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镇国重逢(1/2)

加入书签

  第一个从二层窗户进入的人实际上是一个诱饵,这个技艺精湛的游荡者要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以便让突然穿过墙壁的队友给敌人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是最危险的工作,虽然队友可以得到很大的战术突然性,但是他却要面对敌人本能地猛烈回击。

  虽然每次担任这种突袭都能得到一百个塔勒,但是除了少数寻求刺激的人以外即使是对自己技艺最有信心的游荡者也并不是完全自愿担任这个角色,而那些对这种刺激感痴迷的人都死得很快。

  所以大部分情况下,军法和重赏的双重激励缺一不可。

  尽管从二楼窗户突入本身也有一定的战术突然性,但是防御者在这里显然有很高的密度,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个攻击方式。

  所以闯过窗户之后,这个游荡者立刻发力侧滚翻,这一下是生死攸关的,反应稍慢就会被达成筛子。

  然而预想中迅猛而猛烈的打击并没有如期而来,这个游荡者的双脚再次落到实处时,依然没有哪怕一发魔法飞弹或者一支弓箭落到他的身边。

  “难道敌人因为被围攻已经精疲力竭到无法思考,真的没有想过二楼会受到攻击?或者是人力枯竭到连最低限度的警戒人手也派不出了?”这个念头在这个游荡者的脑海中仅仅是一闪而过。

  因为他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刹那间就意识到了问题,不仅仅没有魔法飞弹或者弓箭,在他的视线中,连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里至少应该有几个从一楼撤下来的伤员才对。

  不仅没人,整个二楼一片平静,虽然因为是内部建筑所有射界不良,而且窗户也不是为了战斗设计的射击口,所以防御者刚刚没有通过二楼射击过进攻者。但是这样一片宁静也明显是不和常理的,毕竟攻击者刚刚是对着二楼抛射过弓箭和**的。

  刚刚为了进行攀爬,他手上没有武器,不过在侧滚翻的过程中他已经把腰间的武器拿在了手上。

  握着武器,他再次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局势,依然是那么平静。那么诡异。

  更让他不安的是楼下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那里老谈舒尔率领的主力突袭队应该已经和守卫者打得不可开交了才对啊。

  对于战场的本能告诉这个游荡者,这个时候迟疑和犹豫必然导致危机甚至死亡,他不再犹豫,一个后滚翻向着身后另一扇窗户跳去,二楼的高度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反正他已经进来过了。无论如何已经起到了牵制作用。

  起跳的刹那,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刚刚从外面看来窗户之间的距离不应该那么近才对啊!

  可是跳出的势头已经不可挽回,游荡者只感到胸口一阵剧痛袭来。

  这扇“窗户”突然变得不再平整,一个尖锐的突起已经插进了他的身体。

  另一路突击队通过老谈舒尔制造的阴影界和物质界的缝隙,从一个意料之外的位置杀进了奥尔西尼小教堂之中。

  可是他们同样看到了意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