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指教(1/2)

加入书签

  过了正午,天色忽然暗了下来。

  容州城空的乌云迅速积聚,又迅速溃散,留下一地泥泞。

  雨过还晴。

  小巷幽深。

  檐角的雨水滴在过路的女人头顶,惹得她皱了眉。

  她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包,歪着头小心翼翼挑拣路面凸起的石子下脚,唯恐脏了鞋袜。

  偏偏有一群小童被骤雨激起了玩兴、蹦跳着从她身旁经过,溅了她一腿泥污。

  女人的怒火陡然升起,可还没来得及发泄,便被一声欢快的呼唤平息了。

  “姨母!姨母!”

  四岁的小宝儿口齿还不够伶俐,但她的喜怒从来不受言语的限制。

  她甩着两条短辫,眼睛不看路,只顾一边跑一边发出欢快的叫喊。

  花令欢连忙抽出一只手拉住她,免得她被石子绊倒。

  一长一幼携手来到一处单门独户的小宅。

  这里是花五娘最近赁下的居所,偏僻清静,舒适宜人。唯有好事的邻居拐弯抹角打探她母女的来历这一点能够算得是烦扰。

  此时,花五娘正坐在正屋门内的矮凳借着日光缝衣服。

  花令欢看见这情景,笑着说:“小宝儿的夏裳不用忙着做。”

  花五娘听见声响,抬起头用力眨了眨眼睛,才认出来者。

  她放下手里的活计迎去,眼角的朱砂痣在雨后的阳光下鲜艳夺目、如同一颗血泪。

  “姐姐,你怎么得空?”

  她绕过花令欢走向院门,探身出门外左右察看,而后才收起疑心,将院门阖。

  花令欢见她如此谨慎,宽慰道:“放心,这里是容州城。”

  可花五娘并不明白姐姐话里的用意。

  “容州城又如何?”她自言自语,领着小宝儿去洗漱。

  花令欢却执意让她明白,追在她身后,低低说着:“从前的红芙长老,如今的红姬长老,都和容氏有很深的交情。眼下,整个南沼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容州城了。”

  花五娘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从厨下蓄水的陶瓮里取了凉水,盛入一个木盆,又往木盆中兑了些灶头烧好的热水。

  她将小宝儿从头到脚收拾干净,接着打发女儿去午睡。

  至此,姐妹二人才能安心说话。

  花五娘搬了两只矮凳放在正屋门外。

  她施然坐下,先提起自己打算在院子里搭一个凉棚抵挡暑气,又问起花令欢带来的那个布包。

  花令欢支吾其词,不肯明说,而后提起另一个话头。

  “我方才见过长老,长老指名要吃你做的那道酒酿蒸鸭,你好好准备准备。”

  花五娘虽有疑虑,仍点头答应了。

  “不过,我要提醒你,见了长老,你说话要注意些。”花令欢说完,才矮下身子,坐在花五娘身旁。

  花五娘听姐姐话里有话,忍不住道:“酒酿蒸鸭是用手做的,又不是用嘴做的。我不是多嘴饶舌的人,你平白无故说这种话做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别瞒着我。”

  花令欢叹了一口气,从头说起。

  “红叶长老死了,你知道吗?”

  花五娘点点头。

  “那无头榜添了王妧的姓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