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送的护院(1/2)

加入书签

  其实把爱莎一个人扔在这里郑前并不放心,不过爱莎完全有自保能力,而且郑前也只是开着二手奔驰去取一些行李而已,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这一个多小时爱莎有危险的几率并不大。

  出了古堡,郑前开着奔驰打着大灯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前面石路上突然窜出来两个人,这大半夜的突然穿出来两个把郑前吓一跳。仔细一看两个人都是男人,而且两人身上都有血迹。其中一个伤的比较严重,另一个人搀扶着,两个人穿着没有军牌的军装,估计是什么杂牌军,雇佣军之类的。因为两人的武器装备也不大相同,一个拿着汤普森冲锋枪和布伦式轻机枪,一个拿着zb26轻机枪。

  那个轻伤的人只是伤了手臂,而那个伤的很重的人,腹部被打了一枪,脸色苍白,可能已经失血过多了。

  手臂划伤的雇佣军拿出腰间的手枪指着郑前,一边大声喊道:“把车停下,不然一枪打破你的脑袋!”

  这俩人是干什么的,难不成抢丨劫吗,不过这里就一条去城堡的路在这里抢丨劫,脑袋秀逗了吗?郑前寻思的这一会儿,前面拦路的那个受了轻伤的雇佣军有点不耐烦了,大灯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他又一次拿枪指着郑前的脑袋大喊道:“我不会再说第三遍了,如果你不停车,我就打碎你的脑袋让你停下来!”

  郑前无奈只好停车,一看这些人就是一群亡命丨之徒,郑前早就金盆洗手,不在过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活了,本来不想搀和,不过那个人都要死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自己没带枪,打起来也麻烦。

  奔驰车滑了一段距离之后,停了下来,那个受重伤的人手扶在奔驰的机器盖子上,忍不住吐了一口血,而那个受轻伤的人靠近郑前用手枪指着郑前的头:“你是干什么的?”

  “这句话应该我问吧?”

  “少废话,我问你就说,不然我就一枪送你去见上帝!”

  “做生意的,开了一家餐馆……”

  “你开车送我们去最近的一家医院,到了我给你钱,放心到时候少不了你的!”那个受轻伤的雇佣军打开了郑前的后车门,扶着那个受重伤的雇佣军坐进了后坐,也不管郑前这个车主同意没同意。

  郑前手里也没有武器,真正动起手也很麻烦,郑前不保证杀了他们自己一点伤不受,虽然郑前也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赢,但这个人都受伤了也不能见事不理,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搞清楚两人是干什么的,于是郑前便问道:“要我帮你们也不是不可以,说实话我刚好顺路,不过我总要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吧!”

  “你有询问的权利吗?”

  那个受重伤的雇佣军,大口呼出了几口气,虚弱的对着郑前说道:“他这个人就这样,我们很感谢你的帮助,如果我能活下来,那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另外我们是雇佣军,正如你想的,我们为了钱办事,从来都没有好与坏之分,但我们不会去伤害平民,也只能说尽量把!”

  “嗯。”郑前随便的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把车启动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开去。

  而后面那个受轻伤的雇佣军,拿了郑前车后座上的唐刀,看了几眼,有拔出刀鞘看了几眼:“这是你这个生意人的收藏的武士道吗,没看出来是一把好刀,眼光不错,能不能把这把刀买给我?”

  “不行,这把刀有纪念意义,是我的朋友在我临走前送给我的!”

  “这里还有一把弓,看起来挺够劲儿啊,你一个开餐馆的生意人拉的动吗?”这个雇佣军拿着郑前在市场遇见的弓,用力拉了一把结果只是拉到了一大半儿,便面红耳赤了。

  这把弓是一个卖收藏品的店主主推的,当时郑前听见大喊,如果有人能拉动这把五百年前的一个护国勇士的弓,就把这把无价之宝的弓免费送给那个人,郑前知道这一定是促销的手段,见很多人都只是拉到了一小半儿,甚至大部分人只是让弓弦动了一动,郑前心中好奇也想试一试,一点一点用力,最后用了六成力量才把这个弓拉满。

  这个人能拉到百分之八十之上,力量已经很强了,况且还是在一只手臂受伤的情况下。

  拉着这两人去了克里克城的一家二十四小时的小诊所,诊所里一个值班医生正打着哈欠,见到这两个雇佣军不由分说的冲了进来,吓了一大跳,两个雇佣兵人高马大,而且都拿着轻机枪,这种属于重型武器范畴的武器,让人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士兵。

  “医生,你快点救救我这位兄弟!”

  “可你们这是受了枪伤,你们要登记的,完了我还要报告给相关的部门的!”

  “医生,我这么跟你说把,如果你救不活他,那你就跟他一起死吧!”

  在这个受轻伤的雇佣兵的威胁下,这个医生颤抖准备简陋的手术台,开始给那个受重伤的人做手术,显然威胁比哀求要管用的多。郑前一看没有自己什么事了,就想先走了,不过这个受轻伤的雇佣兵拉住了郑前,对着郑前说道:“你还不能走,等我的兄弟脱离危险,你还要把我送回到你遇见我的森林里去!”

  “那你找别人吧,我还要搬家呢,没时间给你当司机!”

  “这大半夜我找不到人,况且能开得起车的本来就很少,我不找你找谁!”听了郑前的话,那个受了轻伤的雇佣军一阵瞪眼,接着用大嗓门威胁郑前,显然他的固定路线就是威胁。

  而那个受了受重伤的雇佣兵,则用带着血的手抓住了郑前的手腕,用虚弱的声音对着郑前说道:“我们本来是克里克小岛上一个隐蔽小岛上的小型雇佣兵团,虽然人数只有三百余人,不过我们都是经历过血丨雨腥丨风的精英,不过一年前前些日子,因为利益,我们被帝国一个贩卖武器的大型黑势力围攻,他们的人数是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