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情动你不能死(2/2)

加入书签

致。

  两人走进来,简陋的茶寮瞬间生辉,开茶寮的老板愣了好一会,才猛然回神,连忙上来招呼:“几位客官,请坐。有包子有馒头还有绿豆糕,不知几位想吃点什么?”

  “都要四份吧。再来一壶热茶。”白衣少年说道,想了下,“可有淡粥?”

  “这个倒没有。”

  “麻烦给熬一碗吧。”少年说着,摸出一锭银子递到他手里,“不必找了。”

  老板低头一看,足足一两,眼睛顿时亮得惊人,这足足抵他卖一个月的茶钱。忙不迭地笑道:“好好,小的这就去熬,公子稍等!”

  邻桌的客人不由地多瞅了他几眼,冷坐到他身边,冰冷的目光淡淡扫去,如刀如刃般,那些人纷纷避开,不敢再多瞧。

  一旁的美艳少年见此,不由笑道:“改日我也该跟你练练眼神才行,用来吓人最好不过!”

  冷不理会他的打趣,转而看向身边淡笑自若的少年,也就是经过乔装改扮的凌悠然,慎重开口道:“真的打算回凤国?主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如今六皇女叛乱,凤国南北分裂,正是敏感时期,只怕我们进去容易想出来就难了。”

  凌悠然默然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自己何尝不知道回去的不是时候,但是,想到云归他们如今还身处险境,如何能够安心等待。

  府里的替身不知哪里露出马脚,如今太女已经暗中命人大肆寻找玉瑾他们的下落,由于局势混乱,加上又是敏感时期,故而云归他们暂时还无法顺利走出凤国。

  还有绯月那边,恁久没有消息传回,不知是否出了什么变故,清绝和君墨所处的临国更是一团糟糕,越皇驾崩,几位皇子手段百出,争斗不休,君墨能否顺利登基还是未知数。虽然出海的事宜准备得差不多了,但是这些男人一个两个地不让人省心,真是前路堪忧啊。

  正感叹,老板亲自端了茶水和糕点上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又冷又饿,当即顾不得许多,接过彩绘倒的茶,捏起一个包子开始啃。

  吃了一半,道上又来了客人,是两名儒生打扮的青年人,也走进了茶寮,就坐在凌悠然他们的邻桌。

  “唉,本以为奔了好前程,谁想到居然出了这等变故,真是命运弄人!”其中一个肤色稍黑的儒生叹道,另一个身形微胖的接口道:“可不是,一年一度的琼华会正是许多人出人头地的机会,却因为太子一场大婚给搞没了。真倒霉!早知就再多等一年再上京,如今平白地跑了一趟,好容易攒的一些家财,就这么浪费了。”

  “时运不济啊。琼华会乃是太子举办,今年满以为太子大婚之后很快就是你我的出头之日,想不到,好好的大婚,居然会发生火灾……”

  “可不是!听说当时火势极大,诸人都以为里面的人烧成灰了,偏太子为了救太子妃居然只身冲入火海,硬是将人给救了出来。太子妃是救了出来,却依旧烧的面目全非,听说太子的脸也被烧毁了……”最后一句,胖儒生声音压得极低,可凌悠然几人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连池为救自己居然冲进了大火?还因此毁了容貌?凌悠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举杯的手蓦然停住,心底泛起一股难言滋味。在她看来,连池即便对自己有情,也绝不会不顾生死相救。作为一国储君,容貌也十分重要……若毁容,则视为残疾,那么他的太子之位岂不是保不住?毕竟越皇虽然宠爱他,却并非只有他一个儿子。

  而更重要的是,太子妃救了回来?那个宫女没死,也就是说自己的金蝉脱壳没有成功。名义上,逍遥郡王还是连池的太子妃……。真是棘手。

  彩绘仔细观察她的神色,忍不住道:“公子可不能心软。”

  这是担心她回去找连池?凌悠然摇头失笑,怎么可能?!好不容易才逃离连池的魔掌,怎么可能回去自投罗网?!

  “那里,还留有人吧。”

  彩绘点点头,烟雨楼的势力和无极门的势力,都还未撤出越都城。

  “想办法,让该消失的消失在这个世上!”话说的隐晦,但是彩绘听明白了,这是要让宫里头的“太子妃”永远消失在世上。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她也不愿意自己与连池再有牵绊。

  ……

  远在千里之外的越国皇宫。

  连池醒来第一件事关心的不是自己的伤势也不是被烧毁的容貌,而是关心太子妃。

  他忍痛起身,抓住为自己诊治的太医的衣领:“太子妃怎么样?”

  老太医还他骇人的眼神给吓了一跳,颤巍巍地开口道:“太子妃烧伤严重,且吸入大量烟尘,只怕——”

  话没说完,已经被连池推到一边,踉跄地扶住床栏,眼前掠过一阵凉风,抬头时,太子已经冲出殿外,直奔偏殿。

  凌悠然,你不能死!决不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