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许你妾位(1/2)

加入书签

  “什么关系还用问么?”凌悠然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相信你们早连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扒拉出来了,还明知故问作甚?”

  “你——”紫袍男子欲发作,却又听她说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只是,你还不够资格与我谈判,我要见里头那位主子——越太子!”

  屋内霎时一静。夹答列浪随即听刚才那华丽的声线漫声道:“让她进来。”

  紫袍男子哼了声,拽起她进去。凌悠然则暗松了口气,好歹蒙对了。联系他们的谈话,略加揣测,她便觉得里面的人也许是越太子连池。

  果然就是。连池也太不把凤国放眼里,前方战事还在继续,他居然敢跑到凤国来撒野。若是消息外泄,保管让他插翅也难飞。一旦落入凤国手中,只怕此战局面会转换一番也不定!

  凌悠然有些狼狈地半趴在地毯上,缓缓抬起头来,扫了一眼那斜依扶手的男子,不由怔住。

  赤金的眼,光芒璀璨,辉比日月,让人不自觉沦陷,然目光随意睨来,却又气势万钧,寒意凛冽,令人不敢逼视。

  刀削斧刻的面容,俊美如神邸,举手投足,尊贵倨傲,散散淡淡,却又霸气十足。

  一袭黑色滚着金边的简单黑袍,勾出他完美的身材,宽肩窄腰,腿长而笔直,比例堪称完美。

  凌悠然一面打量,一面暗自感叹,妖孽和十三的身材已算不错,却还远远比不上连池。绝的容色绝美,气质仿佛天上流云,山巅冰雪,清冷绝俗。而此人,却是如日中天,光满万丈。非但貌比天人,还拥有尊贵的身份,上天简直太抬爱他了。

  “看够了么?”淡淡语句听不出喜怒,凌悠然却能感觉到他的不耐和一丝、厌恶?素闻越太子狂妄自傲,尤其讨厌女人,看来那传闻许是真的。

  “够了。”凌悠然淡淡一笑,“人都说越太子貌若天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紫袍男子盯着她,眼里露出一丝意外。但凡女子无不被太子容貌所迷,刚才她眼中虽有惊艳,却转瞬即逝,当真没有半分痴迷。是她眼睛有毛病还是太子魅力消减了?

  “太子,此女既知道你的身份,不如杀之,以免消息外泄。”

  凌悠然心猛地一提,面上却还从容,只见连池傲然一笑,不甚在意道:“她逃不出本太子的手掌心。8”

  她暗松了口气。越太子虽是狡诈多端,却为人颇为自负,这点倒救了自己一命。

  连池注视她半晌,下了结论:“不过如此。”还以为怎样的天姿国色,非但迷倒第一杀手还将向来游戏人间的南宫绯月也给俘虏了,且据属下回报,此女与南王世子也颇有暧昧。冷若冰霜的苏清绝,不食人间烟火的苏清绝,会看上这样乏善可陈的女子?

  虽不知他心中所想,也大概能猜个一二,凌悠然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多谢太子夸奖。”

  “脸皮真厚。”紫袍男子嗤笑,她转眸嫣然一笑,指着他的面具:“比不得阁下。阁下倒是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脸皮太厚,唯恐旁人看出端倪,只好以面具遮掩。”

  “你敢笑话我?”鹰眸泛起煞气,紫袍男子的剑一下子顶在她喉咙,虽隔着剑鞘,却能感觉到那股寒意。

  凌悠然无惧无畏,莹然如月的眸,含着一丝轻笑,安静地与他对视。

  连池见此,眼底泛起一丝兴味,道:“你这女人倒还有几分聪明。只是你如此激怒于本太子的爱将,难道不怕他真杀了你?”

  “太子不是还没发话吗!而且你们还指望从我脑子里掏东西,如此费尽心机抓我回来,就这么杀了岂不可惜?”凌悠然淡然自若笑道,目光有意无意掠过他身边桌面上放置的一台风扇。知道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那些东西是不是你整出来的还不定,就想以此要挟我主,女人你未免太愚蠢!”紫袍男子收回剑,冷笑道。

  凌悠然还未及发话,倒听连池漫不经心道:“女人,给我一个让你活下去的理由。”

  凌悠然闻言,心头一凛,迎上他的目光,那双赤金的眼眸,灿若云霞,却冷若霜雪。他的耐性,并不好。这是要自己拿出足够大的筹码来,否则,许会命丧当场。

  敛了笑颜,正色道:“太子想要什么?”

  连池笑了笑,算她识时务。他最讨厌被威胁,哪怕她再有利用价值,一旦触犯了自己,依旧不过个死。

  他屈指轻轻扣着周面,双目紧盯着她,“应该说,你能给些什么?”

  凌悠然耸耸肩,摊手:“我一个无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