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2)

加入书签

顶着他父亲生前在朝中的威慑力,人气甚至比陈岭还要高。陈岭自是不满的。

  这些事实,身兵部尚书的尹项清又岂能不知,然而,无人注意到此时,尹项清的眼神里,生出了一些嗜血而冷漠的情感。

  “尹尚书,陈丞相说得不错,如今朝中确实无法再承受更多的战争!澈儿的身体……也已经无法再上战场了!”轩辕傲天的声音似是苍老的许多岁一般。

  就在前几天,定北王轩辕澈的腿疾又犯了,这是前些年在战场上受的伤,虽已治愈,却时常会复发,每一次复发都汹涌澎湃,甚至都无法下地行走。否则,这一次的边关之争,或许还有救。要知道,轩辕澈可是战无不胜的定北王,安定北辰国的王爷!

  然而,世事难料!

  在外人看来,北辰国是个幅员辽阔,富饶美丽,国力强盛的国家,然而只有他们这些大臣才知道,这些只不过是个表象,多年以来,贪污腐败的问题已经严重地侵蚀了整个北辰国的财库,就连武将们也纷纷开始过着舒坦的日子,荒废训练,早已不是当年那些骁勇的男儿了。

  北辰国早已是个快被掏空的空壳子而已,否则,这区区一场小小的边疆之争,又为何会节节失利呢?并且已经上升到国家之争的严重问题层面了。

  “就按右丞相说的办!”轩辕傲天哑着嗓子说道,“商量一下,由谁担此责去和亲?”

  尹项清见已成定局,便不再说些什么了,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尹项清更喜闻乐见这种结果,当然这是后话了。

  陈岭则是一脸得意,似是被尹项清压得太久了,区区一个提议,得到皇上的认可之后,便颇为得意地朝尹项清笑了笑。尹项清并未搭理。陈岭显然是误会了尹项清的样子,他以为尹项清在沮丧,于是,笑得更为得意了。谁知,尹项清不过是向来性子冷清淡漠而已。

  “微臣,有一人选,左丞相之女凤无双!”陈岭奏上道。

  “凤无双?你好大的胆子!难道陈*卿忘了她可是那个人护着的人!那个人可是我们万万惹不起的人!难道陈*卿想我北辰国亡国不成!”轩辕傲天大怒。这种人选,他宁愿不选。

  宁可失掉边关,也不能得罪那个人!

  “皇上息怒,可容微臣解释一番!”陈岭惶恐地跪了下来,磕着头,生怕皇上不愿听他的解释。诅咒亡国,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可不是他陈岭能戴得起的。

  “说,朕倒要看看你有何解释!”轩辕傲天蹙眉道。

  “皇上,这凤无双的身份留在我北辰国,迟早会给我北辰国带来灾难,若是趁此机会,将她送走,往后北辰国岂不是少了一个隐形炸弹!”陈岭解释道。

  “那如何与那个人交待,这和亲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轩辕傲天问道。虽然那个人没有说凤无双是他的什么人,但看那个人如此护着凤无双的表现,若是凤无双嫁给了别人,他无法想象那个人的怒气会有多大。

  “皇上,这您放心,我们大可以将这件事赖给南临国!”陈岭奸笑道。

  “陈*卿你是说,由南临国‘提出’要凤无双和亲?”轩辕傲天瞬间明白了陈岭的意思。就是一个栽赃嫁祸的把戏而已。

  “皇上英明!”陈岭呼道。

  “好!这件事就交给尹*卿去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