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上山(1/2)

加入书签

  张德活该挨打,惹谁不好,非要惹张欢,张欢岂是受气吃亏的主。

  张德完全被打懵了,浑浑噩噩地被二子扶起回家,没有怒骂,也没有发狠要找回面子。

  大街上,受惊吓逃窜的孩童,叫来家中长辈,希望长辈劝说张德,不要去打张欢,以此帮张欢解厄。

  谁曾想,大人们赶来时所见景象,哪是自己孩子刚才惊慌时所说张德在打张欢,分明是张欢在打张德,完全反了过来,而且张德毫无还手之力,任由张欢敲打。

  一位八岁孩童怎么能打得过几十岁的大人呢当真奇了怪了,可事实正是如此

  在众人低声议论中,因受张欢“惑神术”攻击,还未恢复过来的张德迷茫中由二子搀扶,渐行渐远。

  众人用不耻和厌恶的目光随着张德远去,回过头来看年幼矮小且稍有瘦弱张欢时,眼神顿时转为惊奇和仰慕,那矮小瘦弱的身影在众人心里逐渐高大,直至有些高不可攀,让人看不透,摸不着。

  三祖爷有先见之明,让村人跟随张欢习练,果真没错,小小年纪便能打过大人,果真不凡,他们若是跟随长久习练,定然非同凡响,这张欢不见拜师,却懂仙术,纯粹是生而知之,当真是绝世神童。

  众人心中如此想的同时,更加坚定要跟张欢习练的信念。

  张欢脸皮虽然极厚,被众人长久盯着,仍旧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皮,转身便走,可还是感觉背后被别人盯着,心中有些发痒,似乎连路也不大会走了。

  终于脱离众人视线,张欢镇定下来,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腼腆了,以往自己不是最喜欢这种目光,而且坦然接受,受之无愧,仍旧得而不吗

  看来自己心里年龄虽大,身体年龄还小,或多或少的影响了感知,亦或是出世以来久未出风头,脸皮被岁月磨薄了些。

  找到缘由后,张欢猛然抬头,竟然到了天庭山的山脚。

  左右无事,又无玩伴碍事,正好能上山看看。张欢早就对山上好奇,自从他处事没多久,便听说天庭山引来一些厉害的灵兽和妖兽,更不知现在的山腰以上是何情景,他很想去看一看。

  在张欢的内心里,好奇只是其一,他真正?是想捉那么一两个灵兽或妖兽当宠物来饲养,若是真能成功,带出去玩耍,那得多长面子啊能吸引多少年轻貌美爱心泛滥的姑娘啊

  张欢倒是不担心有危险,以他出生时野兽奋死相救的情况,以现在野兽见他时的态度,他若是到了山,那些个高级野兽懂得更多,远胜豺狼虎豹,还不是对他礼膜拜,任他挑选

  即便并非如此也是无妨,他修练?这么久,正能拿这些个不开化的野兽练手,让它们见识欢哥的厉害的同时,还能验证所学,寻找缺陷。

  山中鸟兽极多,可张欢过处,虫鸣鸟唱顿息,野兔刺猬等兽呆立,仿若时间静止。

  张欢早以习惯,毫不在意,继u?登山。

  突然,草丛旁古树后蹦出一只野兔,见到张欢后急忙停止动作,静静站立,如同接受检阅般,紧接着在其身后窜出一只花斑豹子。

  豹子做势要扑击野兔,突然见到了张欢,收力不住,跌在一旁后,前腿趴在地上,低声呜咽,诚惶诚恐。

  张欢看豹子模样有些好笑,如此态度,真难为这只凶兽了,如此甚好,豹子穿林跃石,速度极快,正能当做脚力。

  此时豹子前趴在地,张欢走上前,一跃而上,坐在了花豹的背上。

  花豹更加惶恐,那还敢乱动,算盘难成,这可如何是好张欢好说歹说,唾沫飞溅,浪费不少,花豹仍旧一动不动。

  最后张欢气急,心中怒骂不同人性的畜生,气怒之下,双腿来回踢蹬花豹腹部,花豹颤巍巍站起,浑身发抖,仍旧不前。

  张欢来回实验多次,终于使得豹子前行,速度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与其一贯的勇猛飞纵完全相反,倒是使得豹背上的张欢坐的稳稳当当。

  虽如此,仍旧比他自己徒步爬山要快上不少,而且不用费力,还能欣赏风景。张欢只能如此安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