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魂】5二狗戏凤难两全,后宫路尽终难忘(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威斯康星

          字数:3941

          20200426

          第5章二狗戏凤难两全,后宫路尽终难忘

          “殿下,这是奴婢用小火慢炖的药膳奴婢放在桌子上了小姐记得吃啊!”不敢打扰专心的主子,婢女轻轻放下,缓步退走。

          一处小家碧玉的楼宇内,一位戴着淡粉面纱的仙子正在抚弄琴弦,那音律清泉流响,好似潺潺流动的小溪,空山灵雨,竟有几只青鸟从远处飞来,落在木栏上,静静地听着琴音。

          一曲琴谱很快在纤纤玉手下纷飞而过,合上琴弦时,仙子似有所悟的抬起头,那一双绝美的凤眸灵气动人,在徐徐微风下,惊鸿一现的美色好似楼宇下池塘里的夏荷,雪色的肌肤如冬日之雪,清冷的气质犹若寒冰。

          “百鸟朝凤曲仅唤来这几只三星青鸟,唉!要是师父他,凤凰怕是也能唤来吧!”

          一个俊朗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脑海,凤凝霜含着微笑把婢女送来的药膳拿起,微掀起面纱喝了起来,盛世的美颜再次暴露,仿佛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缕光。

          “扶摇一扇九万里!”

          王二狗此时脑海就想到了在某本史志上看到的诗词,他看着身旁的玄风大人,只感觉即使自己的大黄狗变异了也垃圾的要死,从刚刚的一问一答中,王二狗知道了玄风脚下的大鸟是一只名为“大风”的七星妖兽元魂,听他说可以直通十四重境,也不知真假。

          现在是朝百鸟宗飞行,具体要做什么,王二狗还不知道。

          “二狗!”玄风望着远处群山,忽然回头道,“等下见到殿下,记得叫公主,不可用那种眼神玷污殿下,记住了吗?”

          “记住了,玄风大人。”王二狗憋憋嘴,这是他第十次叮嘱自己,王二狗认为他被那位公主殿下收作备胎,反正一副很甜很贴心的样子,生怕被自己绿了一样。

          唳!

          鸷禽鸣,仙剑落!

          王二狗重新踏上土地,腿脚发软,他望着这一池荷塘,感到仙境无比,这里仿佛是毫无纷争的世外桃园。

          “好美!这是仙人住的地方吗?不会是传说中的海外吧!”王二狗汪汪道,一副惊讶的神情。

          “呵呵,海外远着呢!跟我来。”

          玄风收起仙剑,别在腰侧,他远远看到了那名正在抚琴的仙子,心神动摇。玄风自知起了淫念,收回眼神,再次回头,却见一脸不耐的王二狗正看着自己。

          “玄风大人,这里是百鸟宗?怎么一只鸟都没有?”王二狗问道。

          “这个问题第一次来的时候很多人都问过,原因很简单,需要修习本宗百鸟朝凤才能唤来群鸟,它们是天地的,宗门没有豢养它们。”玄风解释道,他那时也是如此,如今那道倩影至今仍还在脑内。

          这个时候,玄风看到凤凝霜似乎有些异样,眼神眸波荡漾,像是被人下了药,展露诱人的媚态,而一名婢女的出现,让玄风大瞪眼眸,王二狗也看见了。

          她居然是女装大佬。

          这!

          这也大美了吧!

          “嗯嗯!”凤凝霜此时感觉自己全身发热,尤其双乳和下体私处,即使被衣料摩擦,也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快感。

          “咯咯!小姐愿来比那些青楼女子还要淫荡呢!”婢女从一侧走出,神色高傲,如花枝招展的孔雀。

          “孔玥!你!嗯嗯!”凤凝霜被那药膳弄得说不出话来,她算是明白了,那药膳加入了许多情花仙葩,合欢参,阴阳芷,铁罂粟

          “孔玥是我女子名,我叫孔明,是一名六重境巅峰的少家主。自从江陵一见凤仙子仙姿之美貌,在下时刻想与仙子在凤凰阁行云雨之欢,只是奈何那些人不许,已将凤仙子的婚事定了下来,实在可恨。凤凝霜,我才是你的那一半,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孔明一步步靠近,仙女般的衣裙如孔雀开屏,而他却将这件羽衣褪下,原本白皙细腻的肌肤也变成了男子健壮的古铜色皮肤,让玄风与王二狗两人差点喷血。

          “这tm的是个大佬!”王二狗惊声道,他的肉棒也完美缩成了阴蒂,那精丸更是成了粉鲍!

          “是双性人!好恐怖!”刚刚王二狗还多看了那婢女两眼,心想肏到也是快意,可是现在却觉得她比凤凤还恶心,根本不是人,是怪物!

          “唔!不要过来!”凤凝霜仙裙被香汗打湿,粉嫩可人的肌肤穿透那层薄纱,粘在酥肤上如面纱般更加引诱人眼光去侵犯!

          “殿下!”玄风爆发出七重境巅峰的气息,脚下凌空,朝孔明急冲而去。

          “嗯?”孔明查觉这股气息,身形仿佛瞬移,出现在玄风身后,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右手中出现一把绽放五色神光的仙剑,剑柄有一字。宣!

          看到男子消失,玄风一惊,感到不妙,背后传来越来越惊悚的感觉,不禁撑出一道禁制风障。

          只见光芒破碎,玄风身后再次绽放出一道光,大风缩小的虚影冲向孔明。

          孔明眼瞳一缩,剑势已然无法收回,宣势如破竹的刺穿玄风,从身后透体而出,一口鲜血被吐了出来,神色瞬间萎靡。而孔明也被大风穿透,五脏六腑破碎,眼瞳失去焦距,涣散开来。

          “怎么转眼都死了,嗯,纳戒!”王二狗捡起两枚戒子,发现玄风也没有了气息,心中有了决定,他来到凤凝霜面前,如今她药效不减,已快欲火焚身,意识似乎都不清晰了。

          “真奇怪!连人也没有,上还是不上,被发现是我玷污了,那我就会被五马分尸,凌迟而死。但是现在不上,公主死在这里,我亦难逃。天要忘我二狗!”

          凤凝霜感到面前浓韵的男子气息,只觉得口齿生津,下体泛滥,忍不住的扒开毫无动作的他,不停地亲吻着,很快那层面纱被她蹭去。

          王二狗刹那间失神,这是仙女吗?不是,是天宫上的公主吧,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美。

          再次定睛时,如仙山灵泉般的淡蓝眼眸正欲求不满一脸哀怨的看着他,粉黛秀丽的叶眉,额间赤色的凤印花钿,王二狗不禁想到了他的那个凤凤,凤凤的额间花钿与她一模一样,那右半边的火红斑也没有,她的五官居然与凤凤完美重合。

          “凤凤?别这样,我不是那种人啊!好舒服!”

          王二狗被情欲泛滥的凤凝霜逆推了,他不知如何两全,两枚纳戒都无解药,百鸟宗仿佛是落魄的仙宗,只有玄风和那名婢女,现在也都死了,只剩下凤凝霜一人!

          “不管了,上了就赚到,凤凤怎的变成仙女了?火红色的斑也没有了,鸡凤凰百鸟朝凤!不会是变异了!”

          王二狗再也忍不住,三头犬的身影显现出来,与王二狗身躯重合,他吠叫两声,将凤凝霜推开,狗爪撕碎凤凝霜仙裙,一道道生死的炎气喷吐在她媚躯上。

          “汪!太刺激了,我居然能幻化出大黄了?狗肏仙女了!”王二狗兴奋笑道,三个烈焰狗头显得异常恐怖,而凤凝霜对此却仿佛只看到那一双清澈的眼瞳,她的双手勾住王二狗后颈,丰满纤长的玉足也交叉在王二狗臀后。

          “嗯嗯人家好热啊啊!不管你是谁快帮帮我!我不想死!嗯嗯嗯!”凤凝霜愈加忍不住,神色媚红滴血,香汗淋漓,仙女娇态让王二狗肉棒无比巨大,他听着凤啼,再也忍不住,吠叫几声,龟头缓缓挺入那凤穴。

          “好紧,这感觉与凤凤一模一样!九星元魂,凤凰锦鸡!”王二狗抽插了两下,他发现凤凝霜居然把自己带上空中,她身后出现一只华丽高贵的仙禽,如同凤凰,火红色的焰光与三头犬的生死火交相辉映,那凤禽吸收生死火居然发生进化。

          “真成凤凰了!我还以为凤凤只是凤凰阁的丫鬟,没想到也是现任阁主!”

          王二狗放肆的伸着狗爪,狠狠捏揉凤凝霜的一对雪乳,鲜艳的蓓蕾在挤压中竟是射出了乳白色的液体,冲了王二狗一脸。

          “日了狗了!还喷奶!好香!我舔!”

          王二狗伸着粗舌,他的舌头也如狗一样生出倒刺,一舔那嫩乳娇肉时,舔出数道血红印子,琼浆也如泉水般冒出,而一声声仙女凤啼更是高亢的呻吟出来,在楼宇上出现数百只青鸟,甚至出现数只金色光芒。

          龙生九子,凤育九雏。

          而现在的凤凰锦鸡也与凤凰一样,子宫在药膳的刺激下生出了一只蛋,王二狗的肉棒正不断的进进出出,翻弄着凤凝霜蜜穴内的嫩肉,肏得她流出一道道淫水,双乳也在王二狗的啃咬吸吮下逐渐缩小,渐渐不再流出奶水。

          “啊啊!真爽,就是马上被凌迟,我还要肏!”王二狗的气息节节攀升,他大黄狗的元魂在多年的交配任务中早已吸收到许多女子在高潮时泄出的灵气,虽然修为一直被女子所吸,但他依然在双修中得到许多,那三头犬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与凤凝霜的交合中,王二狗境界再次跌落,但很快就被那凤禽反哺,境界开始提升。

          三重境!

          三重境巅峰!

          四重境!

          四重境巅峰!

          直到六重境巅峰才停止下来。

          “啊!小穴又再吸我,不行了,要射了,啊啊啊!!!”王二狗健硕的身躯一阵哆嗦,感觉元魂都要脱体而出,精液一下子喷薄而出,全射入凤凝霜的体内,而他阳精则被蠕动的嫩肉朝子宫带入,融入那颗凤卵中。

          凤凝霜的眼眸逐渐恢复光芒,神色微蹙,气息骤然大涨,那碗药膳中的淫毒被解,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被侵犯了!

          王二狗感到无比冰冷的气息,看到那一双娇愤的眼眸时,他赶忙拔出肉棒,意识到她将自己当成下药之人,又重新抽插起来。

          不管她是不是凤凤,如今人证物证具在,只怕会被她一剑斩杀,他可是知道凤凝霜的实力,九重境巅峰。

          凤凝霜看着面前之人,发现他又开始奸淫自己,而那阵阵传来的感觉让她心乱,开口道,“快放开我,你还要肏我到什么时候!”

          “妖主,玄风命牌碎了”

          一位身着一袭黑羽下的美貌女子低着头,跪在王座下,而一声声绝美的呻吟正断断续续从那王座上传来。

          “棋子死了就死了,如今新凰已登位,凤凝霜就随她吧,妖族将再现以前辉煌。暗鸦,你也上来服侍本座”

          黑羽女子听到主人声音,褪下羽衣,露出耀眼的美肤,黑与白的妖纹流转光芒,在身躯上形成无法抵御的诱惑。

          “是,贱婢这就来服侍主人。”

          当陈千昊睁开眼眸时,看到老婆正无比s的抽打白雪璇的娇臀,那血红的鞭印让陈千昊想上去挨打,白雪璇那么圣洁的躯体不该被这样鞭笞,是自己的错。

          “哼,比狐狸精还要骚,轻轻一打就泄出这么金黄的液体!”

          胡冰清被捆绑掉在房梁下,一双光裸的玉足正轻轻磨着陈千昊的肉棒,他被绑在太师椅上,而下体正在悬空的玉足下抽搐,好似随时要射出什么。

          生气吗?

          是很生气很生气,陈千昊感觉像是被老婆绿了那样心中郁得慌,白雪璇不应该这样,她是因为自己花心才!

          “老老婆!”陈千昊露出知道错的神情,把生气的神色隐藏起来。

          “哟!老公知道醒啊!什么美梦让老公贱根这么大!”

          凰如梦看到被胡冰清蹬得肿大的肉棒,一阵轻笑。

          “人家还准备了几个纤夫,想让他们尝尝这具十一重境巅峰的躯体,你现在这样是不是很想看?”

          忽然,胡冰清晶莹的玉趾夹住陈千昊的肉棒,另一只玉足五趾盖住龟头,一阵摩擦,肉棒在凰如梦越来越弯的嘴角下射出精液。

          “看来是想看了,那么!”

          ——啪啪!

          凰如梦拍了两掌,三名汉子从虚空中显现,他们衣着相同,一副卖力气的打扮。

          纤夫汉子噤若寒蝉,他们很是怕这名妖女,眼瞳不敢多看两眼,当看向白雪璇时,眼神一亮。

          “她,冰璇宫宫主,赏!”就在凰如梦说出口时,陈千昊悲愤的大喊道。

          “不要!老婆不要这样啊,我出家,我成佛,我戒色,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再也不看其她女子,我的眼瞳只有老婆大人!不要”

          “咯咯!戒色可不行。哼!看在陈千昊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人家也不想这样。”凰如梦拍了拍白雪璇的俏脸,她的眼神灰暗,似乎这场打击让她道心破碎,单薄的身影被送到了宋家。

          一道声音出现在圣龙城。

          “吾乃是妖帝凰如梦,特来恭贺宋家小子喜迎白宫主,送你们一城凤凰祥庆,将会持续一个月,共同抵御虚空兽!”

          凤凰祥庆是一种气运之法,有短时提升修练时出现的各种概率,比如顿悟啥的。这是一场造化,不过消耗极大,元龙不敢轻用,一个月也只有一个时辰而已。而凰如梦直接送了一个月,而且是凤凰一族的顶级气运。

          “等下,”元龙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仿佛一条神龙,“妖帝,我已尊你意思将冰璇宫弟子转移,如今宗门被灭,数万弟子该身去何处,这座圣龙城也无法安放!”

          元龙看着那道发出光和热的虚影,眼瞳好似要看穿她似的,金光闪闪。

          不是林秀转世林秀!

          “可安放在百鸟宗,吾的事情已了,一个月后吾将协助抵御虚空”虚影爆发出光点,星雨般的落在圣龙城,而上空则出现凤凰的云气。

          这一天,王二狗从床上起来,就一阵鸟叫吵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