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谁是黄雀(下)(1/2)

加入书签

  莫非,是长公主郁久闾?小伽罗也猜出来了,只是,小伽罗觉得,如若是郁久闾,并未觉得太过奇怪,为何高颍这般失望的样子?

  正是,我本以为她和宇文老贼不是一条心的,却也是想错了!高颍怅然若失的样子。

  柔然人终究是柔然人,是宇文老贼的义女,你为何会对她如此厚望?杨坚更是不理解。

  你不懂,她虽是柔然人,却两次三番地救了我们的性命!高颍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伽罗,你可曾记得,上次我们从大冢宰府里逃出来之时,并没有追兵?

  小伽罗仔细回忆,确实如此,柳春姐姐被宇文泰认了出来,柳春姐姐又提到过,宇文泰一直暗中监视着碧螺和柳春,为的就是找到南熏姐姐的藏身之处。也就是说,宇文泰早就怀疑乙弗皇后还活在世上,若按照宇文泰心狠手辣的秉性,那日应该是派人暗中跟了来,当时大家只顾匆匆逃命,并未提放跟踪。

  你是说,宇文老贼没有追杀我们,是派人暗中跟踪了?小伽罗细细想来,觉得有几分恐怖了。

  高颍摇头:非也,跟踪我们的人,不是宇文老贼,正是柔然公主!

  碧螺听到这里,一惊一乍:你们也太粗心大意了,这样就把我们的藏身之处暴露了,险些害得南熏姐姐赔送了性命!你今日竟然还要拉拢收买她,岂不是让我们羊入虎口吗?

  我以为,郁久闾并未曾如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她必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我有一种预感,我们最大的敌人也许不是宇文泰,更可能是这个柔然长公主!

  杨忠一直默默在一旁听着,虽然不曾见过这个传闻中的柔然长公主,却也似乎能体会到,她不同寻常的智谋。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她绝非是完全听命于宇文泰的。

  若果真的如高公子所言,这个柔然长公主的介入,倒也未必是坏事,我们且静观提放,是敌是友尚不能下定论!也许还能有利用的机会。杨忠拍了拍马背: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坚儿,带我们去娘娘的藏身之处吧!

  是敌是友尚难下定论,在小伽罗的印象里,敌人就是敌人,朋友就是朋友。既然这个郁久闾对南熏姐姐下毒手,必然就是我们的敌人了。不过,又回想起来,南熏姐姐似乎也是敌友难分,大人的世界,真的让人难以捉摸。且不管了,还是随杨坚南熏现在是否安然吧!

  大冢宰府门前,郁久闾勒马停下,不给宇文护好脸色:下去吧,兄长,看你如何向义父交待!不听我的建议,非要去抓什么杨忠,打草惊蛇,现如今,独孤信就更没有可能回都的可能了!

  宇文护从马背上下来,一脸狼狈和愧疚,垂头丧气地向府门前走去,郁久闾勒马回身要离开,宇文护问:长公主何去?

  回皇宫,我毕竟是陛下的嫔妃,难不成,还要在大冢宰府里过夜?

  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嫔妃,哪有嫔妃骑马到处乱跑的,那皇帝小儿怕是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你吧!宇文护对着郁久闾的背影嘲讽道。

  皇宫深深深几许,层层士兵的守卫,都是宇文泰的人。唯独能出入自由的,只有郁久闾一人。

  那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