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善良的美人妻】 48-50(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青衫男子

          字数:6513

          20200416

          48

          当一切最终结束的时候,思蕊犹如一尊象牙雕刻的女神一样站在老乞丐的面

          前。她排红的脸上面无表情,挂在腰间仅有的一件衣物也掉落在地上,她没有捡

          起,而是用力推了下这个屡次侵犯她的男人,她饱满的双乳如同波浪一般晃当着,

          屈辱也瞬间涌上心头,她开始恨自己,恨自己刚才的出格感觉和异样举动。思蕊

          轻皱着眉头,痛苦地发现墙上的丈夫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她开始心神不定,她无

          法摆脱这种负罪感,接着开始独自煎熬起来。

          小蕊,对不起啊,我刚才弄疼你了!一会我会轻轻的喂饱你,嘿嘿,来吧!

          被推开的老乞丐毫无感触的淫笑着。老乞丐先是把思蕊乌黑的长发分在背后,

          渐渐又把手放在了思蕊的臀尖处,他简单的看了一下思蕊,不声不响地在她的额

          头上亲昵着她的味道,老屌也在她的肚皮上刮着。

          两人的肩头交相辉映,但更多的是思蕊又白又嫩的肩头泛着水白水白的光,

          一直延伸在丰满高耸的酥胸和一条深深的乳沟上,在这一刻,思蕊诱人的胸部随

          着呼吸而起伏着,触的老乞丐痒痒的。思蕊的身材太棒了,那是一种无法抗拒的

          性感,老乞丐舒服的眯起了老眼,接着他把老嘴顺在思蕊细白的脖颈上轻滑着,

          想要用这种温柔的方式带给她自流的性欲。

          思蕊并没有阻止老乞丐的行为,她只是稍稍的偏着头,随着一阵酥麻感直冲

          脑海,她的双眼一直盯在墙壁上。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宽体相框,里面的照片

          是她和虹冰结婚时的照片,照片里阳光明媚,有绿色的钻戒,有手牵手幸福的笑。

          那时候是多么好啊!可为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啊?思蕊眼里充满了不干。

          难道就要结束了吗?思蕊心中却莫名的参杂着另外一种感觉,她愁眉不展的

          要将这个感觉甩掉,却无法消灭所放不下的罪恶,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坏女人,

          可是却真实的背叛了,彻彻底底的出轨了。

          那么这一次又是一次赤裸裸的背叛,思蕊脑海空白一片,根本接受不了现状,

          而且那次她还记得是自己主动的,想起那次即亢奋又激烈的交配,思蕊更无法原

          谅自己的贞洁在高潮喷射的那一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且在无套的情况下

          被一个认识不久的老男人亲密的受精了。这对于一直以来思想很纯真保守的她来

          说,是多么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但终究还是发生了。渐渐,思蕊想起为了她而

          在远方工作的丈夫,他的脸是否消瘦了?是否得病了﹖是否还在想着她?在这一

          刻,思蕊忽地感受到纯爱的殿堂轰然倒塌,接着水雾涟涟,脑子也不好使了。

          滋滋……

          老乞丐此时的口水都溢出来了,思蕊挺拔的双乳在寒风中随着他的绕舌而慢

          慢颤动着奶头,那颤动所带来的性感诱惑让他自己都禁不住痴迷的将另一只手放

          了上去,这简直太爽了,即使他的老属正在发涨,发紧,可还是受不住把玩的心

          思。也许只有让它们在床上欢快的跳跃着,才能让自己痴醉的双眼立醒在其中。

          片刻,老乞丐为了得到思蕊那勾魂的娇吟,开始反复用手指勾搭在她略带湿

          意的粉贝上,接着又反复大范围的蠕动着肥臀磨蹭她的盘体。相比于思蕊那蛇腰

          下的丰盈盘体,老乞丐的肥胯更是有了一种叠加的现象,而其中发出的电波更是

          笼罩在他粗长硕大的尺寸上,有好几次都在一定范围的接触下,龟头凹进粉唇,

          然后又瞬间弹出,变的硬邦邦的,比插入还要舒服。

          老乞丐的呼吸十分的畅快,心情也激动,动作也开始加快,他蹲了下来,低

          着头,不做声,颇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独占着这位曾经被自己干的死去

          活来的选美花魁。为了能让思蕊体验到更好的刺激效果,老乞丐一手拉起思蕊的

          腿窝,一手抓住她的傲胸,老嘴一口!迅捷的含住了她的粉贝,接着狠命的吸着。

          他的强势让思蕊有种莫名的舒服感,对于这个她已经不陌生了,她开始口吐

          莲花的扬起头,就像一个失去短音晕厥中她还在千条万绪的不能原谅自己,任由

          这个丑陋的老男人乱来,思蕊的表情极为性感,也极为屈辱,她双眼无神,双臂

          自然垂下。脸上已经不见了先前的干练和活泼,不时发出浓浓勾人的喘声。

          片刻,老乞丐开始按捺不住了,他迅捷的站起来,高高昂起着长长的老屌,

          喘着粗气目瞪着思蕊,似乎是想把她给吃了。当看到思蕊那满面的愁容时,老乞

          丐愣了,隐约生出不好的预感。愣神的思蕊把目光一直盯在墙上,老乞丐回头看

          了一眼,突然就明白了,也立马紧张起来,仿佛下一刻他就要从天堂掉在地狱中,

          而后子然一身的回到自己狗窝里。

          和自己以前的住处相比,现在的生活简直真就是天堂,想起自己天天靠着捡

          破烂苟且偷生的活着,那可真不是人能过的。难道?难道我就该如此吗?焦虑,

          自私,忌妒,让老乞丐瞬间产生了不甘的心结,而对于思蕊的举动,他也十分的

          生气,明明是自己的女人了,为什么在干她的时候还想着别人?那个人真是碍事,

          老乞丐眼里散发着寒气,心底十分的不快,接着他开始决定了自己的前途,先干

          了她在说!

          尽管思蕊的面容柔弱难堪,可并没有让老乞丐的性欲有所下降,相反思蕊的

          美体却有着说不出的吸引力。老乞丐紧靠着她,一手抬起劲道的大腿,然后竟渴

          望的赶紧插进去,用力插进去,更深的插进去。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刚才的

          不满发泄出去,才能让思蕊知道谁是他真正的男人。

          他开始了最后的准备,硕大的龟头一下抵在她的粉贝上,刚刚触及的时候,

          老乞丐爽意浓厚,有了太多的快感,脑中也浮现出思蕊多样的潮容。他完全没有

          在意=思蕊现在的想法,只想通过这样极恶的方式来唤醒肉体的存在,也让思蕊

          的心真正的喜悦在里头,降在里头。与他刚才阳物撕裂式的插入完全不同,这次

          他慢慢的进入,当自己的龟头缓慢从粉贝中浸入时。老天爷!这太棒了!老

          乞丐感到无比的空虚,随着他再次的挺进,思蕊紧密的深处给了他极大的阻力,

          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可那种粗长尺寸和极致小腹的截长配比,让老乞丐舒服的

          不要不要的,就差在紧凑的热腔中精体抖擞了。

          他这样抽插的姿势让思蕊的心很痛却不能喊,蜜液流水空漫漫不是没有感觉,

          也不是没有直觉。在老屌插入一半时,那种粗大的裹入回应了她,思蕊忽地回了

          神,眼睛看向了老乞丐。她的容颜很自然,也很冷清,她对婚姻背叛的内疚毋庸

          置疑,但同时也是一个重情的人。渐渐的,她举起了一条手臂。啪!打在了

          老乞丐的脸上,她从来也没有打过人,更谈不上欺负人,虽然带着女孩的天真和

          质朴,这一巴掌很轻,不过在这一刻,还是给她带来不小的心里影响,因为她打

          的,是她的恩人!

          老伯,对不起,请你自重!这件事我不想让老公知道,不要告诉他,明白

          吗!思蕊甩开了插在身体中的老屌,说完了一句后地下的衣物也没有捡,赤裸

          的回屋了。留下一脸蒙圈的老乞丐。

          49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却不想居然会到那样的一步,思蕊心很痛,就好像钝

          刀割肉一般的痛。每当想起被那个老男人搂抱的情景,她的心,就好像刀扎一样

          痛。这就像是魔咒一样,却始终逃脱不了残酷的结局。思蕊睁着眼,闹铃还在耳

          朵里乱着,今日本来是高兴的日子,她却叹了口气。起身后,思蕊

          挑选着衣服,她不停的挑选,撒了满地都是,挑好后,她来到镜子前轻轻描

          绘着自己的着装,吸了口气儿抚慰着心灵。出了房间,正好见到老乞丐在那矗着,

          四目相对,闪闪烁烁着昨夜的暧昧,老乞丐赤着下身,耷拉着早上的淫白老屌,

          手拿裤衩,讨好似的帮她拿好包包递给她,道:思蕊,我实在太喜欢你了!

          思蕊没有理他,使劲将放在身上的老手扯开。想了想,低头注视并脸红的说

          :我们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只是以后请你不要在这样了,你要保密!说完

          思蕊就径直走开了。老乞丐没有追过去,心也是哇凉哇凉的,紧接着表情就开始

          变冷。

          男主篇。

          回家的日子我想在每个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很激动很高兴,就在昨天,

          我还给思蕊打了电话,我十分的担心她,可后来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那么

          严重!在飞机落地的时候,我和思蕊在手机里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激动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