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贼人奸计(上)(1/2)

加入书签

  大冢宰府家的地牢里,传来凄惨的叫声和鞭子鞭打的声音。

  啪!一声脆响,逼供的家奴讯问:说还是不说?

  被鞭打得血肉模糊的郁久闾亲信,还是缄口不言。

  关在另一边牢房里的崔夫人和几个孩子,被这凄厉的叫声,惊吓得心惊肉跳。崔夫人护着几个郭夫人的五个儿子:不要怕,不要怕!

  唯独小沙华对这阴气森森的牢狱里,回荡着的瘆人的嚎叫声置若罔闻,满面悲容地守在郭夫人的身旁。

  郭夫人因为连日来不堪忍受牢狱里的艰苦,已经患上了重病,躺在草甸子上,小沙华在一旁很担心地照顾着,偶尔有一两只胆大的小鼠和虫子从郭夫人的身上爬过去,小沙华就把它们赶走。

  郁久闾已经嘱咐了大冢宰府里的下人,尽量在饭食上多关照这一家子人。至少一日三餐的饭食是像样的,不至于吃到霉馊的食物。也让府里的下人,不要残暴对待他们,郁久闾还不知晓郭夫人生病一事。

  崔夫人爬到郭夫人的身旁,用手抚摸郭夫人的额头,烫得很厉害,郭夫人的嘴唇干裂着。

  郭夫人干渴难耐迷迷糊糊:水,水

  崔夫人正要拿地上盛水的碗,却被小沙华推开,她亲自喂母亲喝水。

  崔夫人难过地抹着眼角的眼泪,扭头向另一边,不希望孩子们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这些孩子恐怕还不知道,他们的母亲很有可能就要病死在这充满着腐朽气味的地牢里。

  牢门外,坐在油灯下面监督审讯的宇文护,正在翻来覆去地研究手里面的荷包。这荷包,是从郁久闾亲信的身上搜来的。

  崔夫人借着灯光,看得清那荷包上是茱儿的刺绣,不免揪心:莫不是,茱儿也遇到了什么不测?

  宇文护仔细地翻看着荷包,把荷包里面的香料都倒了出来,拔出短刀将荷包划开,里面是空的,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荷包也没有夹层。

  灯光照射着宇文护,现出一副更加狰狞的阴阳脸,宇文护走进牢房,挥手示意家奴住手,家奴停下鞭子,闪开在一旁侍立着。

  宇文护用刀尖挑起俘虏的下巴:说出来那封信在哪里,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亲信的额头,豆大的汗珠滑落:我是柔然的使者,更是长公主的亲信,你们竟然这样对我!就不怕长公主知道,不怕我柔然可汗大怒挥师百万铁骑踏平你们吗?

  小小的一个下人,口气倒是挺大的!我来告诉你,你的主子长公主和可汗,也不过只是我叔父手里的,一大一小的两枚棋子而已!宇文护得意地用短刀拍打对方的脸:你充其量不过是棋子的棋子,犯不着这么卖命。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你好好珍惜享受才是!

  我是柔然人,只知道为忠于主子,你跟我说的那些,听不大明白。要杀就杀,我柔然勇士,何时怕过死?亲信大义凛然,眸子里映出来的烛火,像是心中怒火在燃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