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险皇后-雅君】十四 完结篇(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p经过了星期五的狂欢后,雅君的营运处的同事们个个在星期一上班时,每一个人虽然脸有倦容,但每一个人的脸上还是扬溢着幸福的笑容,尤其是阿正整个人几乎是用爬着进来的,原因无他,在经过期五的奋战后,回家还要应付美娟那永远喂不饱的骚穴,在周末及假日,两人可说是在做爱中渡过的,在床上、电影院、公园里到处都有他们做爱后留下的痕迹,所以当阿正以熊猫似的黑眼圈出现而美娟却满脸的幸福快乐的样子上,不难看出那两天的战况是有多激烈。

          而雅君今天一出现在早会上的装扮时,令公司的男同事无不精神抖擞起来。

          原来今天雅君穿了一套改良式大家最喜欢的日本女子高水手服,为什麽说是改良式的呢?那是因为雅君穿的是一件开前胸后背u字型白底蓝线条透明的丝质水手服上衣,而下面是一条膝上25公分的黑色薄纱半透明的百褶超短迷你裙,把她窈窕玲珑有致的曲线展露无遗,尤其是那32e的巨乳在没胸罩的遮掩下完全的展露出来;而黑色的半透明的裙下隐约看到修理整齐的阴毛,再配上黑色的细绳高跟凉鞋及把头发往后扎起的马尾与淡淡的妆,看上去既清纯又性感又不失那骚样的女高中生,任谁看到都会喷鼻血出来。

          只见她从容地带着微笑走向台上,接着开始了今天的例行早会及布达一些公事,分享个人的销售经验,接着雅君上台开始激励大家的士气。

          “现在跟各位同事们宣布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们这个营运处又提前达成了100%的业绩目标,虽然距离月底还有十天左右,但如果这个月我们又能再度蝉连全国第一的话,那我将会有更好的奖励给大家喔!”

          “是什麽好康的呀,林经理?”

          “我想上礼拜大家应该都玩得很开心吧,当然是比这更好的!”这时的雅君媚眼如丝的看着同事,讲话的语气更是充满着性感挑逗的意味。

          这时阿发实在是沉不住气的发问着∶“经理,你就快宣布吧,别再吊我们的胃口了嘛!”

          “因为呢,现在两岸的政策松绑,所以本公司也有意往大陆发展,所以说,如果各位同事能再加把劲把业绩冲出来的话,我愿意再次免费招待大家到上海去“考察”一番。”

          “人家都说现在上海是三年变个样,五年大变样,所以有志往大陆发展的同事,不妨趁此机会去看看是否值得在那长期进驻,所以说一方面去放松心情,一方面去考察一下当地的风土民情,不是很好吗?”

          这时有一个白目的菜鸟居然想提反对的意见,那位白目兄居然问说∶“林经理,可是我觉得去泰国或印尼不是也不错嘛,为何一定要去上海?再说上海现在的价钱还比那些地方贵呢!”

          结果没想到他老兄此话一出,却被阿正等人拖去厕所好好的“沟通”一番去了。

          而雅君看在眼里也觉得好笑,但她还是很和悦的告诉大家∶“其实刚刚阿和的提议也很好,只是我想大家应该还不想去玩还带了一身病回来吧,尤其是各位男同事们,你们认为呢?”雅君到这时,还故意整个人趴在讲桌上,让那两颗肉弹因挤压而形成的深深的乳沟让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那朱唇微张的性感骚样,让大家无不专心的注视她的讲话内容。

          雅君这句话无非是明白的告诉大家去那又有好康的可以玩了,当场大家都拍手叫好的通过,而当早会结束后,大伙更是迫不及待的拎起了公事包就往外冲,深怕自己到时成为那只让其他人无法成行的害群之马,而雅君更是笑嘻嘻看着大伙那种身先士卒的拼命模样而开心的走回她的办公室等大家的好消息回来。

          就当雅君在办公室里舒服的抽着烟处理一些行政事务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喂,您好,我是林雅君。”

          “喔,林小姐呀,我是王董啦,好久不见了,最近怎都不来这坐坐收收“保费”了呢?”

          原来是雅君第一笔成交的客户那个色老头。请参考第五集

          “嗯,王董呀,你好久都没来了呢,人家也很想你呀!”

          “是这样呀,那下午三点时,你能不能来我这一趟,我介绍一些股东给你认识一下,好不好呀?”

          “那有什麽问题,您一声吩咐,就算是半夜睡不着要找人聊天,我一样会马上到您那陪您喝酒聊天解闷的,对了,我顺便介绍我的好姐妹给您认识认识,怎样?”

          “太好了,那就这麽说定了喔!”

          雅君在挂上电话后就马上连络美娟及欣怡要二人下午三点一起去见那王董,二女当然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而雅君在交待助理一些事后就回家洗了个香喷喷的澡,并换上比较正式但又有些性感的套装,跟那二女会合后就到王董的公司去拜访。

          在经过柜台的通报后,三女就进入一个大的会议室里等待王董的出现。

          过没多久王董及五个看上去都大约四、五十岁的老头进来了,而淫女三千金当然是起立问好了,而在雅君事前的面授机宜之下,三女都自动把套装的扣子开到第二个,而里面则是白色宽松v字领的丝质的衬衫,让她们在跟人握手时可让对方轻易的看到她们里面那雪白的深深的乳沟,而这招果然收到预期的成效。

          只见一个个色老头虽然手握着她们的玉手,口里说着寒暄的客套话,但他们的色眼却不时的朝她们的胸部偷瞄,彷佛想要看透她们的内在似的。

          在众人坐定后,王董就把门锁上,并交待助理待会在里面要开重要的秘密会议,不准任何人进来,也不接任何电话,然后就从容的坐在主管椅上,听着雅君她们的简报。

          “王董及各位股东们,小女子有个不请之请,不知各位股东是否同意我把这外套脱下,这样待会我说明一些事时也方便一些,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呀,以林小姐你“方便”就好。”

          王董见雅君这麽上道的情形当然是无条件的拍手通过。

          当三女自动脱去外套,露出白色衬衫内那水蓝色无垫的透明ck的内衣时,那十二只色眼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三女的胸部看,只差口水没流满地而已。

          在说明了一会后,雅君看见王董突然给她使了个眼色,心知肚明的她当然知道接下来要怎麽做。

          雅君要美娟及欣怡下去发资料给大家,但这时欣怡突然“不小心”的跌在一位江董的怀里,还“不小心”的亲到江董的嘴,让江董一时间还不知措,但见过大风大浪的他们马上就意会过来,假借着好心的扶她起来,手却不听使唤的“不小心”握了一握欣怡那坚挺的乳房,还直说不好意思,结果没想到欣怡却害羞的低下头来说了声∶“没关系,我很舒服呀!”

          这一句话不但化解了大家尴尬的气氛并且是明白的暗示接下来的尺度,让大家有一个动手的理由,可说是逗得众老头开心的大笑。

          然而色心即起,那能收拾,只见那些胯下早已永垂不朽,只能靠吃药重振雄风的老弟们今天却意外的恢复有如二十岁小伙子的生气般,于是就开始不客气的朝三女进攻。

          这时雅君见时机成熟,当然是先办正事,才来馀兴节目,在雅君的温柔攻势下,令那些老男人有“小老弟”做人质不吐不快的情况下,二话不说,当场每人都签了年缴五百万的高额保单,当场乐得三女使出浑身解数的为那六个老头尽心尽力的服务。

          此时二男一女共分三组,开始展开一场激烈的运动。雅君当然跟那好久不见的小老王要叙叙旧,雅君轻柔的掏出王董的老鸡巴开始用那打有舌环的灵舌专心的含舔着,令王董有久旱甘霖的喜悦;而她的后面则有一位脑满肠肥的林董掀起雅君的贴身迷你裙,在那穿有样水蓝色的透明丁字裤的穴上又抠又舔的,一下子就把雅君那充沛淫水的美穴一下就挖出一大堆的淫水,美得雅君开始不顾一切的浪叫起来;而另一边欣怡早就被江董及陈董脱个精光,要欣怡趴在会议桌上,两人一前一后的在欣怡的阴户及口中开始抽插起来。

          而美娟也是只剩一条A字裙在穿在腰上,此时的她则是趴在赵董的身上,上面却被钱董压在上面,下面的两个前后洞早已塞进两老头半硬的鸡巴,三人玩起三明治的花样起来了。

          这时林董见同伴都经开始动作了,也不客气,拉下拉炼,掏出那难得硬起来的老二,拨开雅君的丁字裤到旁边,露出那迷人的阴户,提鸡就一股脑的塞进那早已湿润的穴中开始活动起来,让敏感的雅君更是快感连连。

          一时间,整个诺大的会议室变成一间无人打扰的性爱炮房,淫声秽语此起彼落,三淫女叫得卖力,六老头是爽得干得大力,好像不要命似的猛插狂干,好像过了今天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一样的把握每一刻能插穴的时间努力埋头工作着。

          “哟……呀……林董……你好厉害呀……干得……人家的妹妹……喔……快裂开了……啊……”

          “啊……钱董……啊……好哥哥……轻一点……喔……你的大鸡巴……太大了……人家的小菊门……啊……被你……呀……干翻了……喔……你们两人别再捉弄人家了……啊……好爽呀……”

          “嗯……江董……你太棒了……啊……真会干人家……的喔……小穴……啊……要高潮了……再大力一点……喔……插死我了……啊……不行了……”

          虽然老头们都知道那三女都是装的,但听在耳里还是无比的兴奋,再加上她们的配合度又这麽高,对他们这把年纪来说,他们已经好久都没有玩得这麽快乐了,也是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地搞,死命地插。

          老奸巨滑的六老头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于是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在快想射精时就硬抽出鸡巴,然后换个对象,换个姿势再战,一时间倒也支持得还算满久的,而出现三女难得被这些老头子也干出一些真正的快感出来。

          “喔……你们还真会折磨我们……啊……亲冤家……不要……走喔……人家……正爽着呐……啊……不要停……呀……来了……啊……啊……丢了……好老公……别……”

          可是年纪还是跟体力有绝大的关系,随着三女愈来愈想达到高潮时,老头们也渐渐快支持不住,所以又马上换个姿势,简直把那三女的欲望吊在半空中,迟迟不能痛快的一泄心中的欲火,那种滋味实在比死还难受,于是三女暗地使个眼色,使出失传已久的“上天下地无敌挤精大法”,藉着阴道壁有节奏的收缩,加上美臀蛇腰的摆动,配合着淫声浪语,让老头们的视觉,听觉及小老弟被夹的舒爽感觉,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的精关大开一一的分别在雅君美娟及欣怡的脸上、肛门,及骚穴里心满意足的射出再也无活动力的精液。

          只见六老头两眼无神,气喘嘘嘘无力的躺在椅子上,苍白的脸上彷佛刚跑完五千公尺一样,但每人的脸上却又带有一丝的笑意,可见这次的会议让他们相当的满意,而雅君这三淫女在整理好自己的服装仪容后,拿着三千万的支票开心的在六个老头的脸上一一送上香吻后就开心的回公司庆祝去了。

          雅君因为这一笔意外的保单而使他们可以提早宣布再度蝉联冠军宝座,而上海行是可以提早规划出发。

          ************

          上海,这个自古以来是全中国经济的枢纽,自从经改开放后已成为外商进入中国的重要根据地,尤其是现在浦东发展的情况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许多的外资纷纷在此投入大量的资金以期有更好的收益,而也因为如此,观光的发展也随之兴起,使得台湾许多人也开始朝这的风景区来旅游。

          雅君一行人初次来到这陌生的地方,看到不输台北的繁华,更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那样的充满新奇有趣。

          在号称全亚洲最高最豪华有八十几层楼高的超五星级饭店下榻略作休息后,当然是开始一连串紧凑的行程,虽然雅君她们已经尽量穿得很保守了,但还是引来当地路人奇异的目光,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就是这个道理吧!

          若白天的上海是意气风发的男子的话,那夜晚的上海更可说是变化万千,风情万种的神秘女郎,更合况人家总是说夜晚的上海总比白天更美丽。

          晚上吃完饭后,在上海分公司筹备处的长官安排下,众人来到了台商开设的ktv中开始尽情的玩乐放纵一下自己。

          由于大家事前已有默契,都以上海考察为由无法带家人及男女朋友前来,所以这次的上海行可说是一个单身的狂欢派对。这时阿发点了一首罗时丰唱的《小姐请你给我爱》,而邀请雅君一起合唱,雅君当然是没有拒绝的上台跟他一起合唱了。

          当唱到最后一段副歌时,阿发突然唱着∶“……小姐……请你乎我干……”

          而反应特好的雅君也接着唱∶“……先生……人暗爽在心内……”

          阿发∶“……摸着你的奶……你的洞……我人生就充满光彩……”

          雅君∶“……含着你的懒……我一生……就沉醉在……爱的世界……”

          合唱∶“……插着你的洞夹着你的懒……我一生……就沉醉在……爱的世界……”

          在座的除了自己公司的同仁外,其他的外人听到这歌词无不喷酒的喷酒,摇头的摇头,对于他们这种开放活泼的上下部属关系都无法表示认同,但看到他们却个个乐在其中,也不好意思讲什麽,于是在一番的客套后大家纷纷离去,这麽一来,雅君于是宣布狂欢派对开始。

          这时,雅君叫来领队要他去找一些“鸡”跟“鸭”来陪他们快乐一下,于是在领队的大力奔走之下,终于不负使命,几乎把全上海翻遍了,才找来一批可说是上上之选的年轻帅气、身材姣好的一群男男女女的公关小姐少爷来给他们挑,乐得雅君当场塞给那领队一千元人民币的小费,接着大家各自找了自己喜欢的对象各自带出场回去大战一番了。

          雅君今天找的男公关叫巫恒,长得有点像演“大宅门”中,年轻时代的白景琦,个头高高的,约180公分,那四方的国字脸看上去满有个性的,年纪约二十出头,他说他现在还是“复x大学”的大学生,老家在长春。

          当巫恒在房间内看到雅君在脱掉衣服后,所露出的全身美丽刺青的完美胴体时,一开始的确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大哥的女人出来偷吃,一直都不敢对她怎样,但当雅君问明原因后,就笑笑的解释给他听,才令他放心不少,而也才敢尽心的为她服务。

          两人开心地在浴室内洗了一个快活的鸳鸯浴后,便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这时巫恒早已兴奋不已,他是第一次出来做,就遇到雅君这难得的尤物,他哪还计较今天会有多少小费,就算免费跟她玩他也千万个愿意。

          巫恒一下子就压在雅君的身上,双手更是在雅君全身上下游走,挑逗着雅君每一处敏感的神经,让雅君没多久就开始发出美妙的淫声浪语,更央求巫恒马上把那期待已久的老二插入早已泛滥成灾的桃花源中。而巫恒也不客气,一把粗暴地分开雅君的大腿,接着就把那坚挺的阳具一股脑的一杆进洞,全根没入到底,让雅君直呼过瘾。

          到底是年轻人的体力就是不一样,那巫恒的体力好像是一直都用不完似的,直对着雅君那充满淫水湿润的阴户穷插猛捣的,毫无片刻停下来休息的疲态,让雅君对眼前压在她身上这匹好不容易选中的种马满意的不得了,一颗心好像要被他干飞上天的胡言乱语。

          “喔……好哥哥……小冤家……小妹妹快被你插死了……啊……要飞上天了……呀……啊……好厉害……喔……干死人家了……”

          由于雅君今天是纯粹要快乐的,不像以前为了要服务那些赏她钱的猪哥们,所以也就不刻意的装出那虚情假意的浪叫声,而是自己满足的真心所叫出打从心底舒服的叫声,所以听起来更是不一样。而这些声音听在巫恒的耳中无非是最美妙的催精曲,于是更是卖力地讨好雅君,而雅君也用从“鸡”生涯中所学的招式跟巫恒交流配合着,一时间房间内充满了和谐的做爱圆舞曲。

          当两人在房里打得正火热时,忽然门被打开了,让两人都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大陆公安突然来临检,结果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半插入的姿势盖上被单遮住两人的胴体,准备看看来的是谁。

          结果映在两人眼前的是一个可爱调皮的表情的女人,原来是跟雅君同房的欣怡,她也拖了一个帅哥进来,看到两人的样子,好笑的说∶“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对不起,请继续,就当我们不在。”

          这时雅君被气得好你又好笑的说∶“厚,原来是你们呀,要开门之前也不先按个门铃,吓死人了,害我的“性”致都被你吓飞了。你看!他的大鸡巴都变成了小鸡巴了,看你要怎麽赔我!”

          “我的好姐姐,你就别气了嘛,人家也想等你们办完事才进来,可是你实在是叫得太淫荡了,让我也想要,所以才会忍不住……哎呀……你知道的啦……”

          “好啦好啦,原谅你了,快进来吧,别站在那,让公安看到大家都麻烦,记住要把门锁好喔!”

          就在欣怡跟那男的一进来关上门后,欣怡就主动的凑上香唇跟那男的亲了起来,而且还迫不及待的脱去自己及对方的衣服,看得巫恒原本已消下去的老二马上又虎虎生风的硬了起来,再度提枪插进雅君的骚穴中。

          而欣怡这边看到雅君那已经开始再战了,所以这边输人不输阵,反而是欣怡把那男的推倒在床上,抓起那男的鸡巴就往自己的淫穴中塞,玩起倒坐莲花的姿势来,让在她下面那男的一时间也不知所措,只好配合着欣怡的动作适时的扭着自己的屁股迎合着欣怡的上下套动。

          欣怡找的这男的恰好是巫恒的同班同学,叫司马东光,是来自陕西的帅哥,从衣服外表下看不出那结实的肌肉,但当他全身光溜溜躺在床上时,那全身古铜色的肌肤及因为自小家中因务农需要下田帮忙农务所锻炼出来的结实肌肉也让欣怡乐得心喜不已,就连在一旁正在爱爱的雅君也看得快口水直流,一直幻想待会想再找他换个口味再来一次。

          于是两对临时恋人看着对方所上演的无码A片,各自幻想而一起交欢着。而巫恒跟司马东光平常在学校就一直不对盘而时常在各方面较劲着,所以今天可说是两人在校外的特殊才艺竞技赛,两人更是卖力地使出混身解数让这两个浪女快活,以证明自己在各方面都是顶尖的优秀人才,而这样一来,可爽到了这两个浪女,让两女忘情的嘶吼淫叫着,彷佛想把心中所有的不快藉着这难得的被干心情一并发泄出来才会痛快。

          “啊……好哥哥……再用力一点……插烂妹妹了……喔……就是那里……别停下来呀……快一点……大鸡巴哥哥……人家想要……被你的大……啊……鸡巴……呀……一直干……就是那……样……呀……受不了了……又要来了……”

          “喔……好舒服呀……插得人家……好爽呀……别停……好哥哥……啊……啊……让妹妹……死了吧……啊……”

          就在两浪女各自达到高潮后,那紧缩的阴道壁夹得两男人的鸡巴爽得不能自己,结果无法控制自己的射精欲望而纷纷缴械投降,把那又浓又稠的精液如强力的水柱般全数射进两女的子宫里。

          四人在激情的一阵爱抚亲热后,便开心的大家一起聊起天来,而巫恒及司马东光这一战可说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所以两人也就握手言和。而四人好奇的问一些上海及台湾的风土民情,而欣怡更是把刚刚跟司马东光去杂货店买来的青岛啤酒、香烟及零食拿出来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好不快活,而两对在休息了一会之后就交换对手来一次后才相拥而眠到天亮。

          第二天由于大部份的人都留下了他们所选的临时伴侣,让原本三十多人的旅行考察团顿时多了一倍的人出来,让那领队伤透脑筋,好不容易另外调了一台游览车来才解决了这一大难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