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白水九姓(1/2)

加入书签

  似乎从来没跟初九这样‘实诚’的人打过交道,听他说的直白,红衣人一时之间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倘若有人语含讥讽指他见不得人,反正也蒙了头脸,没甚面皮可言,打个哈哈就能蒙混过去,只是被初九脸上一副赤诚模样蒙骗,似乎真的是在为他的旧识着想的模样,红衣人张口结舌,喉咙里咯咯两声,楞是哈哈不起来。

  倒不是他幡然悔悟,为初九赤诚所动,只是平常惯用的后招有些不应景,招架不来这等无视防御的实招。好在他也算是身经百战,审时度势,正声说道:“看小弟你也是个明白人,某也不跟你玩那些攀交情的虚头。实话跟你说了吧,某出身这山外近处秀蓉城世家门下,本身身份大有来历,知道无数高层隐秘,此行本是要做一件善事,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这山中氏族惨遭兵祸,因此前来提点。”

  红衣人一边说话,细细观看初九脸色,见这少年脸上神色连续变幻,先还只是惊疑不定,后半句已是惊愕,不像是作假,似乎还在急切等待着他的下文,心中暗道有门,连忙调整气息,使得语气听起来更真实一些:“只是此事本属机密,还未传开,某身份特殊,此行万一暴露了身份,被对头抓住了把柄,告我一个泄密军机之罪,就要连累了满门老小,这才藏了身份。某方才见你修为不凡,功法亦是玄奇,于此行大有帮助,有心拉你做个帮手,你若答应了,某就将此事和盘托出,而且事成之后,亦能送你一份好处。”

  听得此人如此大公无私,初九心中十分好奇,他还不知自家一番妆模作样已经欺骗了人,只是觉得这人必定图谋不小。他本来溯水而行就是打着游山玩水的主意,就当是放松心情,去凑凑热闹也无妨。

  这几日一意修炼还不觉得,一连参悟出来三行身法,精神却有些疲乏,放松了心情之后才觉得‘剑意精进法’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灵敏,内功运转也更活泼,知道山上还是太过沉闷,此时的修行更适合出门走走,多些磨炼才能更多些领悟。

  因此初九略作沉吟,煞有介事地说道:“若能消弭兵祸于无形……义不容辞。”

  红衣人也想不到对方答应的居然如此爽快,只当是自己用对了方法,拿捏住了对方心态,按耐住心中振奋,一边整理思路编造假话,一边随口问道:“你可知这条河水两岸沃土连绵,却为甚没有人烟?”

  初九左右看了看,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听他这么一问,也觉得奇怪,生灵向来逐水而居,这山中并非没有山民,即使是在三原八城地域,各家族封邑、城乡,也都是依水而建,一来人畜取用方便,二来,没有稳定的水源,族群根本不可能发展壮大。即使是军队驻扎,也要率先考虑水源,否则军中必生变故。有了稳定的水源,城邑才能大肆发展人口牲畜,才算是一份稳定的基业。

  红衣人见他摇头,更觉得奇怪,指着他脚下的河水:“那你可知这条水叫什么名?”

  见初九还是摇头,红衣人除了觉得编造假话的余地更大之外,心里头也甚是烦恼,只得按捺着性子,一五一十细细道来,不知不觉编造的更加顺口,起因始末也更全面,让初九由此而生出了许多联想——

  “原来大师兄与二师兄,果然已经争斗过一回了!”

  话说很久以前,这一条河水附近原本也生活着几支部族。其中一支居于河水上游,因河水源头处有瀑布垂落,终日里白浪涛涛,水流湍急,便把这一条水系定名为白水河,又因为这一支部族仰慕三原地域的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