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与尾声(1/2)

加入书签

  前言一

  序章红尘谷

  这是一片虚无的世界,也是看似一片荒芜的山谷,谷内一棵树、一个“人”、一把刀、一条河和伴随着无数岁月的孤寂。

  八万年的岁月流逝了,八万个春秋过去了,谷还是这谷,“人”依然还是这个“人”,刀还是那把刀,只有那条血色的长河在无声的奔腾。

  曾经血色的河水也有奔腾的咆哮,“人”有叱咤风云的时候,刀有落改朝换代的经历,而这一切都随着“人”沉寂而逐渐沉寂下来,让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

  他叫蚩尤,一个首级和身体被分尸封印,但是绝不服输的一个人。每隔万载岁月,他元神都会从红尘谷离开,和轩辕黄帝再次在虚空中交战,七战七败,从不例外。

  又一个万载岁月过去了,这次蚩尤元神再次和轩辕交战,同样败于那上古第一的轩辕神剑之下。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蚩尤回到红尘谷中脸上的没有任何交战之后的情绪,仿佛这一切只例工形式,早有预料的失败,也早有预料的打算,他在等,等他一个能够翻盘的机会,一个彻底赢轩辕黄帝的机会,而这个机会来了!

  红尘谷中今天迎来一个陌生的元神,这个元神是这么的脆弱,以至于似乎风一吹就会散去,阳光一照就会彻底灰飞烟灭,而蚩尤却一脸狂热看着这个元神。

  他茫然地看着这个比他强壮无数的元神,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里?”

  “吾姓姜,不过无论你们那个世界还是吾这个世界,别人都喊吾蚩尤,你也可以喊吾蚩尤,吾是一个战败者而已!”蚩尤表情逐渐恢复冷静,但是眼神中那意思的火热却怎么也藏不住!

  八万年了,连续失败八万年了,他终于找到失败的原因,并且找到改正的方法了。而这一切都源于眼前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他胜利的契机!他不能不激动。

  蚩尤继续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吾。是吾利用和轩辕战斗的波动,利用这个谷的力量,根据吾这数万年的计算,打开了时空隧道,把你带来的,这是红尘谷!”

  这个脆弱的元神叫姜胆。

  姜胆喃喃道:“蚩尤?轩辕?那不是五千年前就已经死去的人物吗?为什么会有万载岁月!”

  两个元神就这么站立一问一答,蚩尤道:“你所在的那个世界叫做地球的那个地方,其实是这个世界的投影,而且是经过时空错乱后的投影,人还是那些人,只是历史变了,时间变了,世界的基本法则也变了,那些人每个都与这个世界有联系,每个人都在那个世界不停地重生,发展着你那个世界,而总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与这个世界一点联系都没有,他们死了就真死了,再也没有重生的可能性,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姜胆!”

  姜胆迅速震惊了:“你知道我的名字!”

  “这是自然,你们世界那些人,无论怎么重生,对吾而言都是老面孔了,熟的不能再熟,而你是新面孔,在吾这个世界里也找不到对应的人,所以,你就是那个特殊的人群之一!”

  姜胆慢慢消化着这一个惊人信息,他想不通时空错乱怎么计算的,万载岁月与五千年的历史的比例,也想不通他现在算是死了,还是算是活着,亦或者处于休克的状态,总之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因为这都不重要了。

  蚩尤详细的介绍这个世界,这个谷。

  这个世界没有名字,没有什么地球之类的称呼,就只有大陆这两个字。大陆之大,不知其广,不知其厚。大陆上有虚空,下有时空,东有东海,西有昆仑,南有天池,北是北冥。

  在这个世界,法则完全不同,即使有火药的配方,核弹的制作资料,你也制作不出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因为法则不同,即使你找到了、制作了,然而可能它毫无反应,法则之下,世界发展也不同。

  这是一个以武为主的世界,武力就是战斗力,听说在秦始皇之前有仙、有神、有鬼、有妖、有道法、有魔法,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秦始皇即将一统天下之时,诡异的全部销声匿迹了,再也没了踪迹,连曾经遗留下的法宝也都失去了法力,变成破铜烂铁。

  法之不存,以武成风!

  秦始皇一统天下,或许知道仙人不在,神道消失的原因,北冥、东海、昆仑、天池四处异兽全部跑出来作乱,统称为玄兽,从此大陆人与玄兽的竞争开始了,一直没有中断过,人无法彻底打败消灭玄兽,玄兽也无法打败人,形成了矛盾共生的局面。

  而红尘谷却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它似虚非虚,似实非实,可以变为虚幻,也能变为实地,蚩尤的元神最初的诞生地点就是这里,传闻这里是九九帝至极的孕育处,也是轩辕黄帝一直在寻找的一个地方,他要来此处斩杀蚩尤,否则蚩尤元神就会在此处无限重生。

  历史的真相往往有胜利者书写,蚩尤本是这个世界孕育的天命之人,而轩辕黄帝则是上界之人,一个上界神秘莫测之地的来人,从一开始,蚩尤和轩辕黄帝的竞争就注定了,开始蚩尤在这个世界,有着绝对的主导地位,后来,轩辕黄帝连施手段,杀凤斩气运,夺凰取造化,铸轩辕神剑,灭蚩尤于涿鹿,在仙的帮助下,封印蚩尤首级与身体在大陆最南端和最北端,防止蚩尤借红尘谷无限重生。

  蚩尤无法,只剩下元神,蚩尤元神,必须在红尘谷中斩杀,否则即使封印,也是无效的。

  都说红尘万丈,世间滚滚而来,所以蚩尤将这诞生之地取名叫做红尘谷。

  红尘谷有了主人,叫蚩尤,它随蚩尤的心意来移动方向,此刻红尘谷便在北冥深处,幸亏红尘谷庇护着姜胆,否则以姜胆那脱离肉身弱小不堪的元神,恐怕早被北冥分解掉了。

  蚩尤继续道:“轩辕杀吾之后,分尸封印,天下诸侯见天子乃是轩辕之后,纷纷作乱,于是画吾的形像,威慑天下,天下都以为吾蚩尤不死,并且居轩辕之幕府,于是‘八方万邦皆为弭服’。”

  蚩尤仰天怒目:“吾不服!于是吾每隔万年,便去轩辕世家和轩辕大战,但是每次只要轩辕一出轩辕神剑,吾立刻就会失败,近些年,吾发现一个事实,每次吾找轩辕挑战,及时他处轩辕神剑,吾三天三夜也不会拜,随着挑战次数,吾眼看着胜利即将到来,偏偏每次都胜利不得,吾恨不得将轩辕引入红尘谷,因为红尘谷中,吾实力会大增,必能一雪前耻!”

  姜胆好奇道:“那你为什么不引轩辕黄帝来红尘谷,反而把我从我那个世界弄来了?”

  蚩尤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因为没必要,他严重闪现出一丝悲哀:“因为在吾即将差点准备把他引入红尘谷的时候,吾反思了他以前的手段,才蓦然惊醒,这一切这是套路,他一直在演戏,他每次都装作吾差一点就能获胜的结局,目的就是让吾带他来红尘谷,吾虽然是失败者,但是吾因为失败了才懂得反省,经过这些年的研究,吾终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那就是吾无论怎么努力和他作战,吾都是必输无疑。”

  “为什么?”这下姜胆真的惊讶了,能够让兵主这样勇猛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得多绝望的情形才行。

  “吾每次交战都有感觉,隐隐约约被他那把轩辕神剑克制的死死的,吾开始没有在意,直到三万年前,吾回到红尘谷反思得出惊人的一个结果,让吾不得不面对现状!”

  “吾修炼《凤凰典》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