?真的好不懂事。

          她把身子依附在雪亮的瓷砖上,闭着眼思忖了一会,再把耳朵贴到手机上,

          那边陈刚也没挂断电话,她用严厉的语气说道:你们什麽也不能说,我马上就

          到。

          陈慧心急火燎地拿出警服,没忘了扒到老公的耳朵边轻声细语地说:我有

          个紧要的事,得马上处理去。

          他睡眼惺忪地唸叨起来:这叫什麽啊?半夜三更的,一个女人。不行,我

          要把你调走了。

          陈慧嘴唇贴了贴他的面颊说:好了,再说吧!

          一身戎装的陈慧很快就出现在城西分局的办公厅上,她一身鸟黑的警服从来

          都是得笔挺的,几乎没有皱折,帽徽领章鲜豔夺目光彩迫人,脚步始终保持着均

          匀的节奏,这让她看起来英武飒爽,面孔却令人难以致信的冶豔。

          那些执行任务归来的了员警有的在吃夜宵,有的已休息去了,留下两个守卫

          着的,见陈慧肩膀上铮亮闪烁的两颗星,赴忙着抬臂敬礼。

          陈慧一脸冷峻地问:局裡今晚谁值班?

          是王副局。我去叫他。小员警不知所措,唯唯呐呐地说。

          陈慧的脸上强颜欢笑挤出一丝温柔的悦容:不用,我去找他。

          三楼,那边挂有牌子。小员警急忙说。

          陈慧点着头,王副局她熟悉,曾一起搞过专案,总是唸叨着想调一个新的位

          置。陈慧很随意地朝旁边的小房间走去,裡面十多个人,正蹲着坐着绕牆一圈,

          陈刚就在裡面,还有他,陈慧的眼睛跟他一对碰,就有揪心裂肺般的阵阵隐痛,

          她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眼裡正洋溢着泪花。

          他就是这样,在人堆裡总让人眼前一亮,儘管他这时朝着牆根把脸埋在双腿

          间坐着,但陈慧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幸好还没来得及进行问讯,要不一下就完

          了,陈慧暗自庆贺。

          陈慧在三楼一个房间上敲了敲门,裡面一阵声响,就有声音不烦躁的传来:

          有完没完,怎就不让老子睡个好觉?叫你们没事别骚扰我,就是不听。

          门是开了,一个精瘦赤脯的男子,只穿着底裤,而且裤裆的那裡正形迹可疑

          地隆起那麽一堆来。

          他开门一见到陈慧,立即换过一副气态万千的笑脸来,整张脸就像核桃一样

          皱到了一块:是陈教导,这时来一定有事。

          陈慧很优雅地车转过身体,他立即有所觉悟地说:你等等。

          忙碌了一会,他穿好了衬衣、长裤,边套着一隻袖子边往外走,陈慧用手拦

          住了他,把他拽到了房间裡。裡面的烟味、酒味还有男人汗渍的酸臭味让陈慧厌

          恶地皱了皱鼻子,对着他还是笑意融融地问:这晚上什麽任务?

          没有佈置,就是有举报电话,几个小溷溷聚众赌博,让咱一窝端了。他

          轻描澹写的说着。

          陈慧这时一颗悬挂了很久的心才落了下来,就用缓慢的口气说:裡面有我

          弟。

          他点着烟,挥了挥手爽快地说:早说嘛!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还这麽亲自

          跑来。

          还有我外地来的表弟,这才重要。陈慧接着再说,眼睛自始至终紧追着

          他。他好像有一点犹豫,但接触到陈慧的眼睛,立即说:叫什麽名字?我让他

          们放了。

          陈慧胡编了个名字,紧接地说:我先谢你了,劳你大驾,我们下去领出来

          吧!

          两人一齐走向楼下,王副局不自主地和她差开了距离,眼前这个三十五、六

          岁的女人,充其量也是跟他同一级的,可是她的后边却有着更让他折服的来头。

          他就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对陈慧说:陈教导,我看你这位置也呆得太久了,

          不是说局裡的班子要增加一女同志吗?看来你有机会挪动一下。

          陈慧也就煽风点火地:是的啊!都这样说,等正式宣佈了才算。

          是吗?咱可说好了,一朝大权在握别忘我就行。

          那是肯定的。听陈慧这麽说,他欣喜若狂连声道谢。

          进到了办公厅中,陈慧就急着走到那房间裡,她先把头埋在双腿间的志煌叫

          起,又召过来陈刚,也不顾及房间裡其他的人疑惑不定的眼光,王副局就问那小

          员警:收缴了他们两个什麽东西了吗?

          陈刚机敏地抢了话说:也没,就两手机。

          小员警拿过一张表格过来,王副局随即厉声斥责道:你傻啊,怎就不会办

          事?

          陈刚从一大堆髒物中领回了他们的两个手机,王副局亲自将他们送到车上,

          堆着满脸的笑容挥手告别。

          他绝没想到,从他眼皮底这一熘烟绝尘而去的蓝白警车上坐着的就是大名鼎

          鼎的通缉犯丁志煌,要是知道了,就是再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哪怕是高官巨爵

          钱币等,他也未必敢动心的。

          这个绰号大虾的算是这些年迅速掘起的黑团伙头目,这犯罪团伙的主犯

          最近这些年搞得他们日夜不宁,吃不香、睡不稳,下面的举报记者的连篇责怪,

          上头的压力各级雷霆万钧的决心,成立专案拦路设卡,威迫利诱乔装暗探,总是

          差那麽一点儿让他熘了。

          而且他竟毫不收敛,反而丧心病狂地胡作非为,就在几天前还把一欠债不还

          的当事人家裡炸了个稀巴烂,当事人当场毙命,家裡老婆孩子也炸成一死两伤,

          造成了重大恶劣的影响。

          他还美滋滋地沉浸在美丽的女刑警教导员刚才的许诺中,这女人真是这城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