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奸计得逞(上)(1/2)

加入书签

  郁久闾的扑簌簌流下了眼泪,她无意间瞥见了一旁的铁梳子,知道亲信遭受了惨毒的宇文泰的极刑,心痛不已。

  自从追随主人以来,亲信从未见过她如此动情过。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不免忘却身上的疼痛,挣扎着就要起身。

  娘娘驾临亲信刚要起来,刺骨的疼痛让他的脸都变了形。

  郁久闾上前摁住亲信:不要起来,躺下!

  大冢宰!心碎的郁久闾,也不想再以义父称呼宇文泰了:为何你要对本宫的亲信下此毒手?

  宇文护!宇文泰也故作愤怒地。

  侄儿在!宇文护有些故作胆怯地上前来。

  此人是如何在这里的?娘娘的亲信,你也敢抓来?

  叔父息怒,娘娘恕罪,臣也是听说,此人入宫之后,和独孤茱儿有过密来往,出了城之后,便直奔独孤信的本营去了,臣疑心此人是勾结独孤信的叛党!宇文护狡辩道。

  胡说,你怎么能怀疑娘娘的人是叛党?你如此说,可有证据?宇文泰继续故作愤怒。

  侄儿正在竭力讯问!

  行了!郁久闾实在是看不下去,大冢宰就不要演戏了,若没有你的授意,谁能进得了这地牢里来?

  娘娘宽恕,这件事情,老臣真的不知情!是误会!来人呐!

  家奴们是上前:老爷!

  将护儿拉出去,狠狠地打五十大板,以冒渎娘娘之罪,替娘娘的亲信报仇赔罪!

  是!家奴们要上前拉走宇文护。

  慢着!郁久闾阻止家奴们,难得义父是一片忠心,却让这么个自作主张的侄儿败坏了名声,现在外面百姓风言风语地传义父乃是窃国奸贼,却都是这个不明事理的义兄背地里作怪。前日,他还违背义父的意愿,私自捉拿杨忠大将军。如若不好好地惩戒,怎能以儆效尤?

  宇文泰预料到了不妙:娘娘的意思是?

  听闻义父明的‘梳洗’之刑,效果甚佳,能震慑人心。依照闾儿之见,应该以‘梳洗’之刑加以警戒!郁久闾的话,让宇文泰叔侄心惊胆战。

  宇文护吓得瘫软地跪倒在地:娘娘,臣已经知罪了,望娘娘饶恕了臣!叔父,叔父,你一定要救侄儿的性命!侄儿这都是为了叔父啊!

  放肆!你一人背着我偷偷做下的勾当,跟我有何干系?宇文泰替宇文护求情:护儿说来也是娘娘的义兄,为了一个下人报仇,也不至于以牙还牙,望娘娘手下留情!

  义兄?郁久闾冷冷地笑了两声:宇文护何时尽了作为兄长的职责,反倒想着暗中算计闾儿,这是义兄所为?他下手之时,怎就不曾心软过?我的亲信也不是下人,自从追随闾儿以来,他倒像是闾儿的亲兄长一样,乃是重情重义之人,若论亲疏,这仇是应该报的!再者,闾儿也不是为了徇私,也是为了义父教训这不忠不孝之废材不是!

  郁久闾示意跟随而来的侍卫,将宇文护拿下,按倒在曾经绑缚过亲信的柱子之上。郁久闾背过身去,侍卫们褪去了宇文护的裤子。

  还沾染着亲信血肉的铁梳子,在宇文护的面前晃了一下,他便吓得晕了过去。一直沉默不言的丫鬟,明白彰显自身价值的时机到了,她走到郁久闾的亲信面前,耳语了两句。

  却见那亲信的面色,忽而便愁云惨淡了:住手!

  停留在半空中的铁梳子缓缓未能落下,亲信艰难地爬到郁久闾的身边:娘娘要三思,小的感恩娘娘的体恤。但求娘娘要饶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