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阳】 4—上帝指纹曼德勃罗集无h……(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守密人

          字数:7528

          20200523

          在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寄生于我的古怪邪祟又潜伏了多久,我能搞

          明白的不太多。但是气海之内,一颗圆润无暇的丹珠静静悬浮,吞吐凉意和暖意,

          将内息淬炼得湿沉、滑腻,有质而有形,带着一股淡宛若樱花般的馥郁,生动灵

          跃。

          而每一次循环产生的全新气感,都被樱色丹珠截留,无声汇入。萌动于丹珠

          内的,是震颤的胎息,是先天之炁。

          走在错落的步町石上,提着手里的纸袋,感受着斑驳的光影与荫凉的秋风划

          过皮肤,我慢慢思考着。

          碰——长拳递出,发出破空声,然后重重击打在面前的树木上,树皮崩

          碎,树干狠狠震颤着。结成丹珠之后,力量大了一成半吗……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吧。

          之前在小幽的房间里莫名其妙的突破,是因为之前对风车图的观想吗。或者

          是因为我吃了什么,大福和……茶?抬手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纸包,又笑着摇了

          摇头,大概是小幽做了什么吧。或许是不想看着初入界限的我莫名其妙的死在怪

          诞之中,所以悄悄帮我突破了吧,虽然有些淘气,但是小幽一定不是个坏孩子的。

          想到小幽那有些恶劣的玩笑,我的脸上慢慢发热,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几乎是满脸通红的跑回了房间。

          呼——冰凉的水流拍击在脸上,将女孩涂抹风干在我脸上的香汗洗涤干净,

          虽然我对此全然不知。清凉的风带走热气,也让我停下胡思乱想。

          不管怎么说,我对界限之后的世界知之甚少,也不太清楚接下来的路应该怎

          么走。

          沉默。苏老头从来不告诉我那之后是什么,虽然知道是为我好,但是现在也

          不能总是摸着石头过河。

          如果说叶月家有谁最合适指导我的话,我看向一个方向。昨天晚上,我抱着

          酣醉的叶月绮,将她送往了那里。

          ……

          没有想到,我到达那间屋子附近时,叶月绮一身素雅长裙,浅色遮阳帽遮住

          面颊,手持画笔静静写生。金黄的落叶,静谥的庭院,少女如若画中,比秋景更

          动人。

          默默站在远处看着静静挥墨的叶月绮,少女的表情遮掩在帽檐的阴影下,看

          不清楚。她抬起手,拿起画笔轻轻涂抹,然后顿住,又用更轻柔的动作轻轻落笔,

          专注的把目光落在身前的画布上。

          这时候的少女,比起弓道场时的锐利,切磋时的刚强,日常对话时的客套,

          比起醉酒后的朦胧和娇憨,多了一丝从未见过的柔和与安然。

          静谧的庭院吹起清风,裙角被扬起,露出包裹在雅白色丝袜下的紧致小腿,

          轻柔的衣裳贴在身上,勾勒出少女窈窕的身形。两根手指压住帽檐,叶月绮挡住

          落叶和清风,然后诧然看到了傻傻站在远处的我。

          愣了片刻,少女放下调色盘,摘下遮阳帽,然后向我轻轻挥手:重君。

          少女娇俏的表情比我想象中还要恬美,我愣愣的抬起手也打了个招呼,然后

          才反应过来,快步走过去。

          重君来了多久。少女收起画具,转头看向我。

          记不得了,绮小姐专注的样子,很漂亮。

          我以为你会说刚到不久,叶月绮笑起来,而后绷住脸,可以理解成是

          调戏吗,锁骨,喜欢左边还是右边。

          我的视线不由得移向少女分明的锁骨,莹白的肌肤与诱人的凹陷,恰到好处

          的被遮掩遮掩几分,衬托出更加细腻修长的脖颈,

          注意到我的目光,少女的脸霞上升起淡淡红霞,伸出粉拳摇晃了一下,然后

          又重复了一次:锁骨打折,你选左边还是右边。

          意识到自己想茬了,连忙把目光移开,寻找着可以岔开的话题:绮小姐,

          画的是樱花吗。

          入秋已深,面前的大树只余几片残叶,在秋风中瑟瑟摇荡。而画布上,一株

          很大很繁茂的樱花,将画布渲染为绚烂的粉色。那是宛若梦幻般迷离的粉白色,

          令人想到恋人的呢喃,想到少女面容的红霞。有些怯懦的色彩,却又勇敢到无以

          复加,把整个花卷尽数涂满。

          很漂亮,不知道春天的时候,这里会不会想花卷里一样漂亮。

          不会,这棵树已经快死了,每年开的花只会越来越少。少女摇摇头,看

          着大树有些惆怅。

          那还真是可惜。仔细端详着远处那棵樱花树,我低声回应,看来是没

          有机会得见了。

          其实,重君应该见过一面吧,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叶月绮收回目光,

          歪头,然后明媚的眸光转向我。

          ……嗯?心跳加速,少女的样子,有点可爱。

          那张照片,小幽坐着轮椅,就是在这里。

          这是叶月家最大的樱花树了,在我母亲小的时候就是。她望着树出神,

          真的好久了。

          嗯。我记得照片里,小幽坐着轮椅,而年幼的绮小姐在后面推着,两个

          人笑得灿烂,至于樱花树却没什么印象了。不过这记忆里的模样,有几分是来自

          于我的臆想呢。

          想起来了,确实是很漂亮的樱花树啊,真想亲眼见见。

          然后叶月绮就这样静静站着,我则看着她的侧颜出神。良久,她转过头和我

          对视:重君特意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吗。

          绮小姐猜到我会过来?

          不太确定,只是有这样一种感觉,然后就一边修行一边等。她看了看里

          在一旁的画,不过我好像比想象中多花了点时间,让重君久等了。

          哪里的话,很漂亮的风景,很漂亮的画。人也一样。

          多谢夸奖。少女笑起来,正对着我,清谷幽兰不过如此。

          想要移开目光,怕一直溺死在这份笑靥里,又有点舍不得,慌忙引出话题:

          其实我来,有一些修行上的问题,想向绮小姐请教。

          叶月绮轻哼着,好像对我的话有些不满,话语轻轻拖出长音:你说,修行~

          嗯,我有点迷茫,跨过界限之后的道路,应该是怎样的。

          就算你这么问,我可是还游离在界限之外呀。叶月绮背起手,况且每

          个人的道路都有不同,我、小绮,还有之前来拜访的星见都是如此,这个问题你

          应该去问你自己。

          果然是这样,我茫然的站在原地,在大陆修行的点滴,和各路武者切磋的经

          历,一次次和自然的感悟,一次次与怪诞的遭遇……我分不出,我分不出我想要

          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修行究竟为何物。我想看看师傅见过的风景,但是

          我们却非是同道中人。

          我知道的。

          看着我失神的模样,少女幽幽叹了口气,素描,我缺个模特,如果闲着,

          不如就坐着陪我聊聊天怎么样。

          ……荣幸之至。

          ……

          我和叶月绮随意的坐在侧缘,少女距离我不过数尺,并排而做。

          这样就行吗,不用固定一个姿势吗。看着手持速写本的叶月绮,她只是

          很久才歪过头看我一眼。

          不用太拘束,反正怎么都是能画的。素手持笔,灵巧的在纸上跃动,

          这也算我修行的一部分吧,重君之前的修行是怎么样的。

          ……痛苦。我犹豫的答道。

          嗯?笔尖略微停顿,然后轻轻涂抹。

          感受痛苦,习惯痛苦,然后超越痛苦。每一次对敌都竭尽所能,每一次训

          练都超越极限,然后就比上一次强一点。

          笔尖彻底停住,叶月绮第一次拿起橡皮,大范围的擦去碳痕。

          听起来不太有趣,她歪过头看向我,挺蠢的……

          ……嗯,也许吧。没有想要反驳,事实上习惯以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没有反驳,而她的眉头却微微蹙起,好像是因为大范围的擦拭画作有些不

          太开心:抱歉,我不是说你……是说……重君那个不太称职的师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