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56爱你,只是一场璀璨烟火(三更)(1/2)

加入书签

  “王爷。”到了过道上,易剑凑上来,小心地禀告说:“凤先生此时在我房间。”

  贺兰雪点点头,谨慎地看了看左右,然后侧身,潜进了易剑的房间。

  凤九似乎没有刻意等他,他坐在桌边,面前一壶清茶,几个杯子,他正在杯子里洒上茶叶,斟上清水,洗一洗,摇一摇,倒掉,又重新斟上茶水——玩得不亦乐乎,连贺兰雪进门,凤九都没有察觉。

  “这么入神?”贺兰雪索性就自发地坐到他对面,含笑问:“忙什么呢?”

  “小裴大人送的新茶。”凤九抬头笑笑,回答说:“果然是极品。囡”

  “难道大内的茶叶,也比不过这些?大内的贡品,可是千金一两的绝品。”贺兰雪很俗气地问了一句。

  “由价无市,这样的货色,恐怕大内都没有。”凤九终于泡好一杯,很享受地喝了一口,然后闭目道:“可见君山的官员,孝敬小裴大人,可比孝敬皇帝还尽心。鲺”

  贺兰雪做势沉思起来。

  “不如说说明日进宫的事情吧。”凤九终于品完一杯,言归正传。

  贺兰雪也端坐起来,一脸严肃。

  ~~~~~~~~~~~~~~~~~~~~~~~~~~~~~~~~~~~~~~~~~~~~~~~~~~~~~~~~~~~~~~~~~~~~~~~~~~~~~~~~~~~~~~~~~~~~~~~~~~~~~~~

  睡不着,还是睡不着。

  伊人在床翻来覆去,前前后后折腾了七八种姿势:侧卧,仰卧,头垂在床下、脚搁在床架上,或者蜷缩成虾米……所有的姿势都试过了,可就是睡不着。

  原来失眠是这样难受的,活得这么大,伊人终于能体味到失眠是什么滋味了。

  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她索性不再折腾了,就这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可是一安静下来,贺兰雪方才的话,又响在她耳侧。

  算什么,这算什么呢?

  他爱她,很好,可是,爱了之后,又能怎样呢?

  她是一定要回去的,一定要回到炎寒身边的,只因为——她同样答应炎寒了。

  手一辈子都不会好吗?

  如何是好,到底如何是好——伊人只觉得自己惹上了天下第一麻烦之事,而她,找不到衡量的准则。

  想着想着,脑子里顿时迷迷瞪瞪的。

  她于是爬起来,捧着一壶水,不管不顾地灌了一口,又重新爬回床去。

  过了一会,伊人又爬了起来,又灌了口水,回到床上。

  如此三番五次。

  肚子涨得滚圆滚圆的,伊人也懒得起床了,继续躺着挺尸。

  她,讨厌麻烦!

  为什么贺兰雪只会丢出一个问题,然后不负责任的就这样走掉?

  算了,什么都不想了。

  伊人猛地拉起被子,蒙头盖脸,努力入睡中。

  只是,这样躺了没多一会,她不得不重新坐了起来。

  ——刚才水喝得太多了,她要去茅房。

  古代有一样东西是她深恶痛绝的。

  那就是:茅房离得太远,每次要解决问题,总要哼哧哼哧地走老远。

  现在住在客栈,茅房更是在客栈后面的小院子里,一想到待会要爬楼梯,还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小巷子,伊人脸都绿了。

  忍吧,忍到明天早晨吧。

  无奈肚子里咕噜咕噜作响,看来是忍不住了。

  伊人终于不情不愿地扒拉着起来,随意垃了双布鞋,跌跌撞撞地开了房门。

  贺兰雪依旧在易剑的房里与凤九商量要事,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

  ……

  ……

  ……

  ……

  伊人下楼。

  楼下的宾客都已回房了,只有店小二在门口打着盹,伊人走过去的时候,他刚好低下头去,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伊人也是一路的半睡半醒,刚才的失眠,把她折腾得要死要活,萎靡不振。

  也因为如此,那巷子本该出门右转,伊人一迷糊,往左边的大街上转了去。

  而大街尽头,星辉之边,一个清俊修长的影子,正独自走来。

  伊人捂着肚子,急急忙忙,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星空下,那身影渐行渐近,从迷雾中,缓缓显形。

  她撞了上去。

  猝然抬头,她怔怔,半响,才冒了一句:“我在找茅房。”

  裴若尘同样怔忪地看着她,闻言一笑,“我带你去。”

  这是他们的重逢。

  这是他们的第一场对话。

  ~~~~~~~~~~~~~~~~~~~~~~~~~~~~~~~~~~~

  ~~~~~~~~~~~~~~~~~~~~~~~~~~~~~~~~~~~~~~~~~~~~~~~~~~~~~~~~~~~~~~~~~~~

  他静静地等在外面,等着她从里面出来,伊人办完事,心满意足地从里面走了出来,重新站在他面前。

  他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亦没问。

  “陪我去一个地方。”裴若尘说着,已经拉起她的手。

  伊人也不觉忸怩,任由他牵着,往大街而去。

  那样的和谐与平静,仿佛他们昨天才刚刚分离。

  裴若尘的步履很轻,踩在青石板的路上,几乎听不到他的脚步声。

  伊人的步伐却很重,有点凌乱,却始终跟着他的节奏。

  裴若尘停在一间大大的宅院前。

  宅院已经大门禁闭,大门上方,是大大的官印,写着‘烟火司’三个正楷大字。

  裴若尘松开伊人,让她等在大街上,自己则踏上台阶,用力地敲了敲门。

  没多久,门内传出一阵梦呓般的懊恼声,门房揉着眼睛,拉开大门,正要破口大骂,见到裴若尘,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无比谄媚:“裴大人,这么晚了,你怎么……”

  “烟花,我要你们这里全部的烟花。”裴若尘简短地打断他。

  门房愣了愣,立刻回身,吆喝着其它人起床。

  伊人静静地等在外面,左脚碰着右脚,略显局促,神色却是安然。

  过了一会,裴若尘走了出来,他提着一个大大的袋子,空闲的手,重新牵起她。

  “还记得那天,你在哪里拦住我吗?”一面走,裴若尘一面笑问。

  他说的,是当初成亲时,伊人抢亲的事情。

  伊人歪头想了想,又左右看了看,忽而发现,他们现在已经到了那个地方。

  在那里,裴若尘穿着一身鲜红的衣衫,从马上俯下身,淡淡地说:“回去吧,伊人。”

  如果重来一次,他还会不会说出同样的话呢?

  然而这个如果,两人都没有去想。

  已经错过的,那便是永远的错过了。

  没有如果。

  “我一直怀念那一天的你。”裴若尘说着,解开袋子,将袋子里的烟花全部拿了出来,然后一个一个,摆成一个圆,很大很大的圆,从街头,蔓延到街角。

  “要玩吗?”裴若尘吹亮了火镰,递给伊人。

  伊人看着他。

  星空依旧,月色依旧,无论星光月光,都是冷的颜色,清凌凌的,照在裴若尘的脸上。

  那是一张堪称完美的脸,温润柔和,神子一般。

  伊人伸出手去,拿起火镰。

  然后,她像过年时放鞭炮的孩子一样,突然欢欣起来,一路点了过去,一个接着一个,蹲下来,翘着屁股,屁颠屁颠地,从这一头,跑到那一头。

  火光在黑暗中嘶嘶作响。

  伊人点完后,连忙吹灭火镰,跑到裴若尘身边,双手捂着耳朵,一脸雀跃。

  裴若尘侧过头看着她,露出柔如春风般的笑来。

  “轰”得一声巨响。

  所有的烟花一同绽放。

  漫天的星空顿时黯了颜色。

  他们在光彩之中。

  伊人仰起头,睁大眼睛,叹为观止。

  无数华焰升起,落下,再次升起,璀璨的色彩,在她的眼底明明灭灭。

  裴若尘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脸。

  他眼中的焰火,是她眼里的倒影。

  五颜六色的光彩,弥漫着她的脸,映射她单纯至极的喜悦,如此美的图画,是裴若尘能触摸到的,最真切的幸福。

  原来原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