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说!”

  只一个单音,便把墨羽的耳膜生生地刺疼了。墨羽只得默默地把头低到更低。

  “是,主子。被派去刺杀凤小姐的三名杀手,都已神智不清,原因不明。但依属下看,他们的症状与十五年前的那场暴乱很相似……属下尚无法判断,特前来请主子定夺!”墨羽压抑着心里的复杂情绪,低声说道。仿佛能从他的音调中隐隐读出一些恐惧与担忧。究竟是什么样的暴乱,能令这个龙虎门的侍卫长产生恐惧之感?

  “原因不明?刺杀?”两个疑问句,君如钰好似没有听出墨羽话语里的重点一般。他直接忽略了墨羽提及的暴乱一块。只是冷声问着前面的两个问题。

  墨羽顿时双膝跪下,定定地说道:“属下无能,请主子责罚!”

  “自去领罚!”君临钰依旧在书桌上写着什么,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冷然说道。

  墨羽无声无息地退了下去,主子的话就是圣旨,他不得不从。更何况这件事是他处理不当,还未调查清楚原因,就轻易离开龙虎门前来上报给主子。他甚至还不要命的牵扯出主子心里的魔怔,那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对主子轻易提及的噩梦。如今,墨羽还未完全调查清楚,就只把猜测的情况禀报给君临钰。君临钰没有下狠命令处罚他,墨羽的心里恐怕已经很感激了。

  无人知道,此时君临钰的心里泛起了滔天巨浪,那场暴乱!哼,竟还有残余,他定要通通剿灭,以报他的血海深仇。忽地,宣纸上的墨迹多出了一点,慢慢散开,晕染了整片纸张,如同绽开的黑色曼陀罗,散发着嗜血与死亡的气息。

  丞相府的无双阁内,红莲与碧荷正在给凤无双上着药,她们俩看着小姐肩膀的伤口,眼睛都红了:“小姐,那些人真该死,要是我再遇到他们,一定要为小姐报仇!”

  凤无双用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拍拍她们的手背,笑呵呵地说道:“不可莽撞,咱们不能跟他们硬拼。你们看,小姐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凤无双淡定地就像是受伤的不是她一样。不过,自从吃了她师父白无常给她的药丸,她体内的毒已经被清理得都差不多了。肩膀处的伤不过是皮外伤而已。可红莲和碧荷偏要天天给她抹药,说是留下疤痕就难看了。凤无双心里暖暖的,有多久再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