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38混乱的男女关系呀(1/2)

加入书签

  “伊人。”贺兰雪唤着她的名字。

  伊人抬眸,浅淡地瞧着他。

  “如果你决定喜欢炎寒,我不会拦你。可如果你以后若是不开心了,想离开他了,我还是愿意等你,愿意当你的树。”他的情绪也平静下来,淡淡地留下一句话,然后傲然转身,面向冷艳道:“女王陛下,那就在天牢里叨扰几日了。”

  冷艳点点头,立刻有两人从后面走出,对贺兰雪客客气气地引臂一伸。

  易剑又急了,正打算冲过去劫回王爷,哪知凤九又将他一拉,然后挺悠然地说到:“易剑,你想不想听王爷与冷女王之间的往事?鲺”

  “众所周知的事情,谁还愿意再听。”易剑心中着急,口中也不客气。

  “那是表象,其实真实情况,不仅如此啊。”凤九难得幽默一次,挺促狭地挤挤眼,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我们找个地方,再慢慢聊。囡”

  “可是……”易剑眼睁睁地看着贺兰雪被带到阴暗的地牢去,哪里还有兴致听什么八卦?

  凤九却不管这么多,拽着易剑,往人群外的僻静之处走去。

  只留下伊人,怔怔地看着贺兰雪的背影,回味着他方才的话,也不知为何,心中伤心至极,虽然不知道为何伤心。

  炎寒早瞥见了她的神色,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从后面静静地搂着伊人,将她送回马车上。

  一行人,这才散了,重新浩浩汤汤地往皇宫进发。

  ~~~~~~~~~~~~~~~~~~~~~~~~~~~~~~~~~~~~~~~~~~~~~~~~~~~~~~~~~~~~~~~~~~~~~~~~~~~~~~~~~~~~~~~~~~~~~~~~~~~~~~~

  冰国京城,冰都城外,小茶馆。

  易剑板着脸,坐得端正笔直,凛凛地望着对面的凤九,似乎要将凤九的脸看出一个洞来。

  凤九却全然没有一丝察觉的模样,仍然闲适地倚在椅子上,一面喝茶,一面很享受的模样。

  “凤先生,你已经喝了一壶茶了,还不能说说那个故事吗?”易剑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年轻人,要淡定。”凤九慢条斯理地教训了易剑一句,终于慢腾腾地开口了:“王爷和冷女王的事情,还要从八年前说起……”

  易剑耐着性子,听凤九慢悠悠道来。

  “话说,八年前……”

  “八年前,王爷代表天朝出使冰国,只因当时冰国有主战之声,王爷特去平定它。”听凤九的声音有越来越慢的趋势,易剑终于忍无可忍,抢话道。

  凤九点了点头,认同道:“于是就在八年前的某年某月,当时才十七岁的王爷抵达冰国。”

  “是庚子年五月初六。”易剑将他的某年某月补充完整。

  这一次,凤九不干了,他瞟了易剑一眼,淡淡道:“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忠心了。”

  易剑闻言,似受到极大的侮辱,满脸怒气质问道:“凤先生此话怎讲!”

  “你家王爷明明让你听我的话,你不仅不听,还……哎……”凤九望着天,语重心长地叹息一声,很是惋惜。

  易剑的脸色时青时白,最后,只有握拳坐端正,恭声道:“还请凤先生指教。”

  “这就对了嘛。”凤九笑笑,继续用他特有的慢悠悠的语调,继续道:“话说,某年某月,当时才十七岁的王爷刚刚抵达冰国,在进京之前,因为少年心性,王爷并没有急着表明身份,而是微服出巡,在京郊外,调-戏了一位少女。”

  易剑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凤九:“王爷调-戏良家妇女?!”

  凤九翻翻眼,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易剑,“难道你以为王爷是什么正人君子?”顿了顿,不理会易剑的震惊,凤九又低声自语道:“倘若他真是什么正人君子,我也不屑帮他了。”

  易剑怔怔,不知这句话到底算赞叹,还是诋毁?

  凤九也懒得纠缠这个问题,而是继续摇头晃脑地数落着贺兰雪的风-流-艳史:“我们说到王爷调-戏良家妇女了——咳咳,应该说,调-戏了一个少女,但那个少女可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她就是今天坐在御辇之上,受到全城人膜拜的冷艳,冷女王。”

  易剑这次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是说,王爷把女王陛下给调-戏了?”

  “也不全算调-戏吧,”凤九歪着头想了想,回答道:“好听点,叫做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

  “对,当时冷女王-刚刚登基,没有什么基础,冰国很动-乱,她在秘密接见一个武官的途中遭到叛徒的袭击,刚巧又碰上了王爷。你知道,王爷一向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是行侠仗义!”易剑很认真地纠正道。

  “都一样吧。”凤九淡淡地拖了过去,继续道:“总而言之,当时微服出巡的王爷,救了同样微服出巡的女王陛下

  ”

  “那冷女王应该感谢王爷才对啊。”易剑懵懵懂懂地反问道。

  “如果只是单纯地救了她,然后弯腰说一声‘小姐慢走’,那就什么事都没了,偏偏……”凤九说到这里,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道:“偏偏冷女王长得实在太漂亮,他们又碰巧为了躲避追杀,孤男寡女躲在一间破庙里,又偏偏,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易剑愣了愣,然后脸色一红,迟疑地问:“难道……难道……难道王爷把女王陛下……”

  凤九白了他一眼,用目光鄙视着:易剑,你很不纯洁。

  “你放心,虽然王爷有禽兽之心,却并非禽兽之人。他并没有把女王陛下怎么样,若真的怎么样了,你以为今天王爷还能活命么?冷女王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他慢条斯理地释疑道。

  “那到底……”

  “无非是一男一女谈心呗,谈到深处,外面风大雨大,庙里火光明亮,冷艳又是一个绝色美人,王爷也是一个男人,于是……”

  “于是……”易剑听得入神,身体稍微往前倾了倾。

  凤九再次鄙视了他一下,方说出后文,“于是,王爷抚着冷艳的脸,说:你真是一个美人,若此刻我没有心上人,我一定要娶了你。”

  “王爷竟然这么说!”易剑大惊小怪,贺兰雪在他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冷女王于是问他:你的心上人是谁?身在何处?”凤九已经懒得鄙视易剑了,缓缓继续道:“王爷回答道:我的心上人,是天朝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冷艳又问他:有我美吗?”

  “王爷怎么回答?”易剑已经彻底堕落成八卦男了。

  凤九翻翻白眼,说:“王爷的回答很客观,他说,平心而论,你比她漂亮,但是,在我心里,她是最漂亮的。”

  “王爷果然还是王爷。”易剑松了一口气,生怕贺兰雪恬不知耻地回答:自然是你漂亮,我和你干啥干啥吧。

  “可是这样的回答,对女人来说,却比假话更致命。”凤九摇头道:“冷艳当时就站了起来,径直走到雨里,然后转头望着他道:我会成为你心目中最美的女人的。说完,冷艳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王陛下有点奇怪啊……”易剑很不理解这种行为。

  凤九决定原谅易剑:他本是一个不懂风情的人。

  “王爷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哪知第二天,他去朝见冰国的新王,一抬头,就看到了冷艳。冷艳却装作不认识他,正儿八经的样子,王爷也没往心里去。”凤九突然诡异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哪知到了晚上,冷艳披着斗篷,悄悄地进了王爷的房。”

  易剑再次睁大眼睛,可怜的人,好像突然发现了男女关系的乌烟瘴气。

  ……

  ……

  ……

  ……

  “冷女王一进门,便给王爷行了一礼,她请王爷帮她一个忙,在第二天的朝会上,以好战,勾结叛党,搅乱冰国稳定的罪名,抓捕几个反对她的老臣。而那个话头,需要贺兰雪去提。王爷自然答应,他来冰国的目的,本就是阻止冰国好战分子对天朝的虎视眈眈,两人达成协议后,天色已经很晚了,宫里执行宵禁。冷女王担心被人看见,便提出在王爷的房里一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