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深宫血案(上)(1/2)

加入书签

  窗外月光皎洁,屋内烛光斑驳,独孤茱儿对影叹息,又忧又喜。 在入宫之前,母亲崔夫人知道女儿的秉性,曾经再三叮嘱茱儿,不要争强好胜,选不上嫔妃是万幸,如若不幸被选为嫔妃,就更要谨言慎行,万不可只为得宠想做皇后,给自己招来横祸。茱儿成为皇后之时,也便是独孤一家灾难之日。这是乱世后宫的悲哀,皇帝尚且活得没有尊严,又怎能顾全嫔妃的性命?

  宇文氏一族越来越忌惮战功显赫的独孤信,现如今独孤信被封为大司马,官职虽仍然在大冢宰之下,但声望却远高于宇文泰,又深得民心。宇文泰断然不会坐视茱儿顺理成章地成为皇后,安排郁久闾和茱儿竞争,既是茱儿和郁久闾的抗衡,也是宇文氏与独孤氏抗衡的开始!

  茱儿本想谨遵母亲的嘱咐,不愿争强,是因为不知皇帝就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位公子。现在既然知道,怎能不想和所爱之人朝夕相处,即便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白日里羞辱了一番柔然公主,牛刀小试占了上风,茱儿也心知肚明,从今以后必然是步步惊心,要如履薄冰。

  在寝宫里的魏文帝,此时也在望着窗外的明月,想到梦中情人同在这座皇宫里,也许和自己一样望着夜空,内心澎湃不已。转念又想,宇文泰既然把郁久闾安插在进皇宫,也必然防范着茱儿,便担忧起茱儿将来会不会步了乙弗皇后的后尘。

  这个夜晚,除了茱儿和魏文帝难以入眠之外,被羞辱的郁久闾更是辗转反侧。忽然,一道闪光从门外射进来,一把飞镖正正地插在了桌子上。郁久闾起身,打开门追出去看,门外没有人。郁久闾回到桌前,拔下飞镖,取下飞镖上夹带的信纸,借着月光打开看,随即穿上衣服匆匆向门外走去。

  高颍带着小伽罗,在后宫绕弯路,此时的满月,已经在夜空正中,应该是半夜三更时分。

  小伽罗有些抱怨:颍哥哥,我们是不是迷路了,怎么还没到,你到底认识不认识路啊?

  确实是迷路了,只是,高颍不想在小伽罗的面前露怯,只好强装镇定:怎么可能迷路,你不懂的,宫中大着呢,我想前面就应该到了!

  小伽罗看看周围的风景:我怎么觉得,这里我们刚才来过呢?

  嘘,有人来了,别出声!高颍捂住小伽罗的嘴。

  只见,从一个院门中走出一个人影,悄悄地四顾,而后向外面走去。在皎洁的月光下,小伽罗依稀能分辨出那个人的身影,挣扎着想挣脱高颍的手。待到那人走远,高颍才把手松开,小伽罗这才得以喘息:那,那人我认得!

  你又没入过宫,怎么会认识宫里的人?

  那人原本不是宫里的人,是我之前说过的,那个打了汉人的柔然女子!

  柔然女子怎么会在这里?高颍略微思索了一下,恍然大悟:她一定也是来选妃的,想必这里就是她们休息的地方了!

  听了高颍的这句话,小伽罗生气了:原来你真的是不认识路啊?

  现在不是认识路了吗,就不要计较那么多,找姐姐要紧!高颍不由分说,拉着小伽罗往里走。

  进了院子,看着四周的有厢房数间,只有两间仍然亮着灯。

  不知道哪一间是姐姐的房间,如果姐姐睡下了怎么办?我们一个个地敲门吗?

  先看看这两间有灯光的是不是。高颍拉着小伽罗,朝着一间有灯光的房间走去。

  高颍捅破了门上的纸,透过小孔往里面看。

  小伽罗的个头不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