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异姓义子(2/2)

加入书签

晓山其实也是有些慌张,他本来以为这个伯爷深明大义,应该不会为难自己。然而现在确实情况相反,唉,看来事情有些复杂,但也糟糕到以前所料想的最差的情况,大不了,大不了去面圣,然后听天由命了。啊,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同样是穿越者,不能在修仙世界立足,也没能在凡事权利圈混好,反倒惹得一身事端。孟晓山听天由命地道:“那你想怎么样”,心情很差,所以也不再称其礼貌昵称。

  陈融环顾一下,面容威严,突然“哈哈哈、、、”几声,显得不合时调,“想怎样?对我个人的欺骗,我不与你追究,但是你对圣上的欺瞒,那就是对真个天下欺骗,那我不得不追责与你”。

  “你究竟想怎么样?”晓山有些不耐烦,看一眼堂内众人,突然特别厌烦这些士族的嘴脸。

  “不过”陈融突然转换语气道“不过,也不是一切没有不可以商量的”。

  “此话怎讲?”

  “既然事已至此,看你是可造之材,我有心收你为义子,今日当着众长辈老友的面前,我可担保,你的过错不但会追究,而且我会替你向圣上减罪”其实陈融也发现这个孟晓山不禁才知多谋,而且知书达理,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虽然为人有些**,就上次军中就见他身边有三个女子。想到这儿,陈融又有些后悔,因为他心中一直不清楚这姓孟跟女儿萍儿有什么,他也一直没问出来。若真有其事,唉,难道不应该招他为婿,想到这儿,陈融不禁瞧了瞧萍儿,心有些担忧。其实同样担忧的也有陈刘氏,当然也是为女儿的事儿。至于,这个萍儿吧,她显然不担忧,没什么反应,也是,本来就没什么。

  夏老相拂一下胡子,声音老态地道:“孟公子,但且放心,我们几个老家伙绝对会对此作见证”。

  其实,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而且对自己也是有利,但是,一旦做了陈融的义子,是不是也要跟了人家的姓,那怎么行,咱孟晓山只想活自己做自己。“这个,有些不行,我不想从了别人的姓,我只做自己,孟晓山”。

  做人义子,自然是跟人家的姓,堂内很多人都是一脸异色,都发现这个姓孟的年轻人为人处事太过惊骇世俗。陈融石化一阵,苦笑道:“当然,我可以开个先例,有你做异姓义子”。

  这个还可以接受,但是其实自己真心是希望远离权场,远离是非,去潇洒做一任侠,自由自在,显然这不是现实的。现在已经是最好的了,至少不用担心脑袋搬家。晓山很快进入角色,跪拜道:“义父在上,受晓山一拜”。

  在场的人再次石化,就连燕儿都感觉晓山转换的太快。陈融突然更后悔原先的决定,他咳嗽一声,道:“这个,好,今日你就是我陈融第二个儿子,但有一点儿,要记住‘天道祸淫’,但愿你好自为之”。(出自《文昌帝君训饬士子戒淫文》文帝曰:天道祸淫。其报甚速。人之不畏。梦梦无知。苟行检之不修。即灾殃之立至。嗟尔有众。听予训言。惟惠迪吉。自古云然。不善降殃。大学《弟子规》课程中也又讲到。)

  晓山心中嘀咕‘什么啊,我什么时候**了?真是的,冤枉我’虽然心里不爽,但嘴上也不便说出来,只好点头哈腰,以示明白。然后又是累的跟牲口一般,逐个地向人行长辈之礼,唉,一个上午下来竟跪了数次,这数把的黄金就这么掉地啦。

  实则,这陈融心中也说不上欢喜,失去了儿子,又得到了另一个儿子,,是喜是悲谈不上来。但他知道自己应该更悲伤,因为他失去了儿子,他疏于照顾的儿子。唉,人本身是复杂的,情感自然也是复杂。

  下午是个特别的时刻,百官集会众将汇聚,一干人等俱都面见皇上,这正胜战回京面圣之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