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36听说你要嫁人了(三更)(1/2)

加入书签

  “我是谁?”。

  “你是炎寒。”伊人坦然地看着他,非常清晰地回答道。

  闻言,炎寒再也管不了其它,一手挽住伊人的腰,将她缓缓地放了下去,重新吻住她,狠狠的,使劲的,用尽全力的,让她不能思考,不能反悔。

  炎寒的吻,也从她的唇,移到了她的脖子,她的锁骨。

  每吻一下,都如花瓣飘落,温热而轻盈鲺。

  伊人的反应则有点清冷,只是抱着他,任由他浅吻慢移。

  炎寒的手已经停在她的丝带上,刚要拉开,他突然听到一阵咳嗽声,炎寒顿住动作,郁闷地咒骂了一声,然后很快坐了起来,拿起一件外衫,迅速地裹起伊人囡。

  伊人的脸色有点茫然,她靠坐在炎寒旁边,头倚着他的胸口。

  ……

  ……

  ……

  “咳咳,”方才咳嗽的那人一面摸着头,一面从不远处的山坡后现身:“真不好意思,我没忍住,咳咳。”

  炎寒敛眸,用足可杀人的目光怒视来人。

  来人却浑然不知自己正处于生死边缘,他优哉游哉地走上坡,还未站稳,脚步一滑,突然打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抓抓头,重新爬了起来,一步一步挪到炎寒面前,弯腰道歉道:“真对不住,真对不住,我本来想装成什么都没看见悄悄离开的,可是有一只虫子飞到我嘴里了,咳咳,哎哎,你们只当没看见我,继续,继续。”

  炎寒没有言语,目光逡巡着,上下打量来人。

  那人做普通的渔夫打扮,斗笠压得很低,只露出一个若隐若现的下巴,身上披着一件陈旧的蓑衣,背略略佝偻着,怎么看都像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

  炎寒杀心顿起,于他而言,杀一个普通人,并不是多大的罪过。

  他身上暴起的气机那么强烈,连伊人都略觉不对,她扭过头,看了看炎寒冰冷的脸,然后,又回头望着那渔夫。

  “炎寒。”在炎寒即将出手时,伊人突然站了起来,挡在前面,开口道:“让他走吧。”

  炎寒怔了怔,真气凝于掌中,悬而不决。

  伊人于是抓了抓头,小心道:“你为什么要杀他呢?我并不觉得难为情……那什么……不用灭口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伊人小心翼翼地瞧着炎寒,倒有点祈求的意味。

  “他会诋毁你的名誉。”炎寒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伊人,名誉对女人很重要。”

  “厄……”伊人沉吟片刻,然后挺坦然道:“我不觉得有毁名誉,你抱我是因为你喜欢我,我亲你也是因为我突然喜欢你了。我们谁也没有强迫谁,又没有妨碍别人,与人无尤,问心无愧,为什么要管人家怎么说怎么看呢?”

  说完这些振振有词的话,伊人重新变成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炎寒,轻声问:“所以,不要杀他,好不好?”

  炎寒却早不纠缠这个问题了,他的脑里只回荡着伊人的那句话,“我突然喜欢你了”。

  她亲口说出的。

  有了这句话,其它都无所谓。

  ……

  ……

  ……

  ……

  “既然你不介意,我也没什么。”炎寒微笑道:“即便全天下人看到都没什么。”

  伊人于是笑眯眯地转过身,冲那渔夫道:“你走吧,没事了。”

  渔夫却并没有感激涕零、急着离开,而是气定神闲地望着炎寒,淡淡道:“你女人不错,你倒是迂腐了点。好在冷艳不用嫁给你。”

  炎寒神色一凛,直视着来人,沉声问:“你到底是谁?”

  渔夫耸耸肩,并不回答,而是冲着伊人‘呔’了一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伊人眨眨眼,很自觉地回答道:“伊人,你呢?”

  “流逐风。”渔夫笑笑,朗声道:“我也讨厌那些清规戒律,只要自己想做的,何必管人家怎么看怎么说。伊人,期待明天能在大会上见到你。”

  说完,他的身姿立刻大变,原先有点佝偻萎缩的脊背顿时变得挺直,斗笠微微往上扶了扶,露出坚毅优美的下巴和唇。

  然后,他撮唇做啸,身姿若鸿,翩然而起。

  长啸渐远,人亦渐远。

  炎寒注目着那个渐渐变小的黑影,喃喃地重复着他的名字:“流逐风。”

  原来,他就是流逐风。

  ~~~~~~~~~~~~~~~~~~~~~~~~~~~~~~~~~~~~~~~~~~~~~~~~~~~~~~~~~~~~~~~~~~~~~~~~~~~~~~~~~~~~~~~~~~~~~~~~~~~~~~

  十一在帐篷里惴惴不安地等着炎寒和伊人,她拼命自责,又不太敢相信阿牛给她的药有问题。

  正在她惶惶不知所往的

  时候,炎寒与伊人回来了,炎寒满脸喜色,用保护的姿态,走在伊人旁边,手虚虚地揽在伊人的腰上,很是和谐。

  伊人神色平静,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小姐。”十一迎了上去,欣喜地唤了声,伊人朝她笑笑,没有说话。

  “十一,那茶水是谁斟的?”炎寒还不忘记那回事,盯着十一问。

  “厄,十一。”伊人冷不丁地插嘴道:“我想换衣服,你陪我进去吧。”

  十一如蒙大赦,连忙扶着伊人,一道朝帐篷走去。

  炎寒看着他们的背影,没有说什么。

  ……

  ……

  ……

  ……

  等进了帐篷,十一连忙着手找衣服,伊人则站在门口,淡淡地看着她。

  等十一终于找好衣服,捧着一堆向伊人走来的时候,伊人抬眼说:“十一,我一直很信你。”

  十一的动作顿时停住,惊愕地看着伊人。

  伊人却低下头,仿佛没有说方才的话。

  十一的手有点抖了。

  两人沉默。

  “我还是会一直信你的。”等了一会,伊人又说。万分肯定。

  十一咬了咬唇,泪水突然涌了出来,她噗通跪下,手中的衣服散了一地,“小姐,我只想成全你和陛下,小姐,我没打算害你的!”

  “我知道,我说过我会信你。”伊人蹲到十一面前,望着她的眼睛道:“十一,我不是一个聪明人,可是我知道别人的心。”

  “小姐……”十一哽咽着,却不知该说什么。

  伊人的目光淡淡移开,从帐篷的缝隙处望过去,她轻声道:“他对我是真的好,我原以为可以不必在乎别人的想法,只要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原来不可以。他对我好,我也应该对他好……十一,我不再管阿雪了,他太聪明,根本不需要我。”

  “逍遥王从前就不需要小姐啊……”十一一面流泪,一面断断续续地说。

  伊人低下头,手指摩挲着自己的鼻子,自语道:“是啊,他一直都不需要我。”

  一直都不需要她,为什么现在开始变得介意了?

  介意到心中一颤,随即心灰意冷,于是看到炎寒的好,于是被感动,于是觉得要报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