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番外1找工作的贺兰雪(1/2)

加入书签

  站在招聘栏前,贺兰雪将上面的招聘信息从第一行看到最后一行,再从最后一行看到第一行。

  旁边早已有人注意到他,三五成群的女孩一面凑在一起说着些脸红的笑话,一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他。

  “很美型的帅哥诶。”

  “是啊,而且身材好好……”

  “你看见他的眼睛没有?天啦,比李俊基的还媚!砦”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窃窃私语声也越来越大,贺兰雪只做不知,一手插在运动裤里,另一只手为难地摸着下巴鳏。

  本科学历?略过。

  英语六级?略过。

  计算机应用?略过。

  本地户口?略过。

  ……

  看来看去,似乎自己只能做一个光荣的无业游民了。

  他正沮丧地准备离开,突然看到角落里贴着一张小小的贴条。上面写着,“招公关,男女不限,18岁到25岁之间,样貌端正。一经录用,月收过万。”

  没学历英语和计算机要求?

  他略略弯下腰,将这则信息仔仔细细地看了三遍,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后,目光又不免在‘18岁到25岁之间’这几个字上徘徊了一下。

  貌似他已经不止二十五岁了……

  不过,反正那个身份证是伊人找人假造的,随便写个年龄,总不为过吧。

  月收过万。一万块又是多少?兑换成银子是多少两?

  贺兰雪还没有多少概念。只知道有一天,伊人指着江边的一幢大楼说:“那里的房子,可是三万块一平米呢。”

  她又用脚尖画了一个框框出来,说:“这就是一平米。”

  小小的一块,放只花瓶都不够位置。

  可见一万块是很少很少的钱。

  不过,总也是钱吧。他不能一直让伊人养着。

  贺兰雪按照伊人的嘱咐,拿出铅笔,小心翼翼地将电话号码抄写在随身的笔记本上——这种笔很好,不用沾墨。

  记好号码后,他将笔记本重新放回裤兜里,然后转头,友善地看着一个正小心翼翼凑过来、打算将他看仔细的女孩,很自然地问:“你觉得我可以当公关么?”

  那女孩看看他,又看了看,当即傻眼。

  “我看上去会不会比二十五岁老?”他又问,非常客气,非常友善。

  女孩怔怔地摇头,下意识地回答:“不会……”

  这样俊美的男人,岁月对他而言无疑是宽容的。一头爽利的短发,配上一条白色简约的运动服,即便说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不会有人怀疑。

  而且,这样不谙世事的眼神,大概也只有毕业生才会有了。而且是从哪个与世隔绝的山沟沟里出来的毕业生。

  女孩觉得,作为在社会混迹多年的成年人,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世间是险恶的,公关是要陪上-床的。

  只可惜,她刚打算开口,帅哥已经扬起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清朗地道了声,“谢谢。”然后转过身,飞快地朝马路那边跑去。

  说是飞快绝对不为过,他的动作迅疾干净,女孩只觉得眼前一闪,那个美型帅哥已经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了。

  贺兰雪确实不自觉地运用了一点点轻功。

  只因为,他急于告诉伊人。

  自己找到工作了!

  ~~~~~~~~~~~~~~~~~~~~~~~~~~~~~~~~~~~~~~~~~~~~~~~~~~~~~~~~~~~~~~~~~~~~~~~~~~~~~~~~~~~~~~~~~~~~~~~~~~~~~~

  伊人将速写递给面前的情侣,然后在别人的赞叹声中,接过二十块人民币,放在身边随身的小包包里。

  房租啊,伙食啊,准备买的电脑啊,做手术的钱啊……可都在这个包包里呢。

  从古代的锦衣玉食跌回现代后,伊人总算体会到什么是白手起家。

  好在,她还有一个谋生的手段。

  终于在回来当晚,以为旅馆的墙壁画一副大型油画的代价,幸免了流落街头的厄运。

  所以,孩子们,一技傍身很重要啊很重要。

  做完油画后,店主看着满意,称赞说:“淡雅有古风”,因而又给了她两千块的红包。

  于是,买假身份证,租房子,买简单的画具和厨具。

  而在此期间,贺兰雪以其强大的自制力,只是默默地观察左右,并未抓狂,更未崩溃。

  只是在小小的单间出租屋里,贺兰雪盯着房东提供的小彩电,嘴角抽了抽,郁闷道:“古代哪里像他们说的那样?太不写实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相当脑残的古装连续剧。

  伊人‘厄’了声,蹲在门关换鞋子——现在身份不明,没有学历证书,没有任

  何电脑作品,没人来历没有人脉,想找一份工作实在太难。还好伊人学的是美术,读大学那一会就已在街头摆摊了,现在重操旧业,聊胜于无。

  “阿雪。”待换好鞋子后,她歪了歪头,看着还盯着电视屏幕不放的贺兰雪,轻声问:“今天要和我一起出门吗?”

  “当然。”贺兰雪飞速地窜过来,三下两下换好运动鞋,然后拎着伊人的作画工具,微笑道:“走吧。”

  这么重的东西,哪里能让伊人亲自拿?

  伊人顺势挽着他的胳膊:头发剪短、穿着运动装的贺兰雪似乎比从前更高了,伊人倚在他的身边,还真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

  来到了她的地盘,他还是能让她依着他。

  只因为——贺兰雪一直很沉静。即便刚穿越来时差点被汽车碾到;即便刚看到电视时,在原地目瞪口呆看了半晌;即便刚刚把头发剪短时,他一脸壮士此去不复返的壮烈;他仍然是可靠的。

  至少从始至终,他都没让伊人担心过。任何新生事物,都能平和地接受,然后拿着它笑眯眯地跟伊人开玩笑。

  可是伊人却有点心疼了。

  她转过身,环视了他们住了大半个月的单间:一张床,一张还没有放上电脑的电脑桌,一台电视,还有些简单的厨具。

  这样一间小小的、不足三十平米的房子,大概连从前王府的茅房都比它华丽恢宏,而别提皇宫了。

  好吧,不能继续懒了,她要努力地赚钱,给阿雪住上大房子,请一个司机,请一个菲佣,请一大堆的临时演员,进门就鞠躬说‘老爷好’……

  伊人正yy得不亦乐乎呢,贺兰雪却突然抬起胳膊,揉宠物小狗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

  然后,他清朗温和声音很坚定地响起,“伊人,我来养你吧。”

  伊人偏过头,堪堪能看到他轮廓鲜明的五官侧影,柔和的线条,蕴着淡而不容驳斥的笑。

  她愣了愣,然后盯着他优美的侧脸,笑眯眯地回答:“好啊,不过,你先找到工作再说。”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

  ……

  ……

  ……

  贺兰雪很快在熙熙攘攘的街边找到了伊人,伊人刚刚做完了一幅画,正在整理画夹上的纸张。贺兰雪兴冲冲地跑过来,冷不丁地窜到她面前,叫了声:“伊人!”

  伊人抬起头,见是贺兰雪,脸上立刻浮现出可爱的笑来,眨巴着眼睛,殷殷地看着他。

  “我找到工作了。”贺兰雪尽力让自己表现得轻松随意点,挺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吗?什么工作?”伊人也很惊喜,她其实没指望贺兰雪能找到,可是真的能找到工作,还是挺为他高兴。

  “暂时还没定,刚才打电话过去,他们让我晚上过去面试。等定下再告诉你。”贺兰雪不想伊人空欢喜一场,想了想,憋住没说。只是刻意神色淡淡道:“你放心,我说养你,就一定能养得起你。”

  就算是已经落伍几百年的人又怎样?他贺兰雪可不是随便就被环境吓倒的。

  伊人重重地点头,笑眯眯地鼓励道:“好,那我晚上做好吃的东西,等你的好消息。”

  贺兰雪听着,却是一头黑线。

  伊人所谓的好吃的东西,不是方便面就是速冻饺子,天天吃天天吃,他都要味觉审美疲劳了。

  “不用了,晚上如果得到那份工作,我就找老板预支半个月的工钱……”

  “是薪水。”伊人嘻嘻地纠正,很自然。

  贺兰雪也不觉得窘迫,也一笑,道:“半个月的薪水,然后带你出去吃大餐。上次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叫什么?”

  “德庄。”

  “对。那里的火锅还是很地道的,抵得上当年御膳房的一半水准了。我们去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