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9局的探长(1/2)

加入书签

  法属塔希提岛,帕皮提区喜来登酒店

  林凡坐在床上,手里紧紧拽着遥控器,他已经这样盯着电视看了一上午,在国际频道上他终于切到了这样一条新闻:

  “据4月28日报,本月4月14日于南太平洋海域失踪的中国船只目前仍下落不明,这是塔希提海事局和新西兰惠灵顿海事局本月第四次联合搜寻行动,搜寻海域已经扩大到事故地点250公里外,但救援队仍未发现事故中国船只黑匣子信号及失踪者。~随~梦~小~说~~suing~la

  该中国船只于14日深夜在西经160度,南纬40度附近海域失联,调查显示船只可能遭遇海底地震引发的海啸而遇难,船上共有美中日籍科学家及中国学生十五人,除一名生还者获救外,其他人全部失踪……”

  林凡听明白这则英文新闻后,沮丧地扔掉遥控器,从床上下来走到酒店的阳台上,他所住的这家喜来登酒店位于塔西提岛帕皮提区的海边,阳台远望可以看到白沙碧水的海岸线以及港口,景色非常优美。

  但是林凡丝毫不想看到海,一看到海他就会想起最近晚上常做的噩梦,梦里他的同学们被一条红色的巨大海龙吞噬,在那海龙张开的血盆巨口里,林凡看到了李佳,她朝他伸出手叫道:“林凡,救我~!”,他想伸手抓住她,可是却发现自己被束缚在黑色的海水中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海龙的利齿撕得血肉模糊。

  林凡猛地摇摇头,将这骇人的画面从他脑海中赶走,“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他自我安慰道。

  相比其他人,林凡真是出奇的幸运,那一晚他醒来时所在的礁石滩原来就在塔希提岛外沿,天亮后他很快就被附近出海的渔民发现了,并送到了塔希提岛的中国大使馆,大使馆工作人员听到他的境遇,都觉得难以置信,且不说那些诡异的生物和海里射出的光柱,仅凭他醒来时在塔希提的外沿岛礁这点就令人匪夷所思,因为林凡他们出事当晚所在的西经160,南纬40度海域离塔希提岛可有1000多公里呢,洋流一晚上不可能把他冲到这么远的地方。

  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大使馆还是立马在15日就通知了塔希提和新西兰海事局,到出事海域展开搜救行动,可是自救援开始至今半个月,塔希提和新西兰双方的海事局都还没发现任何关于失事船只的线索,既搜不到船只黑匣子的信号,也找不到任何一具人类尸体,搜救小组目前只能把林凡他们那条船定性为“失踪”。

  一次本来让林凡他们欢呼雀跃的南太平洋科考旅行,现在竟演变成这样的情况,除了林凡,其他人全都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一切在无情地折磨着林凡的意志,让他感到非常绝望。

  叮铃铃~房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林凡恍然回过神,走回房间拿起电话道:“……喂?”

  一个中年男声传来:“林同学是我,于强,这几天还好吧?”林凡听出了他的声音。

  “于大使,是不是救援有新发现了?!”林凡问道。

  “咳咳……暂时还没有,林同学你别担心……今天是这样的,国安局派了位邓探长过来协助这次救援行动,他想跟你了解下你们当时科考出海的情况,你现在方不方便?我们过去找你聊聊。”

  “哦,好的,你们过来吧。”林凡勉强振作起精神道。

  大概只过了一刻钟,林凡房间的门铃便响了起来,他打开门,发现西装革履的于强大使正和一位穿着米色风衣的高瘦男人站在他门外。

  “下午好啊林同学。”大使于强道。

  “哦,下午好,于大使你们快请进吧。”

  大使于强带着高瘦男人走进房间,经过林凡身边时,林凡发现那高瘦男人眼角正盯着他,那男人的眼神格外犀利,仿佛能看透人心。

  三人落座到房间内的沙发上,大使于强道:“林同学我介绍一下,这位是749局的邓锦博探长,这次是来协助救援行动的,邓探长曾处理过不少重要疑难案子,这次有他亲自出马,相信事情很快会水落石出的。”

  高瘦男子将头上的鸭舌帽取下,对折起来拿在手上,伸出另一手道:“你好林凡同学,我是邓锦博。”

  “你好,邓探长……”林凡和邓锦博握了握手,邓锦博的手像柴火一样硬,握起来怪不舒服的。

  “林同学那我们直切主题吧,你再跟我们邓探长说一下你们当时出海的经历好吗。”大使于强道。

  “好的,额……那要从哪里开始呢?”

  “邓探长你看……?”大使于强朝邓锦博问道。

  “哦,就从你们出海开始说起吧。”邓锦博语气听起来有点无所谓。

  “哦,好的……”林凡开始聊起他们出海科考的事情。

  整个过程邓锦博都一言不发,好几次还是靠大使于强发问,才让谈话延续下去,大使于强也好几次想把发问权交给邓锦博,但是他都无动于衷,只顾把玩自己手上的帽子,显得很没有兴致似的。

  在大使于强的配合下,林凡才讲完了“整件事”的经过。“邓探长,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看你还想了解点什么吗?”大使于强问道。

  “恩,容我想想。”邓锦博继续摆弄他的帽子。

  过了一会儿,大使于强的手机响了起来,大使于强拿起手机看了看,说道:“邓探长我先去接个电话,你和林同学继续聊。”

  邓锦博点了点头,大使于强便拿起电话到大阳台去接听起来,房间内只剩下林凡和邓锦博两人。

  他们面对面的坐着,林凡等着邓锦博发言,可是他依然很沉默,只顾把玩手中的帽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