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噬情】第一章 初入上海 长篇、女性视角、真实经历改编(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suplity

          字数:1814

          20200605

          2013年年初,上海空气很差,破天荒有了雾霾,网络上到处调侃魔都与帝都雾霾的差异,被情绪左右的我需要不停地吸烟才能稍稍缓解。又抽完了一包七星,一周前刚刚学会吸烟。吸烟点我绝对是异类,也许在这帮烟鬼眼里我是个颓美人,每次都有搭讪的男人,怼他们也是缓解情绪的有效出口。不都说我是性冷淡风格吗,没胸没屁股,瘦瘦高高,还有这么多傻叉嗡嗡作响。

          顶着众叛亲离的压力,经历的一次6个月闪婚,庆幸没有要孩子,我还年轻,还有未来,只是不知道如何从情绪中走出来,小姨把我从厦门接到上海,淡淡的和我说找回原来的自己,女人有了事业什么都有了。于是我成为了她公司的一个特殊的存在,老板的侄女,所有的部门走一遍,最后看哪里合适就留在那里。

          从公关、产品到广告,一个月走一个部门,接下来是运营部与市场部二选一,运营部门总是从大厂挖来的,很得小姨的喜欢,小姨说去运营部吧,看公司的全貌,从全局理解业务,非常好的选择,多待上一段时间,还可以和顶头上司多学东西。我好奇的问,“市场部呢?业务行内排第一,竞品公司和自己公司的人都说市场部老大很厉害。”,“嗯,不是太合适,他是合伙人,你去了关系会很微妙,以后再说吧。”

          我拗不过小姨,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公司里唯一的闺蜜是市场部老大的秘书,由于办公职场不在一层,她是我唯一了解市场部的渠道。行业内妥妥的金牌团队,老大是联合创始人,最难的时候一个人挑市场大梁,虽然人看起来外表普通,但是气场很足,旗下4个团队长,3个80分以上的美女和一个大帅哥,个个能征善战,都比较服他。

          之前唯一的接触机会就是一次公司月度会议,我做会议纪要,期间他讲的东西又快又简洁,由于我刚来,专业不熟悉,他讲的部分没有理解,晚上加他微信说我是谁,想问点工作的事情,他没通过,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我,挺有耐心的,解释了挺久,顺便帮我理清楚了业务逻辑,那次会议纪要小姨肯定了我的交付。可后来微信一直也没通过。

          市场部一直裂变出去的人很多,除了技术部以外,都有市场部培养出来的人充实进来,这也是我希望进市场部的原因,可搞不懂小姨为什么不同意。

          算了,睡觉去,运营部就运营部吧,老大帅很多。

          早上5点半就醒了,外面还是黑黑的,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来上海,不就是要主宰命运,把握自己的人生吗?我要按照我的思路来,我马上拿手机再次提交好友验证,瞬间被拒绝,自己很吃惊,一是被拒绝,二是秒回,难道是混迹夜场,还没结束吗?

          不服输的劲头又上来了,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公司,直奔市场部,坐在他门口等着,老娘还非进市场部不可。闺蜜发现我忙问到,“等我老板?”,“嗯,他在上海吗?”。“你肯定没和他约,今天一天都在外面开会,晚上部门团建,他应该不进公司”。

          “好吧,明天再说吧”,有点小沮丧。

          “我帮你约一下,他明天应该在的”

          “谢了,亲爱的,明天我一早就来,取一号!”

          “听Amy说你找我,啥事啊?”

          “顾总,我想到你部门,可以吗?”

          “实习吗?来我这里就要一直干下去,临时工我不要的”

          这句话显然超出了我准备的范围,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好的!”

          “那我去和你小姨说吧,还要和运营老大打个招呼,下午就搬过来,让Amy给你安排位置。”

          “谢谢顾总,另外,我加您微信了,能通过一下吗?”

          “好!”

          搞定,竟然这么简单。我打电话告诉小姨我与顾总的沟通内容,她顿了一下,“是你的个性,只是他要求很高,好好学,重心放到工作上,非工作的事情尽量少参与。”

          “嗯,放心吧!”当时的我有种心愿达成的满足感,没太在意小姨说的话。

          晚上和留学的闺蜜去了音乐学院附近的西餐厅,很兴奋的分享了我接下来的工作,闺蜜只关心老大颜值,我说不帅,不油腻,气场比较足的中年男人,能力很强。闺蜜完全不感兴趣,两个小时的饭局后面都是八卦。

          回到我是,衣服扔到地上,一点点酒精让人很放松,不想洗澡,脱光光直接埋到被子里。12点多,手机微信声吵醒了我,烦死了,怎么没静音,一看是未来的老板通过了我的好友验证,变态啊,这么晚。手机关机,翻身睡觉。

          “嘶……啊……”,该死,早上走得急,之前的裤子竟然在被子里没收,腰带的金属口子滑过了乳头,麻酥感直接传到头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敏感的身体,熟悉的感觉,半秒钟就浑身燥热,身体最敏感的开关被激活了。

          老规矩,来一发。

          我缓缓的把自己团起来,一只手轻抚乳头,另一只手慢慢移向秘密花园,干涸的小溪再次得到滋润,泉水不断涌出。“啊……给……我”

          那个模糊的身影再次浮现,强壮有力的身躯紧紧的贴着我,我用最屈服的姿势跪在床上,高耸的臀部等待他的临幸。

          “给……我……进来……啊”

          “我要你……求你了”

          “啊…………”

          他进来了,那样的有力量,又那样温柔,慢慢的趴在我的背上,用手握住乳房,轻轻拨弄着红心,嘴巴贴着我的耳朵,轻轻的吹气,缓缓而霸道的声音再度想起。

          “叫……主……人!”

          “主……啊……人”

          “我要……啊……不行了,主人……慢一点……啊啊”

          “求我!”

          “求……主人……啊……轻轻操……啊”

          “啊………………”

          尖锐的叫声,全身抽搐紧绷,大脑一片空白,慢慢有丝丝缕缕的光照进来……太消耗体力了,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幸好小姨住在楼上,否则非吓到她不可。

          稳定的性生活是人生的标配,至于质量那要看运气,大多数应该比不上自己来一发的爽,已经一周没有自己动手了,还是熟悉的感觉。睡觉了,明天新部门第一天……

          从这一刻开始,人生的轨迹开始偏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