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仇恨种子(下)(1/2)

加入书签

  宇文护命令身边的士兵:把这个余孽妖女给我带走。 〕〕

  宇文觉以身体掩护伽罗:宇文护,朕不许你碰伽罗小姐。

  宇文护将宇文觉拽了过来:陛下,你可要看清楚了,这妖女的父亲想谋反,想害死你我,想诛灭我们宇文氏一族。如果不是我宇文护千方百计地保全,你我现在早已经死无全尸了!

  终究宇文护还是武将出身,身体又强壮,宇文觉感受到了他的力大无穷,在宇文护的面前,他就像是没有气力的小鸡仔。

  士兵们要抓伽罗,却被伽罗甩开了:放开你们肮脏的手,我自己能走。

  宇文护示意士兵们松手,伽罗不失风度地阔步走到宇文觉的面前:多谢陛下呵护之恩,臣妾此生不能报答了。

  伽罗走到赤练的身旁,吻了一下赤练的脸颊:不要害怕,有我陪着你。

  宇文觉看着伽罗被宇文护带走,痛心疾地瘫坐在地上:我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元宝炬啊元宝炬,我现在明白了你当年的丧妻之痛。

  身边的宫女心痛地安慰宇文觉:陛下千万要保重龙体啊。

  去,去把朕的传国玉玺拿来。宇文觉命令道。

  须臾,太监把传国玉玺拿给了宇文觉,宇文觉抚摸着传国玉玺,嘿嘿地冷笑,宫女和太监们看了,觉得有些瘆人。

  宇文觉突然举起传国玉玺要摔下去,被宫女和太监们拦住:陛下使不得,传国玉玺若是摔坏了,可就是历史的罪人啊。

  朕要它有何用?宇文觉涕泗横流:朕原以为得了玉玺,得了江山,就得了天下,就真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可如今不还是一样被这个权臣宇文护踩在脚底下,朕说过的话,何时一言九鼎过?要它有何用啊有何用

  假扮成太监的杨坚也被抓到,夫妻二人相视而笑,没有丝毫的惧怕,这一刻的到来他们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以免夜长梦多,宇文护抓到了伽罗和杨坚,就要在宫门外就地处决。正当刽子手要行刑的时候,忽而便有士兵仓皇跑了过来:报——刀下留人——

  宇文护很是奇怪,这大周的江山,已经是他一手遮天,还有谁能阻挡他杀人呢?仍然继续命令要行刑,还是被那报信的士兵劝住了:大冢宰,刀下留人啊!

  狐疑的宇文护命刽子手收手,很不愉快地问士兵:阻拦我行刑,你可知是多大的罪过?

  小的就算一死,也求大冢宰留人。那士兵从怀里拿出来一封信,呈交给宇文护:这是刚刚接到的齐国使者星夜加急送来的国书。

  宇文护打开国书看,却是齐国的四皇子联名皇帝的亲笔书信,信上面的意思大概是,身为齐国的国君,本来是无心干涉周国的内政。然而,周国的四皇子与独孤伽罗私交甚好,如今听闻独孤一氏蒙难,既然独孤信已经畏罪自杀,无辜的子女就不应该受到牵连。希望宇文护能看在两国交好的情面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