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玩不过嫂】第三章仙侠 叔嫂 绿兄 攻略(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酒香巷子深

          字数:8846

          20200528

          第三章

          秦淮予当年从雨幕中离开茅屋后,在桥边停泊的一艘废弃的船上过夜,因为

          他当年年纪小,坊间需要的苦力活他都干不了,只能饿着肚子去捡别人剩下的粮

          食,开始的时候还觉得丢脸和厌弃,放不下自己的尊严,后来实在饿的不行,为

          了生存妥协吃过以后也变成了能接受的事情。

          街边卖馒头的是个心善的老婆婆,常常见不过一米二高、脏兮兮的秦淮予在

          街头捡桌上旅客吃过的粮食,于心不忍,于是每次都会给秦淮予留下几个干净热

          乎的馒头,蹒跚着拿给秦淮予。

          清泽山是人间一座纯净而富有灵气的修仙山城,那儿仙气围绕,美不胜收,

          传闻只在此修行数月,术法慧根会被打通,修仙之人的修为大大增进,因此无数

          有才华志气的名门望族纷纷慕名而去,带够了金银钱财许诺名势,却无数次失望

          而归,因此大家才明白,在真正强大的仙人面前,人间的权势贵族都只是一张虚

          无缥缈的废纸,不值一提。清泽山山主修为深不可测,一招灭千军万马,不仅地

          上的天子对他恭敬忌惮,连天上的玉帝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清泽山山主林清泽受皇帝之邀来皇帝新迁移的风水宝地,忙完一切事宜后,

          走在这条人群热闹的街道,看见了坐在石阶上缩着身子瞪圆眼睛的秦淮予。

          明明饿极,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人嘴边的食物,却克制欲望不上去抢夺,有

          人往石阶去,还会欠身给人让位,这个小孩和山野乞儿有些不同寻常。林清泽

          就近而坐,喝着绿豆粥,打量着秦淮予的行为道。

          一桌的客人食用完离开,秦淮予才从石阶上起来,脏兮兮地手抓了两个客人

          咬了几口的包子,在摊主赶他之前鞠了一躬,又飞快地回到了石阶上。

          去,把他喊过来。林清泽见小孩狼吞虎咽着,起了怜悯之心,对身边人

          吩咐道。

          秦淮予嘴角泛着油光,被林清泽徒弟领了过来,秦淮予看着面前的林清泽气

          质不凡、风度翩翩的模样,表情怯怯的,不知道这人找他何事。

          给你吃。林清泽吆喝老板加了两笼包子和海鲜粥,递到秦淮予面前,从

          衣袖里掏出一方手帕:擦一擦。

          君子立身应有功才有碌,修身养性,不贪小宜,而如今我无以为报,只能

          谢绝公子的好意。秦淮予给林清泽弯腰作揖缓缓道,富家子弟他得罪不起,惹

          上关系是件糟糕的事,他还是想不做富家子弟的狗腿亡命,保存自身本性好好地

          活下去。

          一个小乞儿,心高气傲,谈吐如此不凡。林清泽表情一愣,饶有兴趣,

          拉着秦淮予坐下:我敬小孩你是个君子,想和你交流谈心,这是你和我聊天的

          报酬,你看如何?

          谢谢公子。秦淮予见林清泽一身正直之气,不再拒绝林清泽的好意,用

          手帕仔细地擦着自己的手。

          你受过良好的教育,想来家境不错,为何如今成了乞儿?林清泽好奇问

          道。

          家道中没,和家里人走散了。秦淮予简单冷淡答道,并没有想倾诉的欲

          望,只是控制不住眼睛兴奋地盯着包子,身上仅剩的两分理智让他小口小口矜持

          地吃着包子。

          我知人间君子讲究食不言,我不问你了,你先吃,不够尽管加。林清泽

          凭这一句也猜出来大慨,看着秦淮予克制的表情,将屉笼推近,失笑道。

          您不是人?秦淮予在林清泽的注视下吃得满足,抓住林清泽那句话的重

          点。

          我是仙,你知道仙吗?林清泽逗弄秦淮予,期待秦淮予惊讶的反应。

          仙人气质非凡,周身亮泽有灵气,公子眉宇不凡,细想也不似凡人。秦

          淮予细细打量着林清泽,想着书里的话,难得见到真正的仙,让他好奇不已。

          林清泽手指点光抚向秦淮予眉间,秦淮予内里一身温柔,包裹着正气。

          你并非粗鄙乡野之姿,我跟你着实投缘,不愿你在这乡间之中荒废自己修

          得坏根,你可愿跟随我去清泽山?林清泽收回手指,心里感叹这人纯粹干净,

          低头问道。

          清泽山?!秦淮予那双眼眸瞬间亮起,他知那是很多人一生向往之地,

          欣喜道:我真的可以吗?

          小孩懂得还真不少。林清泽满意他的反应,又嘱咐一句:不过你身上

          没有感受到仙的灵识,恐怕与修仙无缘,不能入我学堂学习,只能做一个清扫的

          小厮,衣食定不成问题,但不知你能否接受。

          谢谢公子,我愿意。秦淮予能寻得一处立身之处已满足,恭敬道。

          从现在起叫我山主吧。林清泽道,向摊主又打包了几笼包子放在秦淮予

          怀里:仙人无需饮食,之后会赶路,不会停留,你路上吃。

          秦淮予被林清泽带入清泽山,洗头换面又变成清秀的小孩模样,他信守准则,

          每天按时清扫山城灰尘落叶,细心又严谨,日过一日,仍然不懈怠,这让清泽山

          比从前干净了不少,林清泽也格外照顾他。

          真想让你成大器,可惜你没有修仙的资质。林清泽每想到这儿,就觉得

          惋惜。

          山主,我不奢求进学堂学习,也知自己没有资质,但没有人心里不做大侠

          梦,我还是想观摩一下仙人所学的奇妙。秦淮予盯着屋外往来往去的修仙人士,

          还是忍不住说出心里的渴求。

          这无妨,你想看什么炫酷的招术,我下午检验他们学习成果的时候带上你,

          你尽管观赏。林清泽满口答应。

          谢谢山主。秦淮予兴奋起来。

          几百个弟子聚在山城道法广场,一个又一个演示着自己的法器施展的高超法

          术,林清泽觉得这几年的弟子学识并不合他的期待,法术施展软绵绵入不了他的

          眼,兴致缺缺地看着,偶尔出声指点实在看不过去的弟子。

          啊,糟糕!一柄剑脱离施展法术的弟子的掌控方向,绕了个弯向一边看

          直了眼的秦淮予袭去。

          林清泽瞌睡瞬间醒了,压抑着怒火,连忙施法起来。

          秦淮予先前看着无数个弟子的展示,身体里流过一股奇异的暖流,充斥着秦

          淮予身体的各个角落,让秦淮予感觉自己舒服得飘飘然,仔细摸索这股奇异的力

          量,竟能操纵自如控制在心口,正当他一点一点用这股力量疏通经络之时,那柄

          剑伴随着杀意飞速向他冲过来,秦淮予心口那股暖流瞬间冲开修仙最核心的心眼

          穴,一股屏障从他周身散开,泛着浅浅的蓝色。

          林清泽的剑气冲过去打开那柄剑,山主盛怒之下那弟子跪在地上,大气不敢

          出。

          你……林清泽关心地看向秦淮予,发现面前青涩的小孩神情骤变,五官

          瞬间长开了一些,身上那股充沛的灵气从身体里源源不断溢出,秦淮予不知道自

          己发生了什么转变,迷茫地看着林清泽。

          竟是世间稀有的海洋万物之灵……林清泽抚摸秦淮予的眉心,感受秦淮

          予经络里散发着的灵力,缓缓输入自己强大的灵力为秦淮予疏通一寸一寸的脉络。

          林清泽最先摸过秦淮予的资质,他体内只有微弱的海水气息,林清泽用灵气

          去唤醒却引不起海水反应,林清泽当即失落地摇头,却未想是自己注入的灵力不

          够海洋万物之灵苏醒,白白耽误了秦淮予几年。

          世上灵力普遍为一种实物,唯有森林万物之灵、海洋万物之灵、生命万物

          之灵、万物之灵是万千灵物的汇集之灵,你是千年难遇的奇才。林清泽激动不

          已,才觉清泽山继承有了希望。

          林清泽为秦淮予倾囊解授,把自己一身功夫都教给了秦淮予,秦淮予悟性极

          好,练习也刻苦认真,无论多难的法术都不过七日可以学得透彻,明明晚学数年,

          不过天上百年载,秦淮予已经超过清泽山里林清泽的亲传徒弟,达到元婴中阶,

          成了清泽山里最厉害的新生之辈。

          而秦淮予生性依旧不骄不躁,满怀恩悯和善意,心生灵气纯粹干净,仍然不

          染世间污秽,实属难得。

          我让你做清泽山的首席大师兄,你可能担起这份职责?认真练习,督促师

          弟,处事刚正不阿,不徇私情。林清泽逐渐心力疲劳,需要人继承他的意志,

          站在山阶之顶,严肃地俯视着跪在山脚的秦淮予。

          弟子若担此责,定会谨遵师命。秦淮予俯首,恭敬磕头。

          试炼开始了。林清泽攥动法术,压力迫使秦淮予压弯了腰,秦淮予开启

          灵力保障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山顶走来,身上出了薄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