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整军待发(上)(1/2)

加入书签

  众将齐齐跪下为小沙华求情:大司马,万万不可!沙华小姐年幼天真,正所谓童言无忌,对于军令更是一无所知,如此重罚,恐娇小身躯难以承受啊!

  这样的求情,独孤信本就已经被说动,想要饶恕小沙华的无知,却不想,小沙华得寸进尺,更加无理取闹了。

  我不要你们求情,我就没有这么一个父亲,我要去找我母亲,告诉我娘,连父亲都欺负我,让我娘带我走算了!小沙华拔出独孤信的佩剑,就要往自己的脖子抹。

  吓得众将领面色苍白,独孤信也是手足无措。小沙华终究是身材娇小,拿不动那把精钢锻造的宝剑,佩剑就沉沉地往下掉落。

  更让大家吃惊不小,如若掉落下去,必然是要砸中了小伽罗的双足,以这宝剑的锋芒,将会是什么样的惨重后果,大家都不敢去想。

  独孤信眼疾手快,抓住了剑刃,鲜血从独孤信的手中滴落,受惊的小沙华丢开了剑柄。

  独孤信将剑放回了剑鞘: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独孤信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肖的女儿。你们谁都不要求情,这顿打,是一定要的!拉出去,打二十大板,让这个任性妄为的大小姐,好好长长记性!

  众将领还要继续求情,却见独孤信怒目圆睁,只好把话语咽了回去。眼睁睁地看着守卫走过来,要将小沙华拖出去了。

  慢着!李昞喝住了守卫,上前跪下来:启禀大司马,私闯大帐之事,与沙华小姐无关,是我给沙华小姐出的主意,并非是她的本意,要责罚就责罚于我吧!

  独孤信不屑:李公子,此事与你无关,我知你是在为她求情,本帅并非是黑白不辨之人。更何况,看在众将领的面子上,我本来是要免她私闯之责,奈何她越放纵,咆哮大帐,此顿打,是免不了的!

  在下有一事请求大司马,沙华小姐终究是女儿家,于大庭广众之下杖责有失女儿家的体面和大司马家族的威仪,不若找一偏僻处!李昞道。

  就依了李公子所言!独孤信挥挥手。

  守卫看着独孤信的颜色,只得领了帅令,拖下去,在大帐之外,李昞起身便紧随其后。

  依照李昞的意思,守卫们将小沙华带到偏僻之处,正要将小沙华按到之时,李昞上前拦住了守卫,自己趴了下去。

  李公子守卫们有些不知所措。

  打便是,不要废话!李昞道:沙华,他们打我的时候,你记得喊,看我挨得有多痛,你就喊多大声!

  小沙华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任由李昞如此,守卫们拿起木杖,挥了下去,打在了李昞的臀股。

  李昞咬紧牙:沙华,你喊啊!

  小沙华佯装叫喊了一声:啊——紧接着落下去的板子,小沙华却叫不出来了,她扑倒在李昞的背上:李昞,你为什么要替我挨板子?就让我父亲打死我好了!

  李昞命守卫:把沙华小姐拉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