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种的因,女友受的果(01-06)(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小雀鹰字数:14091(一)“这是桃红啦!”小云气鼓鼓的说道。

          我不屑的瞥了眼被她捧在胸前、视若珍宝的名牌包,道:“不就是粉红吗?

          算算你买了多少个粉红色的袋袋了?这个就是颜色深一点点,有屁分别?““不是粉红啦!是桃红!不信你看!”小云说着背转身走过去桌子旁边,弯低身就要搜索那些资料给我看。一弯下腰,映入我眼帘的美景却是让我想要喷鼻血。只见她身上那宽松的白色t恤(我借给她穿的)沿着她的大腿慢慢上移到胯间,暴露了大片嫩滑的肌肤,再慢慢露出了纯白色小裤裤和被小裤裤紧紧包着的小嫩穴的形状。

          我感觉到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粗重,血液也彷彿开始往下身集结。在明亮得有点刺眼的日光下,小穴边上那一根毛发也变得特别显眼,就像淘气的小鬼般非要从小裤裤边跑出来透透气。

          完全没有听到小云喋喋不休地诉说着颜色分别的我,再也按捺不住,没有立刻扑上去将其就地正法,而是从裤袋里拿出了手机,用相机功能将她拍了下来。

          听到拍照声,她顿时停了下来,回过头来望着我,屁股因为腰还半弯着,所以还是翘翘的。我极快地按下快门,把这个美女的上下两张脸蛋都印在了照片中。

          她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般扁了扁小嘴,道:“要删除的啊!”得到我的点头肯定后又立即变得眉开眼笑,奔奔跳跳地走到我跟前,用小手轻轻探入了我的牛仔裤内,抓住了我坚挺的肉棒,仰起头来用无辜的眼神望着我双眼,问道:“大老公又痒了吗?”被她温软的小手握着阳具的我不由得一阵酥麻,连忙点了点头。“是要小云服侍你吗?”她套弄了几下手里的肉棒,又问道,我又再点了点头。

          她慢慢地跪坐了下来,顺便把我的长裤拉下,将已经胀得发紫的大阳具解放了出来。看着滚热的阳具已直指她的脸颊,她自发地把身上的白t恤脱掉了,露出一对小白兔和姣好的身躯。她再次抓住我的阳具,用朱唇轻轻点了一下龟头,彷彿知道我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她仰起脸笑看着我,终於张开了美丽的小嘴把龟头含在了口里。我浑身打了一个激凌,只觉下身处冰冰凉凉,又柔软湿润已极,舒服无比。

          小云开始不断吞吐着我的肉棒,用纤纤小手抚弄着我的蛋蛋,双眼却一直看着我的脸,没有移开视线,好像要从我的表情中看出我是否真的很舒服似的。虽然因为小嘴装不下大阳具的关系,只能将半截阳具吞下,但不断地用舌头上下舔弄、贝齿轻咬,也慢慢地将我送上快感的巅峰。我不由得又拿出了手机,用连环拍摄的功能将这淫秽又甜蜜的一幕拍下。

          过了约十分钟,在她努力的吮吸下,我终於长呼了一口气,在她的小嘴里射了出来。她连忙含着龟头,让它在她的嘴巴里一突一突地发射这两天的精华,同时用手挤弄着肉棒根部,让它将蛋蛋里的每一滴每一丝都射出来。

          “呜……”过了半晌,她喉咙里的“呜呜”声把我从高潮中唤醒,我连忙开声道:“可以了。”她急忙把还在半硬状态的阳具吐出来,抓起一叠卫生纸就将精液全吐了出来,还忍不住乾呕了一下。我不由得又怜又爱地凝望着她,这个女孩明明很讨厌精液的味道,还是愿意让我口爆,但这也是极限了,真要吞下去,可是要呕出来的。

          “叫你射完了不说!害我吞了一点点耶!”她说着抓起手上的纸团就要往我脸上抹去:“让你也嚐嚐,你也嚐嚐!”我连忙闪避,两人就这样嘻笑玩闹了起来。

          “哟!快七点了!你爸妈快回家了吧?我先走了,你别送我,快加油把东西做完吧!”小云从我怀里弹了起来,匆匆忙忙地把衣服套上,用还沾着一点精液的小嘴在我唇上吻了一下,道:“明天见!老公,要想我!”奔奔跳跳地跑到门口,扭开了门锁,又跑了回来,委屈地说道:“我又忘了上厕所。”我又好气又好笑,这小糊涂精,都第几次了。

          从洗手间回来的小云又在我唇上香了一口,揽着我的脖子说了一声“最爱老公”,又坐到我大腿上温存了好一会,才终於依依不舍地走到了门口。我再千叮万嘱地叫她小心,叫她回家打电话给我,才目送她离开;关门后我又走到窗边,等待她从大厦里走出,真正的挥手告别。

          走到电脑面前坐下,手机震了一下,打开却是她的短讯:“老公,我下面好湿啊!下次到你满足我!”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摇头道:“这妮子真是的。”

          摸了摸又开始有点发胀的鸡巴,我敲打着电脑键盘,登入了聊天室,纯熟地打开了某人的对话视窗,发了句“嗨”,没两分钟他就回了:“怎么了,嫂子又有新淫照了吗?”

          (二)“当然,不然找你做什么?两个大男人对着空气撸管?”我跟这人已是十分熟悉,前前后后也有了上十次交换相片的经历,可就在一个月前他跟他女友分手了,就变成纯粹是我在分享,他在看。但这也没什么,反正我就是喜欢让人看我女友,说一大堆讚美、淫秽、粗俗的说话,再让我知道他在对着我女友的裸体打手枪,那就足够了。他不再分享,我还节省了打字的时间呢!

          正想着,他也回覆了:“快点吧!我脱了裤子正等着呢!妈的,那么久没看着嫂嫂打手枪,痒死我了!”看到他这样,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没有什么比知道有人为我女友着迷更能让我满足了。

          我也不欲吊他胃口,急忙打开改图软件,开始修改刚才拍下来的相片。“大哥,快啊!我憋不住了!”这禽兽!还没收到相片已经开始边打手枪边意淫。我当然不能让他自己打手枪,那些相片可是一张也不可以浪费的啊!匆匆改好一张就给他发了过去。

          我用的是n的分享模式,对方只能在萤幕上看到照片,却不能下载,他要下载的话,我立刻就会知道,并且可以终止传送。对那时的我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最少那些照片不会意外流出。当然若果他有别的想法,我也是阻止不了的。

          发过去的第一张图是小云可爱的樱唇微微张开,正抵着我硕大的龟头。我故意将鼻尖以上那部份修掉,因为毕竟最容易被认出身份的部位一定非双眼莫属。

          相片中可以看到我女友粉嫩的乳房,以及她只穿着小裤裤以极尽诱惑的姿势跪坐在地板上,她的小嘴和我的阳具有着强烈的对比,就像一个粉嫩玉琢的小妹妹捧着巨无霸汉堡作势欲咬。

          “嫂子的嘴太性感了吧?你太幸福了!我好想让她吞下我的精液啊!”

          呵呵,这方面我可帮不了他,小云可是连我的精液也不愿意吞呢!

          “我也很想看着她吞下你的精液,她最爱你的精液了。”我却是这样回覆他的。他越是意淫小云,我越是兴奋,忙把一张刚刚改好的小云吞吐肉棒图也发了过去。

          相片里的小云正双眼迷濛地看着我,嘴角的上掀彷彿在诉说着她的快乐和幸福,我甚至能在她眼里看到一丝笑意。“糟了!我发错了没有修改过的那张!”

          我知道事情大条了,登时冷汗淋漓,正硬着的阳具也瘫软了下来,手忙脚乱的直接结束了n,但它在退出前的那个“80%已传送”的提示却让我知道我已铸成大错,再无法挽回。80%已经足够让他把小云从额头看到脚趾头了。

          再次登上了n,我战战兢兢的打了句:“你刚才没看到吧?”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就看到他说:“嫂子好美!”我的心登时凉了半截,虽然有预感他是看到了,我却还是心存侥倖,希望系统会因为我的突然掉线而终止传送。

          事已至此,我的心倒是平静下来了。“刚才发错了,请你不要截图。”传输被中断,唯一可能把照片留下的方法就是截图,我这样说只是希望他念在我们一场朋友的份上,不要做出此等神人共愤的事。

          “对啊!还能截图,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他玩笑似的一句,让我悔得肠子也青了,下一句话却让我再次燃点起了希望,“我可以不截图。”他说。

          我心里那个感动啊!果然这世上是有真朋友的,虽然我们只能算是网友,甚至连网友也谈不上,他却没有选择出卖我。

          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心起来,就看到他说:“如果你多发几张过来的话。我好想对着嫂子美丽的脸蛋打手枪啊!”我沉默起来,没有回应他,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覆。

          “好吗?我保証不截图。反正我已经看过了,你再多发几张也没有影响,只会让你更兴奋,有何不好?”

          我的心此时也是七上八下,既担心照片被流出,却又很想让他看更多,本来被吓得发软的鸡巴又开始发胀。

          可能他看我没有回覆,或者是觉得自己还是不够说服力,就继续游说:“要不我前女友的相片也给你发一张露面的吧,这样咱俩也算是坦诚相待了。你再不愿意,我就真的截图了啊!”他的话像是给了我一个护心符,更是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反正我鬼神使差的就这样答应他了。

          接下来的事我也记不得太清楚了,只知道他给我发了一张平平无奇的照片之后,我就开始把我最珍爱的女友的相片一张张地发给她看。泳衣照、沐浴照、口交照,连掰穴照也给他发了数张,每张都是露面的。小云在那些照片里一直瘪着小嘴,楚楚可怜地看着镜头,像是被我欺负了的模样。

          我太清楚小云了,她是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保守的思想令她不愿让我这样拍照,但对我的爱却让她不得不给我拍,只好瘪着小嘴做出一副小可怜的表情,希望我饶了她。但就是这样的照片,我却一张张的分享给一个她本来一生都不会接触的男人看了。

          他根本不认识小云,却把她浑身上下连带着小穴里面都看光光了。只是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就硬得发痛,只得一直看着他打的淫秽句子,一直套弄着鸡巴。

          我不知道他看了多少张,直到他说他都射到我女友里面了,让我女友怀他的种,我再也按捺不住,看着小云两条美腿高举着,瘪着小嘴、掰开小穴的照片射了出来。

          那绝对是我一生中射得最多的一次,也是我恶梦的伊始。

          (三)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失魂落魄的,分享的喜悦早在我射出那一发的一刹那消失殆尽,剩下来的只有对小云浓浓的愧疚和担忧。

          “老公,这几件好看吗?”小云边说边拿着刚挑选好的几件衣服蹦跳着来到我面前,看到我正在发着呆,忙问道:“怎么了?陪我逛街是不是闷着你了?对不起啊!我不买了。”说着如犯了错的小孩子般,噘起小嘴低着头,一副生怕我会怪责她的样子。

          我不禁把她拉入怀中,亲了她的脸颊一口,笑道:“怎么会,说好让你买五件的嘛!”这也是为了减少我对她的愧疚,看到她满足的笑容,就好像是听到她说原谅我似的。

          的确,我一直也是这样干的。晚上跟人分享完照片,翌晨就陪她逛街买衣服补偿。每当看到她无辜的表情,我都会在心里发誓不再做这种事,却没几天就抵受不住诱惑,再次犯下错误。或许这就是老天对我多次违誓的惩罚吧,上得山多终遇虎,此时无论再买多少件衣服我都减轻不了一丝一毫的罪疚感。

          “老公,我看你好像很不高兴啊,是有什么心事吗?”小云说着将白嫩的小手轻轻放在我的胸膛上揉了揉,像哄婴儿似的轻拍了两下,道:“别不开心啊,小云给你惜惜。”说罢还在我心口上亲了一下。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怀中人儿,这是在怕我还不够内疚是吧?“没事。”看到她还欲继续说,我忙转移话题道:“我们到你家附近那一家西餐厅吃西餐好不?

          我饿了。““哗!才十一点多你就饿了?好吧,我们吃饭去!”生怕我不开心,小云忙放下手上的衣服,拉着我就走。

          看到她重新放回架上的几件衣服,我不由得心里一阵感动,这些可都是她花了一整个小时精挑细选的啊!为了我的一句“想吃饭”,她却说不要就不要。我急忙拉住她,把那几件衣服再次从架上取下来,就带着她去付款处,将那些衣服往收银台上一放,沉声道:“结帐!”

          在西餐厅坐了下来,点了一份双人套餐,感受着对面那两道炽热的目光不断在我脸上扫来扫去,我不禁无奈道:“你看完了没?从刚才就一直这样看着我,你不累吗?”出了店铺后小云就一直满眼星星的望着我,她那崇拜且满是爱意的目光很是令我自豪,但一直这样任谁都受不了啊!

          看到我的羞憨模样,她不禁笑出声来,只听她说:“没有啦!只是觉得老公刚才拉着我去付钱的样子好n、好帅!”捧起手中那一袋战利品,她温柔的看着我道:“老公对我这么好,我得好好地奖励奖励你才是。”

          这时我们的食物也到了,服务员端着托盘将我那份牛扒和她那份鸡排一一放下,我正要向他道谢,却突然感到裤裆处被一软软的异物顶住,不禁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连忙看向我女友,却见她正侧着头,瞇着眼甜甜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阵激动!为了营造气氛,西餐厅的餐桌都用长长的白布盖住,台底下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人看到,更不会让人知道。也正是因为这样,小云才会那么大胆的把脚伸过来挑逗我吧?这时她的小玉足穿着露趾的高跟凉鞋,正在我下身处上下移动,隔着裤子磨擦着我的肉棒,才没几下,我就可耻的硬了。

          不待服务生走远,我快快地伸手到台底下抓住她的小脚,甫一碰上,不禁心中一荡:『多幼嫩的小玉足啊!』加快动作解开裤子的拉炼,解放出我狰狞的阳具,再把她这只右脚的鞋子脱掉,令它掉在地上,发出了“啪嗒”一声的声音。

          似是感觉到周边的目光,小云似嗔似怨的横了我一眼,却没作声,任由我把她柔若无骨的小脚放在我的坚挺上。

          “啊!”那棒呆了的触感让我不禁长呼了一口气,女友打从知道我有恋足的癖好后就一直对双脚保养有加,就是想要在为我足交时更能取悦我。这时她用她的小脚上下磨擦着我的肉棒,不时轻触龟头和蛋蛋,那舒服的感觉着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但这却无法满足被她养馋了的我。看到她卖力地在台底下运动着她的小脚,还疑惑地望着我,好像想从我的眼神中读出我舒不舒服,於是我笑着向她眨了眨左眼。

          不得不讚美一下我俩之间的默契,只听得她小声的说了句:“得寸进尺。”

          就乖巧地将她的左脚也伸了过来,连鞋子也自己先脱下来了。我轻轻捏着她的左脚,将它也放在我的肉棒上,用她的双脚夹住肉棒。

          刚开始时是我在用力,后来却是她自己用她的玉足不断刺激我的肉棒,快速地上下套弄。时而用力转动肉棒,时而轻轻按捏龟头,我舒爽得用力抓住桌布,桌面上的食物也被我拉得摇晃了起来,碗碟互相碰撞,发出声响。

          这时我发现注意到我们的客人开始增多,却多是看着我女友的男食客,因为她此时的姿势实在是性感已极。只见她因为要用双脚给我套弄肉棒,在椅子上整个人矮了半截,从我的位置能看到她的小短裙因为她滑下来而卡在了腰间,旁边的人定然能看到她的小裤裤,桌布再怎么也不可能掩盖住!想到周遭所有男人都在看着小云的小裤裤包住的美臀和小穴,我的阳具不禁又硬了些!

          冒失的小云却懵然不知,感觉到我的阳具变得更硬了,或许还以为是她找对了感觉呢,更是卖力的加快套弄了起来。在小云让这么多人视奸着的情况下,我很快就忍不住在她白嫩的小脚上一突一突的射了出来,我能感觉到我的精液全喷在她的脚掌上了。

          小云熟练地用脚背把我肉棒上残余的精液抹掉,就四处找起面纸来。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小裤裤全露了出来,忙羞红了脸,把裙子拉好,周边的男性客人也在这时收回了目光。

          小云顾不上把脚上的精液擦乾净,和我一起风卷残云地把桌上的东西喝光吃净后就急忙结帐离开了。这小丫头走的时候还低着头怕被人认出,踩着高跟凉鞋急步走到门口,旁边那些人却都是望着她一双玉足,或者说玉足上黏着的精液。

          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她走得更快了,我急急结好帐追上去。

          送她回家的途中她一直不发一言,无论我怎么逗她弄她,她就是不作声,可爱的双眼更是红红的。这或许是她出过最大的丑吧?我知道她不是气恼我,而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家教严厉的她对别人的看法看得很重,在大庭广众下做这事已经很不好,更别说是被这么多人发现了。

          我也是手足无措,只好抱着她道:“别哭啊,乖,老公很喜欢这样的你,别人要怎么想就让他想去。”一边说着,一边拍着她的头安慰着她。

          直到十分钟后她才平静下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推开我就自己上楼回家去了。

          我长歎了一口气,摇摇头,正欲离去,却听得一旁有人说:“嫂嫂需要我们好好调教啊!”我骇然转身,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笑得异常猥亵的脸!

          (四)“是你?”我平静的问道,心里却是惊骇欲绝。容不得我不怕,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此人以不同的方式利用那些相片挟逼我,甚至已经作好了被勒索钱财的准备,却并没有想过他会光明正大的直接出现在我面前,还是在我女友家的楼下!

          “是我。”此人比我更是从容不迫,无视我的质问,满脸笑容,彷彿他出现在这里最是正常不过似的。

          似是看到我的疑惑,还没等我发问,他又解释道:“你给我的其中一张照片能看到嫂嫂家的窗外,我又正好在这附近工作,所以认得对面这栋大厦。”顿了一顿,又道:“来到这附近,也不知道从何处找起,想到是吃饭时间,就进餐厅看看,想不到第一家就中了,还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说罢还对着我一阵挤眉弄眼。

          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刚才女友为我脚交,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基本上全个餐厅的人都知道了,恐怕此后一大段时间小云都不敢出现在那餐厅附近,更别说入内用餐了。可此刻我却无暇为此发愁,因为我依然对此人怒不可竭,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介入我的现实生活,这样的行为实在太过缺德。

          “你现在立刻给我消失,我可以当作没有见过你。”我强压怒火,沉声威胁道:“别再骚扰我跟我女朋友,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你咬我啊?”我还未说完,他就打断道:“别忘了我手中还有上二十张她的全裸照,这还只是算看到脸的。”

          “你想怎样?你想要钱?”我怒视着他道,心里却盘算着我的底线在哪里,该给他多少钱,又怕他得了甜头更想一直勒索我。

          他的回答却是我没有想到的,只听他说:“我没想做什么,我朋友不多,只是想在现实中跟你们交个朋友而已。”他面色淒苦,越说越伤心:“你知道的,我和小娴分手是因为她看到了我的通讯纪录。一起数年了,朋友都是共同的,他们现在都知道了我拿她的相片跟人交换,都不耻我的为人。”

          “所以你现在就来害我了?”我冷眼看着他说道:“你自己都这样了,应该知道若果我女友发现了会变怎样,你就忍心来拆散我们?”要说我一点也不同情他那是不可能的,他跟我一样,都是热爱暴露女友,只是他被揭发了,而我却没有。之前我没有问他是怎样分手的,现在知道了也有点感同身受,因为我们的爱好都不为世俗所接受。

          但同情并不代表让步,我绝对不会让他威胁到我和小云的生活。何况他说的话也不能尽信,他这样处心积虑地接近我们,不可能只是为了交朋友。

          正要想办法打发他走,背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咦?老公,你怎么还在啊?他是谁?”我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只白滑的手臂便勾住了我的手,手臂的主人小鸟依人的倚上了我的肩膊。一阵清香扑鼻而来,这不正是刚刚上去了的小云?

          独自面对那人,我能从容以对,甚至厉声喝斥对方。但小云却是我的死穴,她在这里,对方就像掌控了王牌,我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他的一句说话就能摧毁我的一生。想到这里,我不禁浑身冒汗,焦急的看着他,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他却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我的小云,我循着他的视线看去,却看到女友身上只穿着背心热裤和拖鞋,身上散发着一股青春气息。她应该只是想到楼下的便利店买点东西,所以穿着睡衣就下来了。

          “老公?”察觉到我在恍神,女友气鼓鼓地摇了摇我的手臂,道:“怎么不理人呢?人家在问你话啊!”被他色迷迷的眼神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小云忙躲到我的身后,小声道:“他是谁啊?长得有一点点猥琐。嘻嘻!”

          我到此刻才有时间去好好打量一下这个人,要知道我们交换的都是女友的相片,自己的可是一张都不曾交换过,我想也没有谁会有这闲情逸緻看男人吧!他看起来也有三十好几,眉粗、眼细、唇厚、面尖,不修边幅,脸上满是鬍渣。小云说他有点点猥琐却是抬举他了,也是因为她心肠好,不轻易说人坏话,会说他猥琐也是因为他一直盯着她看吧?

          我却不晓得应该怎样介绍他,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总不能说是“在网上认识的,他看过你的裸照”吧?一时手足无措,哑口无言。

          他却开始了自我介绍:“美女你好!我是你老公的朋友,一块儿玩球时认识的。”说罢向我女友伸出了手,道:“我叫王晴,你可以叫我晴哥。”

          干!我肯定这货用的是假名字,谁会好端端的改一个女人名字?小云却不知就里,也向他伸出右手道:“晴哥你好,我叫小云。”

          我在一旁却是听出味来了,他这是在变着法子让我女友叫他情哥哥啊!只见他握着我女友嫩滑的玉手不放,陶醉地道:“小云这名字好听啊!很特别,听起来很舒服。”一边说着,一边按捏着她的手,双眼却是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我心里不是滋味,知道他在意淫着我女友。小云在他面前根本就毫无秘密,浑身上下连小穴处的毛他都看过,此时他定是幻想着小云赤裸的模样吧?

          女友的小手被他这样捏弄着,羞红了脸,正想说这人怎么这样无礼,却听他道:“这手心软软的,手指也有点肉,小云你将来能赚大钱啊!”一句话顿时打消了我女友的戒备心,然后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女友的小手。

          “真的?你懂得看?你是看相的吗?”女友惊喜道,再次将手放到他手上,着急的说道:“你再帮我看看。”小云是个小财迷,刚认识她的时候已经很会理财,近来因为很想跟我合力置业,钱财更是重中之重,听得他说她会赚大钱,自是惊喜交加!

          在次抓住小云嫩滑的小手,他淫笑着望了我一眼,我知道意思是:“你看你女友主动让我玩的啊!”我却又不好发作,只好任得他胡来。

          但听得他边把玩着我女友的手,边道:“我不是看相的,但家学渊源,也略懂一二,我还会摸骨呢!”他的手缓缓顺着女友的手臂往上按去,然后开始轻轻按捏她的上臂,接着道:“要看一个人将来是巨富还是小富,我只要按一按两个部位就知道了。”

          “真的假的?按哪里?”小云的好奇心明显被引起了。这很糟糕,我却没法阻止,只得从旁劝说:“小云别玩了,你快回去吧,你下来这么久了,你妈妈铁定很担心。”

          “不怕。”小云却道:“我爸妈都不在家,要晚上才回来,我这不就是怕闷所以下来买点东西嘛!”

          “好极了!”这廝立即打蛇随棍上,道:“反正摸骨也不适宜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摸,要不我们送你回去,我顺便帮你看看?”

          “这不太好吧?我跟你还不太熟,你上我家去好像不……”小云难得精明一次,我不禁很是欣慰,但他却没等小云说完就抢着道:“怕什么!我跟你男友很熟,无话不谈,是铁哥们,帮你看看又不收钱。”说着不由分说,就拉着我女朋友往她家走去。

          我呸!我跟他哪里熟了?还铁哥们!我连他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估计他也不知道我的。但这话能说出来吗?我不禁皱着眉,苦思着脱身之策。

          女友欲言又止,但看我皱着眉没有说话,也没有制止他,就顺着他意,领着我们上楼去了。

          小云,你不知道我这是有口难言啊!

          (五)没过多久,我们就到了女友家,这王晴(姑且先这样称呼他吧)也着实不客气,待小云打开门锁后就推门而入,小云忙快快抢上,将客厅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拾好,还立即进厨房倒了两杯温水出来。

          女友家教甚严,从小跟着妈妈学会了接待客人,惯性地就把这淫棍也当成了贵客,家里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招待他了,连平常我上来最爱吃的自家制糕点她都端了一整盘出来给他吃。

          我看着王晴牛嚼牡丹般抓起糕点就往嘴里塞,不禁气急道:“有你这样吃的吗?没看见旁边有叉子?你这样那里嚐得出味道来?”

          “老公,晴哥是客人,爱怎样吃就怎样吃,你管这些干嘛?”女友不待王晴接话,对他柔声道:“晴哥你别听他瞎说,你慢慢吃,吃多少都可以,我家里有的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云用甜腻的声音如此温柔地说话,连我听起来心里都不禁一阵酥麻,更别说是王晴了。果然,王晴满面陶醉,一副很受用的模样,笑问道:“真的?你的都给我吃?”这话可就带着歧意了,显然他是在调戏小云,想吃的当然不是指家里的食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