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魂穿千年,匈奴地界(1/2)

加入书签

  亥时时分。

  裘江带着弟弟裘河,自雁归楼大门走了出来。

  此时早已夜深,街面上行人甚少,若是一般凡俗之人,自然不敢在此时出门,可是裘氏兄弟在本地威势甚重,自然不会为区区夜色所惧。

  “咳…阿河,今日非是为兄不帮你,实在是那人狡猾如狐,压根就没有回客栈!”

  裘江倚着裘河醉醺醺地道。

  若是放在往常,他裘江少不得要留宿在雁归楼,只是明日他必须要早起,随上司钱开一起去雁门关,所以今晚不宜放开手脚。

  裘河对于自家兄长还是有些怕的,当即赔笑道:“阿兄,没事,下午不是在悦来客栈查清楚了吗,那人叫楚轩,只要他不离开雁门郡,我们总会找到他的。”

  “唔…听你说那人施展武功时,脚底下会冒出青色真气,三流高手经脉不通,内力不足,是不可能如此的,如此…说来,那人至少也是打通了足少阳胆经的二流高手。”

  裘河正撑着自家兄长往前走,听闻此言,蓦的一顿,惊道:“阿兄,那岂不是说,连你也不是那楚轩的对手…不是,我是说我们裘氏的秋水剑诀,会不会被克制?”

  裘江正迷迷糊糊间,闻得此言,不禁用力夹了夹腋下的脖颈,怒斥道:“放…屁!那楚轩一看、一看就是练得木属性功法,或许就是你练的那劳什子的长春功,有什么、有什么攻击力!”

  裘河被夹的喘不过气,白眼连翻道:“阿、阿兄,松、松手!”

  裘江过了好一会儿,才松了手,若是他的意识还清晰的话,应当是会稍微表达一下歉意的。

  此时却是接着道:“为兄还要说你呢,放着、放着自家的秋水诀不学,学雁门武馆的长春功做什么,有、有什么看头!”

  “是是是,兄长说的都对。”

  裘河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一点也不认同。

  因为以往他也学过自家的秋水诀,可却是连一个穴位都没打通过。

  后来他索性花了点钱,到雁门武馆去了,效果显著,如今他好歹也是打通了两个穴位的三流高手。

  听着耳中兄长低沉的呼吸声,他暗自下了主意。

  等自己练成了长春功,再练成秋水剑诀,到时候以水生木,便可以成为二流高手中的佼佼者。

  那样的话,起码在钱捕头跟前,也能混的和兄长一样。

  听说那董老头家与洛神宫颇有渊源,若是能得到董老头家的武学,再献给钱捕头…那自己就会比兄长还厉害了。

  在裘河眼里,兄长便是他一直想要超越的目标。

  而那该死的董老头,不知死活的老东西,钱捕头想要的东西,在这雁门郡,还没有人敢不给过。

  想到此处,他眼中有晶光一闪过。

  对,是晶光。

  晶光呈绿色,在这漆黑的夜里,尤其闪亮。

  裘河瞬间惊醒,抬起头来,只见前方一丈外,有一绿人向着自己这边飞纵而来。

  绿人实际上是脚跟在发光,光亮将对方的身体映绿。

  裘河清楚地看见,绿人手中握着一根木棍子,棍子前方尖锐,想来是可以当做凶器的。

  裘河惊骇欲绝,能发光,那就是二流高手。

  电光火石间,他甚至想到了,此人会不会就是那楚轩?

  哪有那么多想法,当此千钧一发之际,裘河想都不想,便将身侧一人往前一推。

  他自然知道,被他推出的,便是自家兄长。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裘江正迷迷糊糊的走着,实际上就跟睡着了差不多,脑海中混混沌沌的。

  因为他的缘故,这阵子自家弟弟也进入了钱捕头的眼中。

  他正在积极为弟弟运作,到时候六扇门中,一门二捕头,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他梦见了自己成为雁门郡青衣捕头,手下有两员大将,其一为棕衣捕头钱开,另一人,则是棕衣捕头裘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