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辱强奸我可爱妻子的编年史】八(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与多一样所有以前曾经和我往过的我所钟意的孩子们对于她们我经常会醋而且常常醋得莫名奇妙

          例如友被我看见和某生在一起说话了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有其他生也在一起了或是对我说某某生哪点不错了诸如此类统统被我列为醋的要素轻则一时半会不理对方重则对其发脾如此得自己和对方都疲惫不堪的况就像正在档期的剧场经常重复演着

          何以达到现在以露友为乐趣的状况?足足思考了几几了四包七星烟和一瓶赤霞珠的代价也没能想明白生活中任何一点细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事往往会给自己的思想带来远的影响这一点点细所造成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累积起来的能量足以颠覆自己以往的习惯甚至价值观让自己陷这个不见底的黑之中

          即使有些定好的勉强能扒住的边沿使尽全想要爬出来的往往也被黑中所具有的强惑继续撕扯拉拽了去

          对于来说多是充满惑和无法抵挡的东西特别是漂亮

          当自己有个长得漂亮且可的子时已经得到了她的心心里的服望往往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扭曲希望自己的友或者子更有惑和感成为让个个都具勃起的物但可以视却无法拥有这样自己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便会充斥很长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自己的被别凌辱时自所感到的震撼能带来前所未有的感

          会特殊感的方法有很多有喜欢吸食毒品有通过让自己窒息的瞬间达到感有喜欢的内更有甚者可以对着游乐场中的过山车手不止而我很享菁被他凌辱时自己所达到的兴奋

          在租住的别墅中等待了约莫十五分钟光景我们的司机来了开着一辆三菱的厢式八座面包车菁穿着透明绿吊带里的罩看得很是分明一路那司机一边用带着印尼腔的英语和我们搭讪不时的偷过后视镜偷偷的瞄着菁毕竟是这些子都要用到的司机我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所以也竟是聊些当地风土的话题

          要去的这家spA馆是我们之前就选定好的因为网推荐的这家说是全部都是摩师手法比较有能更有效的去除疲劳等等我比较关心的是摩师如何在我家菁施展技巧但那时对菁说过这家spa馆风景优美用料讲究评价很是不错等等她便欣然同意了

          车子在库塔区颠簸的路驶了七八里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稻田包围的一幢有着明显印尼特的黄建筑前停了来司机在堂里点烟说好就在那里等之后我们便在一个接待的引领了做spA专用的房间

          我们先被安排在一间放着铺有垫的类似榻榻米的房间做肩颈摩换他们那里的服后隔着纱质的纹外我伸手过去捏了一菁的发现她的已经胀起顶在薄薄的服突兀的现出两点

          菁有点羞涩的说:“这服不太好吧”

          我了她一说:“哪里不好了?我看我家宝贝可是漂亮得很!”

          不一会来的是两个印尼当地一个三十岁光景子很是健硕部及的肌都块的蹦出着让我看得不一阵担心如果菁让这个家伙摩的话估计她是不了的另一个发已然全白但双目却炯炯有神虽不如另一个壮实但在这个年龄里也算是不错的了

          略考虑了一我便那个白发的给菁做肩颈而我选择了施瓦辛格先生

          菁因为平时肩颈就有点不好便示意那白翁可以稍微用一点许是摩得非常服菁脸流露出了惬意的微笑接着他对着菁说她的肩颈确实有点问题而颈部是连着脊椎的要摩的话需要一道摩菁欣然同意了

          接着那白翁又说到要摩脊椎最好把服解开否则服绷着效果不好

          我心里暗自想道这老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家菁这件薄薄的服里面可是真空的解开服不就是白的奶子了么摩脊椎和解不解开服有什么关系

          菁望向我意思是询我的意见于是我鼓励道:“确实如此我听说如果不能静心静效果会不好况且他在你后帮你摩也看不到什么”

          菁犹犹豫豫的解开了服但是还是虚掩着并没有露出脯那白翁在后用右手先是继续捏了几菁的肩膀然后把双手她的腋提着双手做向的动作这一动前本来虚掩的服便全部敞开了雪白的房和那两点殷红的随着双手抬起放微微的抖动着而菁闭眼睛却是一副很享的表

          我感觉到后帮我摩的施瓦辛格先生的双手动作明显慢了来部有物顶了来估计是看到菁的双勃起了罢了罢了我想一直是我在车里顶别想不到今也被顶了一回

          那白翁时而用手抵住菁的脊椎让她做的动作时而转动她的脖子和双手房的震颤更加的厉害了而菁的也如同她的双颊一样渐渐的胀得通红随着房跳动的样子仿佛是在引着去吸它惹得我也想立刻过去好好玩一番那两个摩师必定也是同样想法

          菁就这样被摆了二十分钟左右后白翁说道接去要做推油和四肢的摩了这个房间只有一张所以安排我去隔壁房间估计他也把持不住了但是我去隔壁房间岂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但又不能拒绝只得憾撼的随肌去了隔壁

          我躺倒在摩那肌像是有什么不满都发泄在我似的道得我有些不消草草了一些油抹在我后便说我这样保持半时让油吸收里说完他便自管自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我心里想着菁现在会怎样?有没有被玩?心里的便忍不住爬起来偷偷的跑去菁所在的那间推开门缝往里望去

          只见菁光着在摩白翁用手不停的往她抹油顺着一直到了菁的当手的边沿接触到她的阴时便随即离开菁的子每到这时都会一阵抖动然后是部那老的手抹着油搓挤压着那圆而有弹的部量使得菁的变换着形状油也从缝里流到

          只见菁的流满了粘粘的分不出是还是油她的里也轻微的发出呻声在这间静静的房间里听起来是那么的荡和饥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隐约看到是肌回来了我赶忙跑回到自己房间继续躺好等了一会传来了菁房间门打开的声音那脚步声走了去随即房门关怎么去我老那里了?不是还要帮我摩来着吗?我心里不奇怪爬起子继续往隔壁房间偷偷走去

          轻轻推了一菁所在房间的门见鬼了纹丝不动门从里面锁了只能隔着门听到里面的声音菁的呻突然变成了喘息更加剧烈了伴随着什么物的蜜的扑哧扑哧声随着扑哧声的加速菁的呻已经变成了兴奋的“”声我知道通常这时她已经高了

          我的具涨得发疼可恶的是他们享着我老的同时我却无法排解我的扑哧声终于停了但是过了十几秒钟又继续响了起来或许是白翁定另一个肌先生开始用他那黑的棒着菁刚被完的了吧

          想着菁现在正隔着这扇门在另一侧被两个黝黑的印尼换着各种姿势轮流玩着一流冲出了我的具我可悲的在子了

          等到菁出来已经是半时后了我们躺了spA馆露的浴池里望着外一望无际的稻田间或有三两农在摆稻子在过后的愉悦里我们再一次幸福的做起来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