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两码事(1/2)

加入书签

  百子会上生的事情,足够很多人回味很长时间,足够天狱司的人们扬眉吐气很长时间,但要不了太长时间,这件事情会引的严重后果,便会来到雨花巷处,不知道院落里的那棵大榕树,能不能禁得住那些风雨。

  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天狱司战胜了净天八道子,那两场剑试很公平,没有任何人能说什么,问题是在引这两场试剑的那件事情——顾笑生拿着太祖遗诏出现在世人面前,证明了天狱司不可取缔的事实。

  净天教使团前来议政之前,必然已经与朝廷……或者说陛下达成共识,当事人顾笑生甚至云萱可能不知道,但明皇陛下知道——南北政统是太宗皇帝执政以来尤其是燕王权柄渐深以来的头等大事,这次议政便是这件大事最重要的象征。

  却被顾笑生破坏了。

  钦天监重新出现在大6众人的眼前,这本来就被很多人视为对明皇陛下的极大不敬或者说挑衅,或者那时候,陛下不知道这等小事,而顾笑生又做出这件事之后,天狱司必然重新进入这位大明皇帝的视线。

  陛下一定会很生气,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而魏良那个小怪物的身死,总要有人来负责任。怀来杨氏的怒火,总要有人来承受。

  这就是顾笑生所说的麻烦,很大的麻烦。

  “不要看我,像皇兄那般狗脾气,一定会把我关进小黑屋几日,帮不到你们什么。”赢不悔毫不犹豫说道。

  顾笑生说道:“我以为你不怕当朝陛下呢。”

  赢不悔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皇兄是皇兄,父亲是父亲,不是一码事。”

  顾笑生有些不解,说道:“难道不是吗?”

  赢不悔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他已经记不清楚,这是自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顾笑生。

  他很清楚,顾笑生当然不是白痴,能与终恨水比试学识的人物,只能是天才,不可能是天才。

  可有时候顾笑生确实显得有些幼稚,他明明知道那么多偏门知识,却有时候完全不懂朝廷政局、天下大事,而且他把这些当成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于是便很白痴。

  “这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天书院的教授如果要解释清楚,也需要做很大一篇章。”

  赢不悔说道:“你只需要知道,陛下虽然为难我父亲,但毕竟是一家人。”

  顾笑生听不懂,想了想,说道:“你家的经好难念。”

  “兄长,你不用担心什么。”

  云萱说道:“我听师父说过,陛下是个温和的人,而且……像这种事情,他真的不会在意。”

  赢不悔心想皇兄或者不在意,问题是像应无求大人和杨素那些大人物们万一认为陛下在意,那么天狱司依然会迎来灭顶之灾,顾笑生则想着,陛下能够以皇长孙之身接过皇位,又怎么可能是个温和的人?自己在这方面再白痴也不会这样认为,云萱真是少女心性……

  忽然间,他们清醒过来,师父说过……是啊,现在坐在他们身边的少女,并不是普通的少女啊!

  天狱司现在有女帝独徒,再大的麻烦又需要怕什么?

  “这大腿我可是抱定了!”

  赢不悔看着她,眼神很是火热。

  云萱有些不适应,往顾笑生的身后挪了挪。

  最担心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