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友母】第四章 欲母 日系轻小说(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甜甜甜恋

          字数:4038

          20200612

          夜半,直树家里一片漆黑,男人响亮的呼噜声让人有些睡不着觉。

          已经和丈夫分床睡两年的细音阿姨正躺在自己床上翻来覆去。

          薄薄的一层空调被被她夹在腿缝处摩擦个不停,本来淡青色的空调被已经被

          淫水打湿成大海一样的深蓝色。

          小但是悦耳的呻吟还是不住的从她的嘴里吐出,微小却又存在感十足。

          夏日的欲火一旦燃起,就像燃烧起来的棉絮,扑不灭,打不熄。

          只能再被大量液体灌溉后,才能浇灭这无边欲火。

          床上,少妇十个粉红色的软足指微微向内扣,少妇保养得当的足底还是和少

          女一样的粉红。

          往上那修长匀称的双腿如同两条交配的白蛇,不断缠绵。

          下体没有着一丝阻挡,修剪得干干净净的阴毛,让人一眼就能把视线集中在

          粉粉嫩嫩的花瓣上。

          此时它正往外吐露着花蜜,发散到空气中一股淡淡的幽香,预示着它急需授

          粉。

          自己丈夫因为高压力工作,现在的欲望越来越低了,细音就连上一次和他亲

          吻的时间都记不清了,更别提做爱了。

          自从孩子出生以后就好像一次都没有了,她们就好像是熟悉的陌生人一样。

          一起起居,一同吃饭,一起入眠,但是两个人晚上入的梦却各自不一。

          她是个女人,她想要欢爱,很想要了,很想,很想,想的快发疯了。

          但是作为女人的内敛让她说不出请和我做爱!这种难以启齿的话。

          哪怕那个人是自己丈夫。

          就连把自己的手指放进去取悦自己都需要酒精的鼓励和怂恿。

          娇躯在床单上无意识滑动,摩擦时她的体温越来越高,神智也愈发的模糊。

          豆大的汗珠像露水滑过莲叶,轻巧的趟过她白皙细腻皮肤。

          依靠着腿间粗糙的布料的磨砂感,花瓣不停地在布料上滑动,让粉红的花瓣

          变得殷红。

          她感觉腿间夹住的不再是一条单薄的空调被,而是男人的手指。

          它在抚摸着自己的花瓣,挑逗着阴蒂,划过自己的道口。

          只需要那么轻轻的一捅,花蕊间已经满的快溢出来的蜜汁就有了喷薄出来的

          小径。

          要来了。

          巨大的快感终于在细音可怜的幻想中来到,压抑不住的呻吟快要让她喘不上

          气,可是丈夫就在身边……

          咬着牙,死死的抿着嘴。

          不能发出声音!

          哪怕身体不住的抽搐,身躯已经弯曲的和大腿贴合到一起,只要细细一闻就

          能闻到下体自己淫荡发情的味道。

          可惜声音不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而是她的心。

          是她那颗被欲望黑炎慢慢炙烤,发出熟透的吱吱吱油脂声的心脏发出的

          声音。

          欲望像是沟壑,时常填土便可视若平地,若是久旷,就像是地底的暗流,等

          待下一次的激发与喷涌。

          含糊的不成样子的低吼从喉咙底发出,被欲望之水已经填满到喉咙的女人,

          这是她溺毙前最后的呐喊。

          半响。

          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中间还有像侵透水的棉衣落地一样的响声。

          细音瘫在床上,大字形展开自己的四肢,温柔和煦的俏脸是全是淫欲的潮红。

          明明已经换上了干净的内衣,但是依旧感觉身下湿答答的。

          像是梅雨季节晒不干的被子一样,贴在阴唇上难受的很。

          要睡了。

          她明天要早起准备早饭,还要在收拾残局后出门挑选最新鲜的蔬菜。

          哪怕身下湿漉漉的粘糊感让她感觉到难受,也必须要睡觉了。

          这无边的黑夜要暗到什么时候啊!

          ……

          在我看来,上课是无聊的。

          那些翻来覆去的知识点其实就好像小孩的积木玩具,对我来说连益脑的作用

          都没有。

          而坐在我旁边的混血美少女就不这么想了。

          她现在像极了动漫里不知所措的圈圈眼,看着黑板双目无神。

          翠绿色的双眸黯淡无光,像是祖母宝石落上了一丝丝尘土。

          直到下课铃才将宝石上的灰尘拂走,明亮的高光又回到翠绿色的漂亮眼睛里。

          平时下课她都会领着她的那一帮不良少女们到处耀武扬威。

          要么是去给历史老师的茶杯里放辣椒水,要么就是去广播站播放一些不知死

          活得求爱者的表白语音。

          她好像混世魔王,无法无天,呼朋引伴,为祸四方。而且因为家里的关系,

          哪怕是校长只能对她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好像没有如来佛祖镇压的孙悟空,在天庭里肆意妄为。

          不过此时原本应该为所欲为,凶炎滔天的她,此时此刻正捂着自己的小脑袋,

          脑门上面还有我刚刚弹出的红印。

          你这个混蛋,难道丝毫没有意识你弹脑瓜崩很疼吗?

          上井的眼睛不知道从哪里挤出的泪花,小巧挺拔的鼻子上红彤彤的,作势要

          哭。

          这种简单到不行的题目,你都能连着做错两回,就没有考虑一下自己的问

          题吗?

          题目难度不大,只是迷惑性稍微有些强。

          出题人稍微改改格式说法,眼前这个傻瓜就绕不过来了。

          都说混血更加聪明,我怎么一点没看出来?

          我有点恨铁不成钢。

          但是我长的好看啊!

          她笑嘻嘻的,金发摇曳,肆意散发着自己迷人的魅力,就连周围埋头做题的

          同学都被照耀到了来把,我再给你讲一遍,这次是最后一遍了!。

          我用书敲了敲她的头,让她从洋洋自得中醒来,外貌不会转换成分数,精致

          的外表也不会让她少挨我几个脑瓜崩。

          还是青田你最好了。

          她笑嘻嘻贴上来。

          真是拿你没办法!

          略略略~

          不出所料的,抱着我的胳膊给我扮鬼脸的行为又让她挨了一下脑瓜崩。

          短暂的课间,习题一遍又一遍的讲解,少女不服输气鼓鼓的眼神,男孩像看

          傻子一样的关爱眼神,四目相对间有一缕暗暗情愫在酝酿,像是华国埋入地底的

          女儿红,越酿越香醇。

          中午日阳高升,肚子也咕咕咕的叫了起来,学校午饭的选择很多。

          可以从家里带便当,一些精致可口的饭菜往往会收到同学的羡慕。

          也可以去食堂,便宜而且味道尚可,最关键的是打菜大妈不会手抖,说一瓢

          红烧肉就是满满一整瓢。

          甚至于在给我打菜时,抬起头看了看我的脸后又给我往米饭了多打了半瓢。

          我端着比一般同学份量足的多的餐盘走在吵杂的过道里,寻找等候着我的少

          女走路的时候,身边时不时还有人小声议论我。

          我现在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个名人。

          学习之神极恶之虎的驯兽师这是他们私底下对我的称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