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喜欢带把的!(1/2)

加入书签

  慢着!”凌悠然阻止,“我不知道君墨托了您什么,不过,无忧是人不是物品,有自己的想法,不劳千岁您打包什么地,我自己走,不过,不是出城,而是回府。夹答列浪至于君墨,日后有缘自然相见,不必刻意。相信如他那般善解人意,亦不会强迫于我——”

  “他娘的,啰嗦够没?本千岁说什么你照做就是,别的什么最好不要说,省得惹毛了我,吃不完兜着走!”九千岁不耐地打断她,挥了挥手,如同驱赶苍蝇般,那神态,唯我独尊,不容置喙。

  本就心情不好的凌悠然顿时火气蹭蹭往上冒,猛地欺身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衣裳:“你他娘的,把本郡主的话当耳边风!本郡主说了,不走就是不走,你再强迫,信不信我杀了你!”说话间,银针无声无息地抵住她的要穴。

  九千岁定定看了她半晌,不怒反笑:“好,有个性。本王喜欢!你既不愿意走,那么就留下做本王的女人,看看谁敢动你!唔,差点忘记,上次你的承诺还未兑现。”

  经她这么一说,凌悠然想起来,上次自己以身换了君墨自由。顿时后悔不迭,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货男女通吃,可她却只对美男感兴趣啊。

  戳了戳她:“那个,千岁,可以打个商量么?不如你说下喜欢哪种款的,我去给你弄十个八个美人来,至于本郡主、嗯,只喜欢带把的!”说着,意有所指地瞄了瞄她的腰下。

  “切!”九千岁嗤笑,随手不知从那里捞出一个玉势在她眼前晃啊晃:“不就是把儿吗?这玩意儿,要多少没有,保管你爽到死。”

  凌悠然黑着脸盯着那硕大的玩意儿,爽不爽不知道,但估计会被戳死,嘴角抽了又抽,终究没能再吐一字。

  “好吧。本郡主就先回府养足精神等着千岁您来‘宠幸’!”咬牙丢下一句,悻悻然爬下马车。

  “先送一个给你回去试一试滋味!”随着嚣张的笑声,一物丢了出来,凌悠然下意识地接在怀里,刚好十三郎不放心走过来,好奇道:“这什么玩意儿?”

  烫手山芋正愁没地儿放,凌悠然忙地将那物往他怀里一丢:“玉,上等的美玉,能卖不少钱,你收着!”

  十三郎捞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阵,嘀咕:“玉倒是好玉,只是,怎么瞧着形状有点别扭啊……”

  回府休息,一夜无话。

  次日早晨,果然就被宣召入宫。

  还是上次的湖边凉亭,满园花木凋零,落叶纷飞,不似当初的繁华,却多了几分萧索之意。

  凉亭中,女皇正与太女对弈,凌悠然坦然入内:“无忧拜见陛下、太女殿下。”

  “免礼。来,坐到朕身边。”女皇眉开眼笑,和蔼地冲她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的石凳上。

  太女亦露出一丝笑意,不复平日的不苟言笑。看起来,很好说话。但凌悠然心知,这客气的背后,是因为自己如今身系凤国安危。

  “谢陛下。”依言坐到女皇身边,只见女皇丢下棋子,转脸来,仔细端详了番,关切询问:“伤势怎样了?可还要紧?需要什么药,只管于朕提,朕定然想方设法给你弄来。8”

  “多谢陛下厚爱。伤口已经结痂,只需好好调养,很快便可痊愈。”凌悠然恭敬地回道。

  太女在旁有感而发:“上次多亏了无忧,儿臣方可脱险,母皇可得好好赏赐于她。”

  凌悠然目光转动,太女敢以这般亲近口吻与女皇说话,想必二人关系已经好了许多。女皇也已多少放下因为不喜先皇后而对太女存在的偏见。

  太女果然好手段。这么多年隐忍,只为今朝。如今朝堂内外,肃清了闵氏党羽,铲除了异己,令女皇对六皇女产生了芥蒂,除去了有力的竞争对手,又得蒙圣眷,可谓春风得意。

  女皇点头笑道:“是该好好赏赐。不知无忧想要什么样的赏赐,但说无妨。”

  凌悠然早想到女皇会给些甜头自己,于是佯作思索了下,道:“无忧不求赏赐,只求陛下收回赐婚旨意。”

  闻言,女皇与太女皆面露惊异:“这是为何?不说宝儿,但说那云相之子,可是你自己所求!这旨意一旦颁发,可不容轻改,不然,皇家威严何在,朕日后还要不要统领朝臣?”

  话说到最后,已是非常明确表示,旨意不可改。

  “陛下明鉴,这次出使越国,无忧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归故里,何苦拖累了云三公子和八殿下。无忧知道,陛下最是疼爱八皇子,又何忍他蹉跎岁月,白白错过最好的年华!”一番言辞恳切,字字发自内心。

  女皇不由动容,伸手轻轻拍拍她的手背:“好孩子,委屈你了。”

  “无忧此去,不仅仅为了陛下,更是为了凤国千万百姓,为了凤国几百年的江山国祚,所以,没有什么好委屈。”虽是场面话,凌悠然却神色自如,面上看不出半分勉强。仿佛真是真心实意,为国为民。

  既然怎样都得去,不如去得大义凛然,也好向女皇讨要些好处。

  女皇定眼看着她,忽而叹道:“朕知道,此番委屈了你。只要有机会,定会设法让你回国。至于宝儿,朕既然已经许了你,又怎会因为你出使越国而反悔。大不了,朕、让他跟了你去。”

  “陛下?”凌悠然颇为意外,要知道此去越国,是为质子。而身为别国质子者,多半会遭到欺辱,陛下居然放心让八皇子跟随她前往——抬眼对上那温和的目光,久久不能语。一时心中百感交集,想不到女皇竟还果真存了几分真情,却是比渣母更像一个母亲。

  “无忧,谢过陛下厚爱。”凌悠然不再拒绝,顿了顿,“方才陛下说要赏赐,那么无忧斗胆,请陛下将火烧梧桐苑的真凶绳之于法。”李侧夫存在,始终是祸害,她害怕玉瑾和十三郎斗不过,还是早早处置了好。

  女皇思忖了下,将话挑明了说:“郡王府的事,朕多少知道些。你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只是你母亲那里——”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便母亲犯了错,照样要受罚,何况一侧夫耳!”凌悠然斩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