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六章 萝莉的第一次(1/2)

加入书签

  丁柔大眼一瞪说道:“你愿意怎么做便怎么做吧,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反抗的了你?”

  丁柔心中很气愤,叶飞竟然问出这样叫人尴尬的问题,难道他不知道像自己这样的小女生都特别的含蓄吗?

  就算自己明明心里想要,却也不能当面说出来,偏偏他却询问这样的问题?

  叶飞点了点头,既然她这样说就好办了,这个小丫头的话虽然含蓄,却依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在没开口之前,他便知道事情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不要说丁柔早就对自己有情意,就算她对自己没有任何情意,被自己用这样高明的手法摸来摸去,也会情不自禁的对自己投怀送抱。

  在被自己摸得神魂颠倒的情况在,丁柔的情绪已经失控,为了得到自己的爱抚,自己叫她说什么她便会说什么,要她同意什么她便同意什么。

  如果自己不趁着她情不自禁的时候上了她,只怕她会活活难受死,就算这个时候叫她说自己是一个小贱人,一个喜欢被人干的小贱人,她也会照说不误。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身上的xx被激发,便会变得不像平时那样理智,说出怎样莫名其妙的话来也都在情理之中。

  自己只是叫她承认是心甘情愿的被自己玩弄,免得以后哪天突然后悔了,便拿这件事埋怨自己,今天没逼得她承认自己是小贱人,便算很给她面子了?

  叶飞伏在丁柔的身上,开始用双手抚摸她的胸部,随着叶飞继续挑逗,丁柔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在变大的同时又涨的有些难受,她再次发出了好听的呻吟,心中的渴望也再次强烈起来。

  看到丁柔胸前的嫣红开始变大,以及这个小丫头越来迷离的眼神,叶飞知道自己动手的机会来临了。

  他开始分开了丁柔的双腿,并看到了里面迷人的风景。

  叶飞在不断赞叹丁柔下面好看的同时,又将自己的手指深入了丁柔的两腿里面,丁柔下面虽然很多水,他的食指进入了一小半依然被紧紧卡在了里面。

  叶飞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一般未经人道的女孩的下面都很紧,不过丁柔却显得更紧一些,如果有男人享用她的身体的话,得到的享受也更美妙一点,不知道自己今晚有没有这样的福气,以尽情尝试那个小丫头里面的紧致?

  叶飞的手指白皙修长极为好看,宛如女孩的芊芊小手,像他这样细长的手指进入处子身体的时候,就算进入的不那样畅快,也绝不会无法进入。

  偏偏他的手指进入丁柔的下面显得十分的困难,他用了几次力,依然只进入了不到一半的手指,随着叶飞用力,感觉到痛楚的丁柔发出了很不舒服的长吟声。

  想不到这个小丫头的下面竟然紧致到了这种地步,当初自己上过很多女孩,却以丁柔的下面最为紧致,连自己的手指头进入她的身体都十分的困难。

  自己下面的宝贝异与常人,进入这样窄小的小溪,不知道会困难到什么地步,自己下面进入之后,一定会被这个小丫头紧致的下面夹的很舒服?

  当然了,这个小丫头在经历女孩生命中第一次的时候,痛苦也会远超其他女孩,谁叫她的下面那样紧,只要自己的下面一进入她的身体,这个小丫头说不定会痛的哭爹喊娘吼破了喉咙?

  这个小丫头动不动就跟自己耍小性子,一会便叫她知道自己的厉害,保准这个小丫头日后再见了自己,害怕的如同老鼠见了猫,并在也不敢在自己面前耍小性子?

  当叶飞脱下裤子的时候,丁柔不经意的看了叶飞一眼。

  作为十分开明的女孩,丁柔虽然不与男生乱搞关系,偶尔调皮的时候,也看过一些男人们赤身xx的油画。

  现实中赤身xx的男人她却没有看过,才想亲眼看看叶飞在脱去了身上的衣服之后,与油画中的那些男人有什么不同?

  当丁柔看清楚叶飞两腿间那条狰狞巨龙的时候,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叶飞下面的那个东西太长太粗了,不要说自己一只手,就算是两只手一起上,也难以完全握住那种狰狞的巨龙,这厮下面怎么会大到如此地步?

  自己以前看过的是西方人的油画,上面的那些男人几时有过这样狰狞的东西?

  西方人速来敢描绘人体的各种xx部位,胯下男人的宝贝经常栩栩如生的画出来,她虽然没有见过东方人下面的尺寸,却通过一些书籍了解到由于体质不同,东方人的下面大都比西方人小得多。

  叶飞下面的这头狰狞巨龙,却完全颠覆了丁柔以往的观念。

  叶飞下面那个东西太大了,就算西方油画中拥有巨大宝贝的猛男们,也无法与叶飞下面的东西相提并论。

  看着眼前的狰狞怪兽,丁柔突然想起了一种以下面的东西够大而闻名的家畜,怎么叶飞的下面长了一只家畜才有的巨大家伙,难道叶飞是牲口转世,下面的东西才会大的离谱?

  这样一个巨大的东西,自己下面的这条缝怎么可能完全装的进去,自己下面的缝这样小,如果他硬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会不会将自己的下面给弄坏了?

  如果叶飞硬来的话,这样巨大的东西完全进入自己的身体,自己会不会直接没命?

  不是吧,自己才刚刚十六岁,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正式的成人礼,便会被叶飞这下面的东西给糟蹋死?

  因为恐惧,丁柔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前的锁骨也因为深呼吸而深陷下去一大片,她这副又紧张又渴望的模样显得格外迷人。

  丁柔虽然仰卧在大床上,两座小雪山没有丝毫的塌陷,白白的两团虽然各不相连,却依然傲然竖立,并随着她的深呼吸而微微颤动。

  这时候叶飞的下面开始进入丁柔的身体,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丁柔依然痛的大叫了起来,泪水更是哗哗不停的流。

  太痛了,长这么大以来,丁柔还从来没有如此痛过,在她的记忆中,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动过自己的一个小手指头。

  她虽然没有父亲,却是母亲的心头肉,从小在锦衣玉食中长大,记忆中唯一挨过的一次打是她七岁的时候因为横穿马路差一点被车撞到。

  见到这一幕的丁香狠狠拍了她的小屁股好多下,叫她痛了好几天,连走路都变得十分困难。

  因为是记忆中唯一的一次挨打,那件事丁柔一直记忆深刻。

  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一向坚强的母亲在她的面前伤心流泪。

  当时的丁香每落下一巴掌,都会自己先流一阵子的眼泪,当时丁柔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打的是自己,她却哭得比自己还伤心?

  后来长大了,才渐渐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母亲的一切,母亲就是太爱自己了,不想自己出任何的意外,才狠着心打自己,当时的每一巴掌虽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却也落到了自己母亲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见到自己被打的哇哇大哭,母亲也泪流满面。

  自己被叶飞进入之后引起的剧痛,要比当初被对方打屁股痛了太多,这种痛简直是撕心裂肺,比之她记忆中最恐怖的那次挨打不是痛了一点半点,丁柔才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叶飞看了丁柔一眼,这个小丫头也太娇气了吧,自己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