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死亡往返跑(上)(1/2)

加入书签

  顺利得到了想要协议的老科隆纳对女儿的情人,很是表扬了一番,还许下了夺城之后,所有城内各种神明旗下教会的财产统统由拉迪斯劳斯处置,教会本身是取是留也由拉迪斯劳思决定,老科隆纳许诺一概不干涉。

  不过这些好处,都是建立在能够夺取这座城市的基础上的,不能成功万事休提。

  接下来的几天,罗马军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城,而是先收集木材打造云梯,并扩大了营垒的规模,强化了防御,确保守军难以动突击。

  佛罗伦萨军当然也在做类似的事,不过除了东北方向的大营,部分佛罗伦萨军移营到了锡耶纳城的西侧,“手半剑”佣兵也在那个方向扫荡,切断港口和城市的联系,并彻底清洗港口区,这也是老科隆纳和美第奇红衣主教协议的一部分。

  虽然没有城墙保护的港口区,肯定是已经彻底清空了,港口居民可不会像农村居民那样恋战不去,但是彻底地“打扫”一番后,总还是有点财物的。

  那些舍不得土地的农民可就真是遭罪了,拉迪斯劳斯带着“手半剑”佣兵团和罗马军的骑兵,这几天纵横扫荡锡耶纳城周围的村庄,与远离道路,贫穷逼仄的山区村庄不同,这些村庄大多要富裕的多,人口也要多得多。

  虽然锡耶纳政府提前得到了敌人要入侵的消息,大地主们都躲进了城市,可是自耕农们却舍不得自己的土地,逃进了城市他们也没有生活所需的金钱,尽管彼得鲁奇执政官一再宣布入城之后会为可以当辅兵的人提供口粮,可是那不是太危险了吗,而且贵族老爷话一向不大可信,这次谁有能保证他们会信守诺言。

  更何况即使贵族老爷偶然会大慈悲,他们的走狗和管家还不是一样要压榨农民,对贵族老爷老说夏税减半,对管家来说就是哪家把妻女献上才能夏税减半,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普通了。

  尽管老人们说起上次战争都是心有余悸,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这次的敌人一定和上次一样凶残吗?

  所以他们把寄希望于敌人的仁慈,或者仅仅是过一天算一天的生活态度,任由命运决定一切。

  显然,不积极的人生态度,会带来更可怕的结果。

  侵略者比原有的主人更加可怕的多。

  他们的财产全部被夺走,所有的储备都成了敌人的物资,他们反而要靠拼命才能得到一点口粮。

  见识了锡耶纳的城防体系后,老科隆纳放弃了尽量平和占领,以便于统治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全力征民夫。

  是的,不愿意入城当辅兵保卫锡耶纳城的锡耶纳人,如今要为攻打这座城市出力了,他们妻女倒是没有被糟蹋,至少在他们死前是如此,老科隆纳为了保证民夫的士气,把所有女人集中到了一个营地中,严禁罗马军凌辱她们。

  老科隆纳还许诺每个民夫的家人都可以得到一份虽然不多但是可以维持生存的口粮,民夫晚上也可以回到那个营地中去,如果他们能活到晚上的话。

  这些不幸的人被组织起来,去填平护城壕。

  前两天还好,只是把流入护城壕的河流引走,冬季水流不大,很顺利地就截断了河流,可是接下来要在已成死水的护城壕上平出一块可以通行的6地,可就是危险至极了。

  拉迪斯劳斯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地让这些农夫在死之前,压榨出他们的价值。

  老科隆纳把打头阵的机会交给了女儿的情人,这次机遇也是对拉迪斯劳斯在谈判中表现的奖赏,虽然拉迪斯劳斯完全没有经验,不过他地位够高,足以号令上下,而且马基雅维里是有经,验的指挥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