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话这样的珍而重之(1/2)

加入书签

  顾绝就像是一只已经炸了毛的猫,又被人猛的一脚踩住了尾巴,一股火轰的一声燃了起来,她一下拍开北辰正在抚摸他头顶的手。

  “凭什么,你这是,凭什么你想干嘛就干嘛,想见谁就见谁。我就得被管着,我就要见我师兄,我已经十几年没见过他了,我想他!”

  北辰皱了皱眉头,娃娃最近仿佛越发不乖驯起来了。

  他一下将人抱在怀中,因她不住挣扎,他只有绞紧两臂,将她勒住。好笑的以唇碰了碰顾绝的发心,被她一只小手糊着脸推开。他表情肃了肃,更多安抚的吻就如下雨般落在他的小娃娃发顶,额头,面颊,鼻尖,眼睛。弄得顾绝支楞着细细的颈项,小脑袋左支右绌的躲他。

  北辰心内不由大悦,怎么就生得这样可爱呢!复又觉得,这不是应该的嘛?这是他北辰一手养大的小娃娃呀!

  薄软的唇最后如蝶翼一般,轻盈的停在顾绝的耳垂,轻柔低沉的声音就那样直接传入了耳蜗,顾绝不由得浑身一阵战栗。

  此刻这男人,对,不是师父,此刻的北辰对她来说,只是一个男人,这样魅惑的,甚至有些邪肆的男人。此刻他面容俊朗,目若寒星,眼神缠绵,瞳孔亮的令人心惊,若说这样一个男人对她没有一丝一毫情意,顾绝自己都不相信。

  顾绝心头有如被滴入一滴浓稠的蜜,那甜蜜芬芳的滋味在她心头逐渐化开,虽不很浓烈,却带几分隽永绵长。

  一如幼年时的许多个日夜,她将下颌安放在北辰的肩窝,两手圈住他的脖颈,静待那令人羞涩无力的甜蜜颤抖过去,心间的滋味儿复杂难言。

  “怎么了,闹什么别扭?”

  顾绝鼻子出气,将头一拧,转向另一侧不看他。

  察觉她有些幼稚的举动,北辰将笑意压抑在胸间,并不敢笑出声来,唯恐她又要恼羞成怒。只伸出一手扣住她后脑勺,将她头脸又转回来,让孩子柔嫩的面颊紧紧贴着他颈侧的皮肤。

  肌肤相接时他能感受到她皮肤下的脉搏一鼓一鼓的,便是如今结丹在即,娃娃的脉搏依然是略有些孱弱不足的。

  北辰心头一抽,恍惚忆起那年飞入他怀中破布一般的小娃娃。

  不由心疼的偏头亲她额角。

  “跟师父说,谁敢惹你?”

  然而,回答他的是数个踢蹬在他雪白袍子下摆上的脚印,灰扑扑的尤为滑稽可笑。

  二人逐渐远去,隐隐的似乎还可闻北辰道君微温的声音,屡屡出言安抚许诺些什么。

  “你都看见了,你我都不是她的对手,有些人就是这样好运,原不用做些什么,就能得到所有。”云旖儿语气幽幽。

  “是啊。”那女子仿佛意兴阑珊的开口。

  只不过,从前,我以为自己就是那好运的有些人,也是直到如今她才知道,原来她不是,原来她只是自以为是!

  路家贞双手紧握到手骨突出,十年,不过十年,她竟然就突破到了筑基大圆满,半步金丹,她甚至不到四十岁!?而她,自从那次争执之后,父亲倾尽全力,帮她勉力将修为维持在金丹初期,十年过去了,竟然再无寸进。她在乎的一切,都被她轻而易举的握在手中,这让她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