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官印记】平然 替换 乱伦 肛交 气味 母乳(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路西菲尔

          字数:50067

          20200423

          前言:本篇文章最开始是应千雨大神的悬赏开始进行写作的,但是这个是我中文版的存稿。因为大神要求我用日本人的名字,所以日本版我还在修改之中,估计下周才能和大家见面。大家可以期待和比较一下两个版本的不同之处。

          神官印记

          我叫李海,今年二十四岁,刚刚大学毕业。

          我的父亲是名公务员,还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科长。因为他深谙此道也知道公务员的好处,所以他替我规划出一个能成为公务员的人生目标,就是迎接几个月之后的公务员考试。而原本毕业在家无所事事的我,也只好继续在家苦读。

          我的母亲今年四十三岁,是一名严厉的小学老师。因为母亲身材比较丰满,外加皮肤保养得很不错的原因,看上去就像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在我刚上小学的第一年,母亲怕其他老师教不好我,或者更期待我从小学就领先其他学生,赢在起跑线上。于是就和校长谈了谈,顺理成章地担任起我们的班主任。

          在小学每天上学得到时候,母亲都叮嘱我在学校要管她叫老师。因为母亲是班主任的原因,即使我的身高比其他同学高出一些,还是被安排到了第一排,让我感觉非常难受。母亲在上她所教授的课上,动不动在我溜号的时候朝我随手扔粉笔头,对我进行她所认为的善意提醒。而只有放学回家的时候,才能管她叫妈妈。

          虽然母亲这么做动作并不太明显,但次数一多就被其他同学发现,也让我成为了班级里其他同学的笑柄,更是造成了我从小胆小懦弱的性格。

          我有个大学一直交往的女友叫李璐瑶,母亲认为我应该找个女朋友,也非常赞同我们在一起。但我们最多也就是拉拉手、亲亲嘴,最多是让我扒开胸罩吃吃她浅粉色的乳头。

          上大学的时候我有次去她寝室送东西,正巧同寝的同学都出去了。我就软磨硬泡地把手伸进李璐瑶的内裤,想摸摸她的私处。结果她拼命地拽着我的手抵抗,最终我们那次的经历也不欢而散。

          在那次之后,虽然我们在一所大学,之后也就再没联系。直到大学毕业有一天在街上偶遇,我就像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邀请李璐瑶去咖啡屋聊了聊。

          在我不断地追问下,她诚恳地说当时并没有准备好将自己交给我,而是希望找到合适的工作稳定下来,再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之后才能顺理成章地进行初次的体验。

          我觉得李璐瑶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善良女生,所以现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赶紧准备几个月之后的公务员考试。并且好好地发挥,加入公务员队伍,再明媒正娶李璐瑶,顺理成章地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

          大学毕业之后这几个月,我除了备考之外,经常登录一个叫做混沌心海的论坛。

          虽然在大学无聊的时候,自己也存了一些比如《水神祭司》、《被诅咒的门市》几十万字的文稿。毕业之后也将文章发布到了论坛,顺利地进入了里海。

          但是点击量却越来越少,不知道是自己的文笔有限,还是读者们总喜欢换换口味,不觉间我也逐渐失去了写作的动力。

          所以现在只在论坛里,只搜索一些让自己满意的催眠文,快速地解决自己充沛身体里,那饥渴的生理欲望。

          周五当我吃完午饭,舒适地趴在了床上,用手机熟练地点开了混沌心海论坛。随意地点开了一个《自由世界-心海印记》的文章,打算快速冲一发。却看到文章里一段写着极为刺眼的“魔王多如狗、守望遍地走”。

          看到这里,我不屑地叹了一口气。又大声吐槽道:“哎……这篇文章的作者也真是太离谱了!我现在都写了好几十万字了,才是注册催眠师。虽然之前我都已经成为高级催眠师了,但因为自己没看版规,买了所有能买的勋章,又掉回了催眠初心者。现在还在努力冲积分呢!”说到这里,我的心里充满了对这名作者的鄙夷。

          不知是因为对这名作者的鄙夷,还是前几天在床上手淫之后捂出恶心而又熟悉味道的原因,让我张开嘴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而喷嚏打过之后,闪亮的手机已经沾满了我晶莹的喷嚏,变得面目全非。而那个特别茫然眼睛的论坛logo,随着手机屏幕上的喷嚏,好像突然动了一下,紧紧地盯着我。

          我压根没有发现那个眼睛的异样,连忙用手擦拭着手机的屏幕。当我用手指擦到那只失神的眼睛logo的时候,突然灵魂好像被旋转着吸入到手机里一般。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漆黑。我正茫然地四处瞭望,却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地方。

          而四周压抑的黑暗环境,却无意识地驱赶着我走近这处散发着忧郁的紫色,还充满神秘气息的地方。

          当我走到近前,才发现好像是一个类似庙宇,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古代衙门大堂的地方。

          大堂的两侧有一副朱漆色的对联,左边写着“神官之外皆是神”,右边写着“官居海底无人问”。看着熠熠生辉的金黄色书法和这幅对仗不算工整的对联,我又打算吐槽点什么。

          但诡异的气氛却让我将快到嘴边的吐槽,又硬生生地咽回了回去。

          我抬起头看向了横批,上面写着五个金黄色的大字“后悔的神官”,更让我一脸茫然。

          我一边向前走着,一边由写着横批的牌匾向下看去。一个高台首先映入了我的眼帘,高台上面有一张铺着深红色桌布的巨大条案。一个穿着青色长袍,帽子高高耸起像是三k党的人形生物站在了台案后面。双手互相插在对面宽大的袍袖里,头压得低低的,还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完全看不见脸。

          而在他的左右分别站着两个同样穿着白色长袍的幽灵,吐出长长的殷红色的舌头异常显眼。

          其中一个幽灵的袍子上面写着“平然”,看上去面无表情;另一个幽灵的袍子上面写着“替换”,这家伙看上去神采奕奕。这两个家伙漂浮在距离地面有二十厘米的空中,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在两只幽灵的外侧,还有两只类似篮球大小的八爪鱼灯台。八爪鱼的身体被黏液包裹着,还散发着的深紫色的亮光。我好像就是被这两只怪物身体散发出的光芒,所吸引过来的。

          怪物的头部中央长有一只橙子大的浅紫色眼睛,这两只怪物用椭圆形的瞳孔紧紧地盯着我。几只沾满黏液的触须散开在空中,其中一只比较长的触须卷起,还作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点赞姿势。

          借着怪物散发出来的紫色光芒,我无意地打量了一下周围。在我的两侧都是一些像是牛鬼蛇神的奇怪东西,有的长了三个眼睛,用那些眼睛一起盯着我;有的长了四只手,向我在炫耀肌肉;有的长了两根阴茎高高的挺起,上面还布满了晶莹的黏液;还有个看上去像萝莉精灵,双腿中间却长着一根粗壮的马吊。

          诡异的气氛、神秘的气息、还有这些牛鬼蛇神,让我觉得非常惧怕,不自觉地走近了高台。

          台案上的人形生物看我距离很近了,才用忧郁的声音说道:“就是你对我写的文章,大声吐槽来的吧?”

          我急忙分辨道:“不是,我没有吐槽。我只是单纯地表示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

          台案上的生物没等我说完,就接道:“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感受台上男人快要爆发出来的愤怒,我连忙岔开了话题。嬉笑着询问道:“您就是后悔的神官?”

          后悔的神官平然地答道:“是的!愚蠢的人类,我就是后悔的神官!”

          听到神官的斥责,我大声辩解道:“大神,我真不是故意吐槽的!您的文章我还没有看完,求你原谅我啊!”

          后悔地神官继续平静地答道:“好吧,看你真心道歉的份上,我不追究你了!而且你也是你的名字我也很喜欢。”

          我慢慢抬起了头看着后悔的神官,心里暗暗想道:“这个后悔的神官好像很和善也很好相处,根本不是想象中阎罗那样严肃的样子……”

          后悔地神官顿了一下,继续平缓缓地说道:“你是第一千个对我的文章进行吐槽之后,来到这里的人。之前那些来到这里的人,我将它们困于替换之中。让他们每天都看我的文章,还对我的文章进行点赞和热评。不过看你是无心之失,态度也算诚恳,我身边两只幽灵可以让你驱策一天,你选一个吧!”

          听后悔的神官说之前吐槽的人,都被他困于意识替换之中。我连忙指着袍子外面写着“平然”的幽灵,大声喊道:“我选平然——平然!”

          后悔的神官对着袍子上写着“平然”的幽灵挥了挥袍袖,那只幽灵就轻盈地飘到了我的身边,之后“唰啦”地一下钻进了我的身体。

          幽灵钻进我身体的瞬间,就好像一股电流通过了我的身体,让我感觉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我的身体也无意识地打一个冷战。

          而这突如其来的冷战,也让我彻底缓醒了过来。我依旧趴在自己的床上,闻着床单散发着恶心而有熟悉的味道。

          看着还在闪烁的手机,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梦而已,不觉间又放肆地笑出了声。

          但当我放下了手机,却发现一个豆大的红痣出现在我的掌心。我急忙伸出另一只手,擦拭着这个红色的印记。

          但我每擦拭一次,脑海里就有一个有些机械的声音对我说道:“平然……平然……平然……”

          我连忙在床上跳起来,跑去了卫生间,用水快速地冲洗着手掌的印记。但无论如何冲洗和擦拭,这个红色印记的颜色都完全没有变淡的迹象。

          我无奈地趴在了冰冷的洗脸台上,看着红色的印记和周围发红的皮肤。这才真正感觉到刚才梦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也才对后悔的神官充满了敬意。

          正当我趴在洗脸台上神游的时候,家里的大门忽然发出了被人打开的声音。我连忙跑去了门口。

          开门进来的一名女性,也正是我的亲生母亲,她的名字叫杨紫涵。

          母亲整齐地盘着原本过肩的黑色长发,化了淡妆的白皙脸庞和饱满双唇上那红色的口红,让她更加充满了成熟女性的味道。高挺的鼻梁上面带着一副干练的金丝眼镜,遮挡住她杏核一样的魅人双眼,让她又充满了知性的美感。

          母亲身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服,整洁而干净的白色衬衫将她的巨乳包裹得紧绷又挺实,就好像一对高高挺起的山峰。而人到中年长出一些脂肪的肉感小腹又微微鼓胀了出来。但这恰到好处的肉感,又让母亲多了一丝中年人的肉感风韵。

          随着母亲弯腰的动作,浅灰色的包臀裙让她的臀部显得更加硕大和丰满,也将中年女人极具诱惑力的完美曲线展露无遗。

          一条薄薄的肉色丝袜包裹住原本结实的大腿和小腿。因为她教师职业和她是班主任的多重原因,母亲每天站立授课的时间,好像比坐下批阅作业的时间还要多,所以她的双腿非常笔直。

          而被肉色丝袜包裹住精致脚踝的下面,散发着成熟女人的一双美足,只穿着黑色的平底皮鞋。

          因为天气炎热或者是到家放松了的原因,浅灰色的西服只是畅怀披在了肩膀上,并没有系上扣子。

          母亲解开白色衬衫的第一个扣子,就一边低下头寻找,一边向我问道:“拖鞋都放哪了?”

          我愣在了原地,盯着还在寻找拖鞋的母亲。而顺着我目光聚集的位置向下探去,半杯胸罩让一大半丰腴的乳肉裸露在外,一侧的深红色乳晕变得若隐若现。

          饱满的雪丘中央,深邃的乳沟像一道狭长的黑洞吞噬着我的目光,不知不觉间我的肉棒已经鼓胀起来,将短裤顶起一个高耸的帐篷。

          我不安地用手遮挡住自己已经勃起的肉棒,一边快速蹲下找到拖鞋递给母亲,一边惶恐地答道:“上午我给拖鞋都刷了,给您。”

          母亲抹着红色口红的润泽双唇微微打开,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随口问道:“你刚才想什么呢?”

          当我递给了母亲脱鞋,在她身上又闻到了熟悉的粉笔的味道。虽然现在的粉笔已经都是无灰的粉笔了,但这种味道依然非常明显。而且这种味道一直就是我幼小心灵中挥之不去的噩梦,让我本能地感觉十分惧怕,不觉间肉棒也缩了回去,

          我连忙站起身,含糊地答道:“没事啊……”

          母亲压根没有看我,穿上了我递给她的拖鞋。随后一边将自己的灰色西服挂在了间厅柜的衣挂上,一边说道:“对了,你爸爸今天出差调研去了,几天之后才回来……”

          我“哦”了一声,当做回答。因为父亲经常出去学习和调研,所以让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母亲拎起之前放在门口的两兜菜,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说道:“你复习很累,刚才我买了点海参,给你补补身体。”说完就系上了围裙,去厨房忙碌了起来。

          我也趁机溜回了自己的房间,随意地翻着考试所准备的材料。

          不一会,母亲做好了菜饭,喊我出来吃饭。

          我刚和母亲坐下,准备吃饭。母亲就用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我,并担忧地问道:“没事就好好看看书,不用洗拖鞋了,这些活都由我来做就好……”

          正当我准备辩解的时候,母亲又问道:“对了,今天在家备考得怎么样了?”

          我连忙介绍道:“我今天在家看了很多要备考的材料……”随后眼光就又悄悄溜进了母亲带着晶莹汗水的饱满雪丘中央。

          母亲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我的介绍。随后咽下了一口饭,对我的介绍明显很不满意。就对我责备道:“时事和论文都是你的弱项,你得抓紧从这些方面入手才行。”

          听到母亲的责备,我的目光立即收了回去,而再次鼓起的肉棒瞬间就一蹶不振了。我连忙笑着答道:“妈妈,上午我已经看了很多时事消息了,论文我也正在准备之中。”

          母亲听我说完,嘴角微微上翘并露出了一丝微笑。但依然冷冷地叮嘱道:“就快考试了,得抓紧一切时间!”

          我匆忙地答应着:“是,妈妈。我一定用一切时间抓紧复习,尽早考上公务员的。”说完就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

          当吃完晚饭,正打算回去复习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掌心的红色印记,于是立即伸出了左手,对着母亲大声喊道:“平然!”

          看着我掌心印记的红色光芒一闪而过,母亲的身体也随着光芒微微一震,随后露出了平时经常看着我,那种特别平淡的表情。

          还没等母亲开口,我就迫不及待地试探道:“妈妈,你感觉怎么样?”

          母亲一边收拾着桌上的饭菜,一边用眼角瞄了我一眼。随口答道:“什么感觉怎么样?你吃完了就赶紧去复习吧。”说完就将餐具扔在了水槽里,打算洗碗。

          看母亲还是和平常一样,我微微有点失落。看着掌心的红色印记,我觉得这个印记完全就是不管用啊。

          但好奇心却驱使着我要进一步确认印记的效果,于是我壮起胆子,又试探性地颤声问道:“妈妈,您把白衬衫脱了吧……要不然洗碗容易弄脏。”

          本来我以为母亲会撸起袖子再洗碗,或者熟悉的责备声会传来。结果母亲很自然地答道:“哦,好的。等一下,我解扣子。”说完就将纽扣一粒一粒地解开,将洁白的衬衫随手扔给了我。

          看着母亲一粒粒解开衬衫的扣子,我不安地追问道:“妈妈,你没感觉不对劲吗?”

          母亲很平静地答道:“有什么不对劲吗?因为是你的命令,所以不都是很正常的吗。”

          听到母亲平静地回答,我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淫笑的表情。随手将洁白的衬衫搭到了身边的椅子上。

          见第一次测试非常有效果,也让我胆子更大了一些。看着母亲黑色的胸罩,和那裸露在外的半球形丰腴的乳肉。我又壮了壮胆子继续问道:“妈妈,你能给胸罩脱下来吗?”

          盯着还没有来得及清洗水槽里的餐具,母亲随口答道:“哦,好的。”

          说完纤细的手指从直挺的后背由下而上地探去。随着“咔吧”清脆的胸罩扣被解开的声音传来,黑色蕾丝胸罩就向着母亲有些赘肉的小腹滑落。而母亲一双高挺地双峰,轻轻地上下弹动了几下,就毫无保留地展露在我眼前。

          我站在母亲身边张大嘴巴,惊讶地看着这一双小时候经常为我哺乳,但长大后就一直隐藏在胸罩里梦想中的硕大乳房。还有上面随着乳摇不断上下晃动的乳晕,以及上面微微凸起的深红色乳头。

          母亲的乳晕的颜色相比乳头的颜色要淡了几分,上面长着几个不大的小疙瘩。随着母亲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让原本凸起的乳头又微微缩进去一些。但随着母亲均匀地呼吸而上下起伏,更显得诱惑无比。

          母亲看着我盯着她乳房惊讶的表情,根本没有觉得不自在。将滑落的胸罩随手扔给了我,又平然地问道:“小海,你怎么这么惊讶啊?”

          我嗓子觉得发干,微微吞咽了一口唾沫,答道:“没事……没事……”

          说完我就捧起母亲刚刚脱下,还带着体温的黑色胸罩。深嗅着胸罩上面散发出来的母亲体香味道,和被汗水捂过的浓郁乳香,两种味道的巧妙混合让我如痴如醉。

          看着我捧着黑色的胸罩,深吸里面味道的陶醉表情。母亲又平静地对我说道:“别拿我的乳罩闻了,都是汗味。我要洗碗,你快去复习吧。”

          当我正陶醉在母亲胸罩内那浓郁乳香味道的花园里,母亲的叮嘱却让我回过神来。我立即将乳香四溢的胸罩小心地藏在了身后,自然地辩解道:“妈妈,我想先休息一会儿。”

          母亲伸出了柔嫩的双手开始洗碗,随口答道:“哦,那休息一会儿,就赶紧去复习吧。”

          说完我眼珠一转,又淫笑着命令道:“妈妈,你先洗碗吧,我在你身边呆一会。”

          母亲随口答应了一声,在抹布上挤出了一些洗碗剂。

          而我用粗壮的双臂环住了母亲赤裸的上半身。用两双还在不断颤抖着的宽大手掌,沿着曾经孕育我的那肉感小腹缓缓向上触摸着。直到双手掐住了母亲丰满的乳根,才让无意识地颤抖停了下来。

          趴在了母亲温热的后背,我深吸了一口母亲头发散发出来的汗味,和一丝薄荷味洗发水的混合味道。当这股熟女的气味冲进我的鼻孔,不觉间我双手掐住母亲乳根的双手,力气又大了几分。

          随后我的下巴紧贴着母亲柔弱的肩膀,目光沿着锁骨直愣愣向下注视着,双手里攥紧的如同两块硕大“发糕”一般的乳房,和嵌在上面那两个深红色的“红枣”。

          我轻轻地攥紧母亲高挺的胸部,随着手部攥紧乳房力量的不断加大,也将母亲深红色乳头微微向外凸起。

          看着两颗香甜可口的“红枣”,鼓出那块硕大的发糕。我才感觉自己过于兴奋,而捏母亲椒乳的力气也太大了。于是用嘴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手部的力量才放松了起来。

          而随着手部力量的放松,母亲高挺的乳房和凸起的乳头又变回了之前的形状,但是白皙的皮肤上却留下了十根浅红色的指印。

          我一边用粗壮的双手不断地抚摸着母亲柔软的乳房,一边悄悄地用双手轻轻地掂量和比较着母亲两侧乳房的重量。随着我双手不断地上下颤动,母亲两颗饱满的乳房形成一道道细小的波浪。

          双手掂量和比较了几下,冠亚军就产生了。虽然两侧的乳房触感都是绵软至极,但明显母亲右侧的乳房更重一些,也更弹力十足。

          正当我比较着两侧的乳房谁更弹手,绯淫的气息和母亲身体不经意散发出的体香,就让我的肉棒将短裤再次顶起了小帐篷。而这个火热的帐篷尖,恰好顶在了母亲后腰的皮肤上。

          不知是我天生胆小惧怕母亲,还是不敢面对乱伦这层心理暗示的原因。我只留下了一只手握紧母亲饱满的乳房,另一只手悄悄地将短裤拽下拉几分。将炽热的龟头抵在了母亲腰部柔滑的皮肤上,轻轻地摩擦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