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15谁是弃子?(三更,求留言)(1/2)

加入书签

  炎寒也在同时发现了状况,在瞬间的震惊后,他很快恢复常态,伏身低声道:“没想到天朝还有这样一支军队。”

  准确地说,不是军队,而是一群蹑足潜行的死士,每个人都能极好地控制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内力之高,匪夷所思。

  这群队伍,正是上次围剿容秀,让贺兰雪破阵而入的队伍。

  可是以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上次贺兰雪能够只身突破他们,不能不说侥幸峻。

  炎寒并不是身居深宫的皇帝,他已然戎马数年,征伐四方,只一眼,便能从他们的组织,他们的内息,他们的列队中看出其中的实力。

  可是,要召回自己的人,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门被闯入。

  …鲫…

  ……

  ……

  ……

  屋里的人,同时转过身,面向着踏进门口的几位不速之客。

  这次随炎寒来的人并不多,那位老者尚留在客栈——他并不赞同此次行动,自然不想多管。炎寒身边还有一名随身侍卫,其余四位,则于昨晚守在这里,此刻,则奉命冲进屋里,站在容秀与贺兰雪面前。

  “你们又是谁?”贺兰雪几乎气若游丝了,他全身的重量都落在撑在桌沿的双手上。

  脸色惨白,唇几已无色。

  他原以为这四人是来帮容秀的,可是容秀也在同时问了同一句话,“你们是谁?”

  容秀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朝贺兰雪的方向退了一步。

  清美的容貌,因为惊慌与愕然,花容失色。

  在陡遇情况时,她还是会靠向贺兰雪——贺兰雪已经保护她太多次,她已习惯。

  贺兰雪立即意识到面前四位是不属于任何一方的神秘人物,几乎想也不想,便要伸手将容秀护到自己身后,可是右手刚刚挪起来,便因为气力不稳,整个人朝前跌去。

  他重新将手放到桌面上,人半伏着,眸子里又是一阵自嘲。

  她何需他的保护?

  他已自身难保了,还能保护谁呢?

  可能是因为方才剧烈的动作,被贺兰雪强压已久的忘忧草药效,忽然铺天盖地袭来。

  他一阵晕眩。

  努力撑着的手臂,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真的会全部忘记吗?

  贺兰雪已经无法去追究面前四人的来历,只是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想到一个让他无比沮丧也无比困惑的问题。

  他可曾懂过容秀,可曾懂过大哥,可曾懂过二哥,可曾懂过裴若尘,可曾懂过易剑,可曾懂过身边的任何一人?

  他原以为自己明白他们想要的,原以为自己是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

  原来不是。

  贺兰雪无以伦比的自信,终于,在种种不确定与怀疑中,崩溃坍塌。

  他握紧记忆的手,却发现手中空无一人,他们都是那么复杂难测的存在。

  除了伊人……

  除了伊人!

  伊人没心没肺的笑,竟莫名地成为他脑海里最后的影像,然后,彻底陷入永夜。

  ~~~~~~~~~~~~~~~~~~~~~~~~~~~~~~~~~~~~~~~~~~~~~~~~~~~~~~~~~~~~~~~~~~~~~~~~~~~~~~~~~~~~~~~~~~~~~~~~~~

  “来不及了,必须马上挟持容秀。”见贺兰雪倒下,炎寒当机立断,向伊人低声吩咐一句‘呆在这里’,然后跃身飞下。

  炎寒的威信,在于他从不舍弃自己的属下,即便只是炎宫最普通的四个侍卫,他也必须亲自带他们回去。

  而他的贴身侍卫,则按照他的指令继续呆在屋顶,保护伊人。

  伊人本想跟着跳下去,却被那侍卫压住身体,动弹不得。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四周的刀剑随着炎寒的出现顿时涌动起来,包围圈开始迅速缩小,炎寒跨入屋里时,外面已经变成了一个铁桶。

  刀尖所向,皆是一点。

  “先不管贺兰雪,控制容后。”炎寒对四位属下简洁地吩咐了一句,然后推开窗户,坦然地看着外面逼近的人影,朗声问:“不知来者是谁?”

  容秀还来不及说什么,已经被闻声而动的侍卫抓住双臂,哑穴同时被点。

  ……

  ……

  ……

  门外,一华衣男子排众而出,负手站在众人前面,身姿笔挺,站得四平八稳,一副稳重可靠的模样。

  炎寒注目望去:那人的年纪看上去大概四十来岁,神情沉静而睿智,是久经风浪、心境洞明之人方有的沉稳。而且保养得极好,眉眼清朗,依稀很能看到年轻时的俊秀。

  他心念一动,然后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唤道:“裴临浦,裴丞相?”

  对方果

  然默认,也并没有多吃惊的样子,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在裴临浦的眼中,面前的炎寒显然也是陌生的,虽然炎国最近很不安分,可是两国之间,毕竟已经有二十年不相往来,所以,虽然他们一个贵为天子,一个贵为丞相,竟也是对面不识。

  不过,关于对方的传闻,他们已经从探子口中听说过太多,几乎各人手里,都有对方的模拟画像。

  只是,一旦风云相会,那又是另一个模样了。

  炎寒的容貌,深深地触动了裴临浦——不仅仅是因为那份属于荒漠的英俊与霸气,也不仅仅因为炎寒身处困境仍然谈笑自若的风仪。

  “你和一个人长得很像。”裴临浦终于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如果没猜错,你应该是炎子昊的儿子吧?”

  “你见过我父王?”炎寒微微一怔,随即又是一脸了然。

  裴临浦从前是息夫人的跟班,息夫人又与炎寒的父亲炎子昊有一段说不清理还乱的关系。

  他知道炎子昊,并不稀奇。

  “昊帝前年驾崩之后,老夫本想拜祭他,却因为朝事繁多,一直未能成行,不可不谓之遗憾也。”裴临浦轻摇头,兀自感叹道。

  “那还不简单。”炎寒轻松一笑,曼声道:“寡人抓你回炎国,到时候,裴大人便可以拜祭先帝了。”

  “你绝不可能闯出这里的包围,因为此阵法,乃息夫人传下的阵法。当年,息夫人便是靠它留下了你父王,自此二十年不再涉足天朝。如今,它也会同样留住你,如果天朝俘虏了陛下你,也希望我们能延续上一代的承诺:陛下有生之年,不得再踏足天朝。”裴临浦并不恼,只是看着炎寒,温雅含笑,缓缓道。

  “你错了,上次父王被阵法所困后,便回国潜心研习它,在多年前,父王已经破解了此阵,想用它来困住我,除非裴大人又在其上加了八十一种变化。”炎寒微微一笑,然后身体往旁侧了侧:恰好让裴临浦看见屋里的容秀。

  容秀口不能言,只能求助地望着裴临浦。

  裴临浦却并不惊奇,他早已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