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为勇者的我 却被魅魔诱惑 最终成为魔王】第六章:觉醒的勇者(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路西菲尔

          字数:18260

          2021001

          第六章:觉醒的勇者

          在莉莉丝的房间里昨晚在魅魔销的雌中出了十几

          发浓的亚当此时得和相仿但即便如此他的角还在时不时微微

          翘就像第一次过蜜糖的孩子露出既可又欣的笑容但他却对莉莉丝今

          如噩梦一般的安排浑然不知

          魔偶仆用地推了他几分钟亚当才恍如隔世地醒了过来他着稀松的

          眼茫然地着魔偶仆面无表的白皙脸庞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发问——为

          什么醒自己的不是昨晚柔帮助自己治疗的好

          魔偶仆机械地说道亚当君您知道魔主去哪里了吗?

          环顾了四周一圈他都没有发现莉莉丝的影于是亚当清了清因为昨晚

          到极致而喊到半嘶哑的嗓子这才说道嗯哼哼——昨晚一直和我在

          一起但是呃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照莉莉丝早晨的安排魔偶仆还是一板一眼地说道我就是想来禀告魔

          主昨晚有几只不控制的猪突然闯了那两名冒险者的房间

          而且

          听魔偶仆说到这里亚当浑冒起了冷汗他喘着张地质问道你

          在说什么?罗莎莉和阿米莎阿到底怎么了?

          魔偶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站了起来并彬彬有礼地平伸出右手做

          出一个请的姿势这才答道您最好自去看一看吧

          直到这时亚当才察觉到自己完全是赤地坐在他没去管涸了

          的汗渍也没去管已经变得足够老实的棒和面魅魔风之后的白浊痕

          迹而是随手拽起昨晚被莉莉丝扔在角的纯白浴巾将它围在了间没有

          等待行动较为迟缓的魔偶仆他就径直冲了罗莎莉的房间

          刚一打开门浓重的猪、鼻的还有涸后的铁锈就直接

          传了亚当的鼻孔而在吸作呕道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

          走错了地方

          但正在亚当忧心忡忡地迈步往房间里走一条横岔着的壮猪却绊倒了他

          他一边用手撑这地打算站起来;一边留心观察着房间里的一切

          原本在阿米莎躺过的满是鲜涸之后的印记而一只强壮的猪

          像个字一样适地在了面正打着呼噜;另外两只矮胖的猪

          正并排靠在罗莎莉的边在觉但它们肥硕的躯却完全遮挡住了的一

          在亚当正要站起来的时候那只刚刚绊倒自己的猪就苏醒了过来它一

          边发出不满的呜哼哼哼的声音仿佛是被亚当打扰到了美梦一边又用

          地将亚当推了出去好像在表示自己的抗议

          注意完全集中在房屋里的亚当被猪用一推就踉跄到了阿米莎的

          边而在面的猪也随着清醒了过来

          亚当想再站起来但却发现自己的手好像在底到了一个黏稠还不规则的

          东西他意识地将那件东西从拽了出来竟然发现是一只被啃咬到残缺不

          全的脚

          只扫了一眼迹模糊的脚亚当就恐慌地抖手将它扔了出去但他却完全

          认定了——阿米莎曾经露在帐篷外的美脚现在已经变成了迹模糊的断肢

          看到了残缺的断肢亚当觉得这四只猪没准已经将阿米莎了肥硕的

          肚子里于是他惊恐地咆哮道魔物!低劣的魔物!你们竟然将阿米莎阿掉

          了!

          瞬间涌到脑让他意识逐渐清晰也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青梅竹马

          的罗莎莉他刚一吼完就两步跃到了罗莎莉的边但冲他眼帘的几乎是

          间地狱般的景象

          褶皱不堪的单随可见一坨坨浅黄的痕迹恐怕是猪泄之后所

          留的还没来得及化的浓;而猪的浓所覆盖着片的渍也早已失

          去了原本鲜红的颜变得浑浊不堪;在这层橘粉迹的面还有几坨不成

          型的浅褐类粪便估计是罗莎莉被猪轮之后便失所留的产

          物;或者是被猪用浓灌满肠道之后而不控制排出来的

          罗莎莉粘连着的长发是满是腥黄之物原本灵动的双眼变得呆滞无光眼皮

          也只微微睁开一条狭的缝隙似乎早已失去了意识而原本致红的脸庞也

          因为失过多变得异常惨白角两道长长的子和巴好似臼的打开好

          像在证明昨晚猪的喉有多么狂

          她歪躺在满是秽的奄奄一息只有微微起伏的前心和似有似无的呼吸

          证明她还活着而手臂和双被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形状就好像被顽皮的孩子扯

          断零件的洋娃娃一般

          原本被莉莉丝取笑的稚贫似乎变得丰满了几分但肿起来的房

          满是一道道紫的抓痕被猪掐断的早就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地

          方也许是被某只猪直接到了肚子里;或者是被随手扔到了底的角落里

          而在罗莎莉前两个不的里还在渗出点滴的鲜却本没有结痂

          在她覆满淡黄斑的随可见邃露的抓痕似乎是这群蛮

          的猪在配时为了她器而留的

          罗莎莉原本完全私密的这次却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他的面前但看着她

          被猪玩过后的私密却让亚当觉得阵阵恶心和胃

          因为失去供养变成浅棕的结肠就像拉伸在外二十多厘米长的尾巴

          沿着这条尾巴向看去罗莎莉原本的眼已经被彻底捅烂变得模糊

          而淡粉的阴道早已垂出来彻底被翻露在外就像一个椭圆形的疙瘩但

          那个疙瘩中间的孔里却不断地往外流着浑浊的脓

          在罗莎莉折的膝窝好像一个倒梨形状的球格外显眼瘪的结蹄组

          织早已变成了紫这应该就是罗莎莉被猪用蛮所怼烂了的子这个

          原本用于孕育生命的子已经离开了变得毫无价值因为道不佳还

          沾满了猪的所以没有被它们掉但这块毫无用的紫球却

          像多余的厨卫垃圾一般被它们随手弃在了

          看到眼前罗莎莉一息尚存的惨状刚刚涌到脑的迅速变凉让亚当

          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他就像一个泄了的皮球崩溃地跪坐在了地

          眼前的景逐渐变得模糊不堪他的灵好像只能钻潜意识里来获取一点

          安在周围都是纯白的潜意识里他放声喊道【罗莎莉怎么变成了这样?假

          的!全是假的!】然而在他愣神的半分钟四只被亚当扰美梦的猪竟然将

          亚当围在了中间它们一边推搡着亚当不断摇晃的乏一边发出像是抱怨

          的呜哼哼哼声音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指责他为什么要打扰自己的美

          被不断推搡的亚当逐渐感觉到了疼而周围都是纯白的潜意识里

          猪推搡的量好像逐渐将他送到了一扇漆黑无比的镜子前面镜子里好像是

          另外一个自己他在面无表地冷眼看着镜子前的自己

          镜子里的亚当低声轻语道你知道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你早就知道该

          怎么做!

          虽然句子断断续续还不甚清晰但就像恶魔的低语字字都能直亚当的内

          伸出手背带着盾牌形状胎记的左手亚当好像被导一般接触到了镜子也

          就是在哪个瞬间一个念或者说一个字迅速地窜了他的脑那就是——

          亚当颤抖着的一边无意识地站起来一边伸出了因为愤怒而咔咔作响的

          右手同一时刻昨晚被撇到浴室角落的勇者之刃伴随着这他手指所发出咔

          咔咔的声音而震颤共鸣随即勇者之刃散发出银白的耀眼光芒完全变

          成了虚灵化

          亚当发的右手突然半成拳而虚灵化的勇者之刃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只在刹那之间就穿过了几层结实的墙壁被亚当在了手里

          当银白的耀眼光芒在房间里一闪而过那四只愚蠢的猪这才注意到

          亚当已经了散发着光芒的勇者之刃

          猪不约而同地推搡起刚刚站直的亚当好像在责问他什么时候、或者为

          什么要拿出武器?

          但在它们伸出宽肥的手掌再次推到亚当的时候被斩断的半却被自

          己的量推离了半

          亚当本没去看那几只被斩断了的猪就连它们怀疑的哀嚎也完全置若

          罔闻他面无表地站在了原地但空的眼神却一直望着从一起长的罗莎

          亚当无意识地抖了一右手瞬间勇者之刃就恢复成了实这才又迫使他

          的右手意识地了已经实化的剑柄

          但随着勇者之刃砸在地面发出咔嚓——地砖碎裂的声音四道冲

          光如同爆发的泉同时迸发了出来而随着光的溅四具猪的半

          不约而同地向后倒去

          四只猪徒劳无功地流在地的肥肠妄想给它重新回肚子里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