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他是我夫君!(1/2)

加入书签

  势成骑虎,于是凌悠然只好硬着头皮,领着一夫一侍一美,雄纠纠气昂昂地迈进烟雨楼无比张扬的大门。8

  进门便是一道丈余高的影壁,天然的白玉石,浑然一体,呈半椭圆形,似乎天然雕饰而成,未曾经过人工琢磨。而影壁上刻画着的,不是寻常山水鸟兽虫鱼,竟然一幅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图。

  凌悠然瞬间被吸引住,感觉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将眼睛都贴在上面——这样的影壁,还真是别开生面啊!

  玉瑾只瞄了一眼便羞得把脸埋在胸口,耳朵红得似要滴血。暗道:果然是不正经的地方,竟公然把房中之事刻画于门前影壁上。

  十三郎别别开头,恨恨骂了声:“色女!”脖子渐渐染上胭脂色。

  云归宠溺地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忽然凑到她耳边,轻问:“喜欢吗?”

  “嗯嗯。”凌悠然看得入神,下意识地点头。

  “刺激吗?”再问。

  “嗯嗯。”

  “云或可与悠悠一试?”

  “嗯嗯——呃,你说什么?”凌悠然蓦然回神,抬头看向笑得温润清雅的某只狐狸,她刚才答应了他什么?

  “嘘,悠悠的话,云记下了。”云归伸出玉白的手指轻轻压了压她柔软的唇,笑得那般无害,“悠悠记不住,无妨。”

  影壁左右两边,分别有两道拱门,一匾额上书“乾”,一书“坤”,门前分别立着两位服饰暴露的女郎,约莫二十岁上下,妩媚妖娆,风情万种,乃是负责在此接待顾客的女侍。

  见有客人上门,“坤”门那位连忙上前来,直接无视一身普通布衣的凌悠然,奔向气度不凡的云归,甩着香帕,娇笑道:“公子这边请——”

  凌悠然愣了下,凤国女子为尊,花楼不是接待女客的吗?为何自己被华丽丽地忽视了?是自己太爷们,还是云归太娘们?

  难道,烟雨楼还有女妓?可凤国不是禁止贩卖女眷的吗?

  一旁的云归见她一脸迷惑,施施然将女侍推开,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坤门进去,是接待有特殊嗜好的客人。8比如,好娈童者。只要付得起价位,什么样的服务都有!”

  原来如此。凌悠然恍然,好奇地看着那“坤”门,不知里头都有些什么服务,还真想进去一探究竟!

  女侍狐疑地打量着二人,试探着询问:“敢问公子,这位女娘是——”看她那寒酸样,也不像是来寻欢的。

  狗眼看人低!哼,凌悠然愤然,只觉得血气上涌,一句“他是我夫君”已脱口而出,此言一出,四下一静。

  十三郎和玉瑾一脸震惊,那名女侍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云归只是略微怔了下,随即勾唇一笑,轻柔地唤了声:“妻主,可还要进去?”

  这么配合?凌悠然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下巴一抬,很傲娇地道:“妻主我脚疼——”

  话没说完,云归已接口“我帮妻主揉揉”,随即优雅地蹲下,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脱下她的绣鞋,小心翼翼地把她白嫩小巧的玉足托在掌心,一手轻轻地揉按起来。

  凌悠然完全没料到他竟然屈尊帮自己按摩脚丫子,一时间怔怔不能回神,直到一股酥麻之意自脚心窜上来,才如同触电般缩回脚,不自然地道:“那个已经不疼了,不用按了。”

  “奸夫淫妇,哼!”十三郎低骂一声,转头就走。玉瑾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低头不语。

  云归低头帮她将鞋子仔细穿好,这才慢慢站起来,牵着她的小手,温柔地笑道:“我们进去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