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定战(1/2)

加入书签

  南山大营中军大帐,一身银色戎甲腰佩青莲剑的云飞羽端坐帅位,左侧稍下一身青色软甲带着青鬼面具的天水兰心,再往下则是虎营军诸营尉方献忠,马向飞,林泰,周勇武及武登青,盖聪等,帅位右侧稍下一身文衫的端方平,在他稍下则是这次七族的领军诸人,多是各族族长或者辈分极高的长老,老头皇甫华罗侬赫然在列,既然已经决定要在狼头坡与鬼巫族决一胜负,今日云飞羽就召集大家商议一番。

  “诸位,我云飞羽奉皇命镇守流城,旨在扫平东南匪患,以安东南诸族百姓,虽前承蒙百夷族鼎力相助扫平凌云寨,还八族百姓少许安定,奈何又有鬼巫族肆意挑衅,多次越境侵袭诸族村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其行径与凌云寨恶匪并无不同,我虎营军有守边安民之责,击退鬼巫族责无旁贷,八族与鬼巫族皆有生死血仇,守护父母妻儿更退无可退,故而今日我等齐聚于此,共商战事,诸位有何良策可尽管讲出来。”

  端方平平日里个性算是稳重的,极少喜欢强出头,但今日他在这大帐内就相当于云飞羽的军师,加上他身份特殊在八族中说话也算有分量,既然云飞羽已经先开了口,端方平也不再谦让稍稍咳嗽一声,开口道:“诸位族长长老,晚辈有几句话想讲在前面。”

  七族领头人都转脸看向端方平,老头罗侬就先开口道:“少主太客气了,你有话请尽管讲出来,若有安排我们几个老头子定会遵从。”

  其余六人也都纷纷点头示意赞同黑岩族族长罗侬,端方平带笑摇摇头,道:“我想说的就是蛇无头不行,大家都是领兵多年的人,应该知道三军不可无帅,既然诸位族长长老都能齐聚于此,那我也希望七族诸位勇士这次作战都诚心奉云将军为主帅,齐心协力共同退敌!”

  大战将至,大家自然要统一下思想,更也要统一下指挥,不然两万人分成几个阵营各打各的还如何取胜,虽然端方平讲的颇有客气谦逊,但今日在此的除去天水族其余七族的带头人都是成精已久的老字辈,哪能不懂端方平话里意思?

  百夷族长皇甫华率先表态,“少主放心,我百夷一族勇士自老夫而下皆愿谨遵虎营军军令,若有违背者愿受军法处置!”

  黑岩族族长罗侬也清楚云飞羽的不凡,心里明白这次大战虎营军才算主力,故而也不犹豫,开口附议道:“老头子我代表黑岩一族也愿谨遵云将军将令!”

  剩余五族的领头人以往都是以天女天水兰心为首,如今天女营附属虎营军,天水兰心也早嫁与云飞羽为妻,既然百夷黑岩两族已经表态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当下五族领头者也各自表态愿奉云飞羽为帅,听令行动。

  云飞羽心里暗自感激二哥端方平,其实今日聚会云飞羽只是想先与各族讨论下狼头坡这地方,至于大军调度的统一并不急于一时,但既然二哥端方平已经为自己提出,各族的领头人也都表了态,那云飞羽也不推让,站起身,拱手道:“承蒙诸位长者抬爱,晚辈惶恐但若是推让那就是却之不恭,那晚辈只能尽力而为,望我等同心同力争取大胜鬼巫族!”

  “云将军年少有为,有担当理应当仁不让。”几个老头又纷纷赞叹云飞羽的豪气。

  客气话讲完,云飞羽伸手请诸位坐下,而后道:“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哪位先给我虎营军各营尉详细讲下鬼巫族?”

  虽然虎营军的南山大营已经建立许久,但虎营军以往都只是被动防御,即便协助八族与来犯的鬼巫族多次交锋,但那也是练兵性质居多,一般都是小规模的,这次可不一样,单是这面近两万规模的集结已经可以算得上生死大战,那对敌人越了解的详细越好。

  黑岩族这些年与鬼巫族交锋最多,也曾抓了不少鬼巫族活口,从中打探出来不少,老头罗侬也不客气,拱拱手,开口道:“据老头子我所知,鬼巫族近些年换了族长,原族长就那黑脸骑虎的阿部熊已死,由他弟弟黄面兽阿部虎接任,这阿部虎手段狠毒野心也大,哦对了,他那黄面兽的称号还是他在南平时隐藏身份做山匪时混得的匪号,自从他当了鬼巫族族长,就不断派人偷袭我们八族,听说他还把手下能打仗的人分成了十二寨,每一寨都有三四千人,实力不可轻视啊”

  “哦,黄面兽阿部虎?这到有意思,怪不得鬼巫族匪气这么重,原来他们新的族长就曾是南平一山匪!”云飞羽心里想起当初第一次见鬼巫族时的情景,对那个曾和自己交手,手持狼牙棒骑虎的黑脸鬼巫王还留有几分印象,想不到他却已经死了,真是世事无常啊!

  十二寨兵力加起来四万有余,虎营军几个营尉都没想到鬼巫族竟有如此实力,听了黑岩族族长罗侬所讲,各营尉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尤其他们中也有与小股鬼巫族交锋过的,深知鬼巫族族人作战时的凶狠不畏死,若是鬼巫族全族动员那狼头坡这场战可真不好打!

  云飞羽扫了眼诸营尉,朗声开口道:“自古以来兵在精不在多,鬼巫族人虽然人数众多,凭着蛮性血气能逞一时之勇,但他们毕竟是乌合之众韧性极差,两军交锋我相信最终获胜的必是我虎营军!”

  账下诸位心头一震,心中都莫名安定不少,毕竟自虎营军建制以来在云飞羽带领下连战连捷,已然成为周国少有的精锐之师,那今日又岂能畏惧一个小小的鬼巫族!

  端方平在旁也开口道:“据我所知,鬼巫族以往也常常侵袭南平,料想他们也要防备南平不可能倾尽全族与我们相战,虽然鬼巫族也学别人初建军制,但毕竟是草创简陋基础薄弱,若是那阿部虎懂得低调收敛给他几年时间或许鬼巫族能异军突起,但如今阿部虎性狂妄不自量又急于求成,那他就是自取灭亡!”

  一直保持沉默的天水兰心点点头,也开口道:“鬼巫族以往极是排外,这次能与扶桑海匪苟合多半也是阿部虎的主意,由此可见阿部虎这人有野心做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