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罗马城防(1/2)

加入书签

  “陛下,请您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陛下,波旁公爵这个法国人完全不能信任啊,他包藏祸心、大逆不道啊!”

  “路德维克-美第奇这个家伙根本不配当比萨城的主人!”

  联合王**在比萨的乡村,见到了一些热情迎接他的乡绅。

  “诸位的请求,国王陛下都明白了,比萨公国自古以来就是神圣罗马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于任何人试图分裂这一地区的行径,伟大术士皇族都绝不会容忍和姑息”

  双方的诉求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拉迪斯劳斯在中意大利的战略支点和利益范围仅仅是科隆纳家族控制的锡耶纳公国而已。

  乡绅们想要拉迪斯劳斯制止波旁公爵的烧杀掳掠,而拉迪斯劳斯只是让霍尔蒂公爵代自己回答,他只是想要顺便宣示一下帝国若有若无的存在。

  这几位乡绅所在的村子距离比萨城比较近,路德维克-美第奇把他的部队都收拢在城中,所以西班牙军没有接近城市,无论如何比萨城的主人实际上还算是哈布斯堡家族的盟友呢。

  亚平宁半岛上,西班牙如今正式的敌人只有教会国和佛罗伦萨共和国而已。

  路德维克-美第奇控制的城市还是安全的,这位机敏的佣兵指挥官在拉迪斯劳斯攻破佛罗伦萨城之后就乘乱夺取了比萨地区的统治权,这一次波旁公爵南下,他仅仅据守城市任由他们荼毒乡村。

  这是他理智地评估了自己和波旁公爵实力的对比后,做出的不算离谱的决定,如果他敢把大部队出城保卫乡村,一点好处也不给波旁公爵,那么说不准波旁公爵就敢给他带一个勾结真选教皇反抗术士皇族的罪名,波旁公爵对他的容忍必然是极为有限的,无论如何他也是一个美第奇。

  周边村庄甚至比萨城本身也是必然要完蛋的。

  不过那些村镇里的头面人物对于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比萨公爵依然是满腹怨气。不光自称是比萨公爵的路德维克-美第奇课以重税,他们也担心西班牙人会去而复返,事实上拉迪斯劳斯带兵进入这一地区时就引起了很大的担忧。

  当然拉迪斯劳斯总算是没有纵兵掳掠。

  “陛下,波旁公爵在这里对术士皇族的名誉似乎造成了一系列非常不好的影响啊。”

  送走了不安的乡绅们后,霍尔蒂公爵向拉迪斯劳斯报告工作。

  “对于这些令人遗憾的附带损害,我个人当然是痛心疾首,我已经多次在信中提醒波旁公爵要他分辨良莠,对于支持我们哈布斯堡家族,支持帝国统一的爱国人士一定要多加照顾,有区别地进行肃正作战。不能滥杀无辜。”事实上何止非常不好的影响,简直是把哈布斯堡家族在中意大利的名声都丢光了。

  被荼毒的中意大利领土虽然大部分是教会国的领土和封地,但是也有不少和佛罗伦萨一样从法理上来说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封地,每年缴纳或者不缴纳一笔微不足道的帝国税。

  拉迪斯劳斯在一路过来的时候。就秉持着凡事交钱的就没事,不交得就让你连本带利地交出来的原则。

  然而波旁公爵的乱兵完全不可能去分别这些复杂的历史关系,他们才不高兴搞清楚哪个骑士对帝国这个概念稍存敬意,哪个修道院长完全无视哈布斯堡家族。

  他们的原则就是,能抢则抢。

  “国王陛下,锡耶纳的摄政夫人请求您一定要告知波旁公爵您和她的亲密友谊。并警告波旁公爵不可以在进入锡耶纳城附近十公里。”拉迪斯劳斯这不是第一次收到来自锡耶纳的哀嚎了。

  法切蒂侯爵夫人非常担心自己的领地安全。

  “在信的最后,侯爵夫人还希望您不要介意她雇佣了一批来自利古里亚的水手来加强对锡耶纳的防御。”

  苏珊-法切蒂侯爵夫人当然也被波旁公爵的行动给吓坏了,她当然不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