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形依旧枕寒流】110(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劉伶醉

          字数:4842

          20200617

          第一一零章多年

          听到钟医生那么说,黎妍诚恳的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但

          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担心我会感染其他人,从有症状开始,我就请假回家休息了,

          基本没有出门,而我生活的区域,你知道,现在已经隔离了。

          钟医生松了口气,点点头说道:那还好,不然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他……我儿子是我传染的吗?黎妍已经对钟医生解释过,李思平是女

          儿的同学,自己认的干儿子,所以此刻问起来,态度有些不自然。

          这个不好确定,毕竟他不光接触了你一个病原携带者。钟医生叮嘱道,

          他的症状发现的早,可以及早进行干预治疗,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过你要

          做好准备,接下来的日子会很艰难。

          我不是太明白,为什么我会……黎妍斟酌了一下词句,我会这么…

          …莫名其妙的感染了,却没有什么症状。

          sArs病毒本质上是一种冠状病毒,自然会有相应的抗体,只是因为初

          次爆发,所以人群中携带抗体的人非常少,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是因为某种

          原因,您体内携带的抗体与这种病毒契合程度较高,所以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免疫,

          因为这种变种的特殊性,没有完全免疫,才会有一些类似于感冒的轻微症状。

          那这种抗体可以提取并用来治疗sArs吗?

          很遗憾,这种程度的免疫仅仅对您自身有效,无法作为治疗的手段。

          黎妍的眼中刚燃起希望的火焰,又无情的熄灭了。

          您也不用太过沮丧,至少对您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并且您作为一个天然

          的免疫者,行动上将不再受到限制,除了一些应有的消毒措施不可避免外,您可

          以自由出入了。钟医生看了一眼李思平,沉声说道:接下来会很难熬,您和

          您儿子,要做好准备了。

          送走钟医生一行人,黎妍和李思平坐在床上,一时相对无言。

          死亡,终于以一种极为诡异莫名的方式摆在两人面前。

          黎妍肯定不会死。

          黎阿姨,我会死吗?李思平走到黎妍身边蹲下,抬头看着她,就像是无

          助的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孩子。

          我不知道,黎妍这次没有抗拒李思平的靠近,她伸出手,像之前那样抚

          摸少年的头发,带着长辈的怜爱和慈祥,但我知道一点,既然已经确定发生了,

          就勇敢面对吧!逃避或者惊慌失措,不是勇者所为。

          可我还是害怕……李思平不再害怕将疾病传染给黎妍,没有了这份顾虑,

          动作便极为大胆,他伸手握住黎妍的小手,放在自己脸上,感受着掌心的温度,

          我不想这么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黎妍有些尴尬,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他的言语触动,想到眼前的少年不过

          是个和女儿一样大的孩子,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他都还只是一个半大孩子,他

          的人生还有无限可能。

          而现在,这个可能变得岌岌可危了。

          谁都会害怕的,我也不会因为劫后余生就觉得庆幸,这场灾难,带给每个

          人的都是生死之间最大的恐惧,你害怕才是正常的,黎妍不再挣扎,反而用手

          轻抚着少年的脸,耐心的开导,但面对恐惧和困难,怯懦的人选择顾影自怜,

          勇敢的人选择勇往直前,如果真的要死去,你不想轰轰烈烈的过完剩下的这几天

          吗?

          嗯!李思平坚定的点头。

          黎妍心中正为自己能够帮助少年放下重担而欣喜,却不成想李思平猛然站了

          起来,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少年宽大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一下子就征服了纤瘦的黎妍,喷到耳边的男性

          气息是那么的浓郁,那胸膛上的体温不知是不是因为高烧的原因,一下子就灼痛

          了她的灵魂。

          亲爱的妈妈宝贝儿,我爱你!响在耳边那响彻无数个寂静深夜、熟悉而

          又惹人遐思的动情低语,让黎妍挣扎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全部力量,她瘫软在少

          年的怀抱里,恍如隔世。

          过往的那些个日日夜夜,那份噬骨的相思难熬,那份让人心悸的致命快感,

          还有那午夜时分的相依相偎……

          一切彷如昨日重现,黎妍心中郁积的情感和欲望一下子被少年的行为点燃,

          再也无法压抑内心那份原始的渴望和兴奋,抱在胸前的双臂缓缓展开,从李思平

          腋下穿过,轻轻勾住少年的腰部。

          知道黎妍具有了天然的免疫力,让李思平彻底放下了心事,此刻他下定决心

          要征服眼前的女人,便不再含蓄和矜持,动作极具侵略性,感受到了怀中美妇的

          配合之后,更是加快了征战的进度。

          李思平双手用力抱紧黎妍,嘴唇却温柔的亲吻在她的额头上,继而缓缓向下,

          开始在她的耳垂与鼻翼间逡巡,最终落在她的红唇上,轻轻啜吸。

          黎妍被他弄得娇喘不已,她从未经历过如此阵仗,对于男人的回忆还停留在

          遥远的青年时代,对于亲热的概念也仅限于牵手,她有些慌乱,但毕竟是年近四

          十的成熟妇人,对情爱有着近乎本能的反应。

          她感觉身体炽热起来,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情火在双腿间燃烧,一条滑腻的

          舌头正试图撬开她的双唇,那双大手已经向下,箍住了她翘挺的臀部。

          她想用手拦住那只不满足于隔着衣服揉捏自己臀部、正试图伸进裤子里近距

          离肌肤接触的大手,还想闭紧双唇不让对方的舌头得逞,但心荡神驰之下,却莫

          名其妙的因为一声娇吟张开了嘴,被对方成功侵入红唇,双手也因为绵软无力,

          没有阻住那只肆虐的大手,被它伸进裤子甚至挑开了内裤,握住了因为长期锻炼

          练出的挺翘臀瓣。

          强烈的快感随着羞涩的感觉澎湃而至,黎妍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紧抱着自己

          的少年,对她的身体予取予求。

          但她的想象是如此匮乏,根本想象不到,少年竟然会有那么多的花样,竟然

          还不满足,开始进一步攻城掠地,想要彻底攻占她的身体——她的心已经不需要

          攻占了,在那过去的无数个日夜,早已被征服了。

          李思平的双手都伸进了黎妍的病号服里,不停揉捏着那对挺翘的臀瓣,也不

          再满足于和她唇舌相交,而是开始向下,不停亲吻美妇的脖子和裸露的胸脯。

          黎妍心神荡漾,知道再发展下去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她用仅存的一点理智

          提醒为非作歹的少年道:思平……不要……一会儿护士会来的……

          李思平已经吹起了冲锋的号角,如今连生死都被置之度外了,哪里还在意那

          些?但黎妍接下来的话让他冷静了下来。

          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呢……你是要逼我和你一起死吗?黎妍喘息着,

          从少年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李思平往后退了一步,放开了怀里的美妇,等黎妍整理好头发和衣服,这才

          说道:对不起,宝贝儿……

          乱叫什么?谁是你宝贝儿?黎妍横了他一眼,低头看了一眼少年腿

          间的勃起,恨声说道:上来就不管不顾的,跟谁学的?

          ……李思平无言以对,又凑了过来。

          黎妍被他吓了一跳,紧紧捏住病号服的领口,心有余悸的说道:你怎么还

          没完了……

          看李思平没有后退的意思,只能楚楚可怜的央求道:好了,好了,别闹了,

          等晚上的好不好?

          李思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但仍不肯放过她,轻声说道:行是行,但你得

          叫我一声好听的!

          什么好听的?黎妍莫名其妙,随即反应过来,是以前网上的那些称呼,

          便红着脸说道:那是网上随便叫的,面对面……怎么叫得出……

          李思平不说话,摆出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动手的无赖样子来,气的黎妍

          捶了他一拳,说道:都生病了还这么皮,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臭小子!

          李思平还是不说话,只是抬起了双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