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艰难的进程(1/2)

加入书签

  虽然期间有一些小小的误会和冲突,但是联合王国和莫斯科公国的友好关系还是随着鲁布寥夫大使的到达而进一步建立了起来。

  拉迪斯劳斯在一周的时间里,为这位大使举行了好几场宴会,虽然他依然坚持不跳舞,但是他反复要求务必要让大使和他的夫人尽兴。

  在维也纳的宫廷中的各国大使纷纷向本国回报,据说一位来自莫斯科公国的公主正位于奥地利和匈牙利联合王国王后候选名单的第一位,一个针对异教徒的同盟也正在酝酿。

  在下一个春天,两国将联手行动莫斯科公国将进攻克里米亚汗国,联合王国进攻奥斯曼帝国。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虽然拉迪斯劳斯指示自己的宣传部门和外交官四处散布这种可能性,实际上他知道相隔千里的两个战场,哪怕是最低限度的协调都是极其困难的。

  无论如何,波兰-立陶宛联邦是更可能的目标,日耳曼人和俄罗斯人从东西两个方向威胁着波兰,这种向心攻势是相对比较可能的。

  大部分奥地利贵族都不喜欢这个计划,他们一致认为新生的联合王国已经有足够的敌人了。

  不过现在他们都谨慎地不直接说出自己的态度。

  “**官阁下,您有必要亲自和莫斯科大使去讨论同盟的条件,但是您没有必要问我有什么关键性的条款。”拉迪斯劳斯如此回复来请求谈判纲领的霍亨索伦。

  “您的意思是说,仅仅需要我出现,以确保其他国家的大使知道我们和莫斯科的高规格会谈?”虽然这个回答让他很失望,霍亨索伦**官还是很理解自己君主的真实想法。

  虽然匈牙利之战让他的一个女儿成了寡妇,但是他也得到了很多东西。

  他的子侄根据贤愚不同,人人都在匈牙利和波西米亚得到了重要性不同的职位,他的家族以极低的价格得到了布达和佩斯城中重要和昂贵的商业地产。

  这些利益也让拉迪斯劳斯可以更加深入地掌握自己的国家。

  拉迪斯劳斯把大部分在匈牙利夺取的王室土地和没收的叛徒领地划拨为士兵的退役份地,城市中的财产则大部分被出售给奥地利的贵族。

  拉迪斯劳斯给他和其他奥地利贵族带来的好处,让他现在有了极大的威望。

  他点头表示同意霍亨索伦**官的描述。

  “这么说起来。我们依然是在寻求同波兰同盟或者最低限度的和解?”霍亨索伦**官试探着拉迪斯劳斯的态度。

  “波兰的友谊在如今的环境下确实是有价值的,但是我和联合王国不在波兰身上寻求任何东西,**官阁下,我们史无前例地重创了奥斯曼帝国,所以现在应该是我们的邻国寻求我们的容忍。”拉迪斯劳斯的态度不是什么诡计,而是一种充分利用自己胜利的态度。“我之所以不指出谈判的关键条件,第一是我需要在下一次国务会议上讨论这个问题。第二是希望让对方先提出条件。”

  “臣明白了,萨克森和莱茵-普法尔兹两位选帝侯的使者已经到了,那么他们的提议也会尽快详实地转到给您。”霍亨索伦**官明白了拉迪斯劳斯的意图,这是要乘势展布维也纳的意志啊,这一刻他也感到与有荣焉。

  “只是使者,他们的诚意有点不大够啊。”拉迪斯劳斯挑了挑眉毛。勃兰登堡选帝侯和巴伐利亚公爵这一次将亲自来维也纳祝贺他的胜利。

  这几个家族内部斗争一如既往地激烈,但是无效。

  他们都迫切地需要拉迪斯劳斯的支持。

  虽然并不清楚拉迪斯劳斯的具体实力,但是能够打退奥斯曼帝国灭国大军的力量,一旦插手他们的较量,很可能会带来决定性的影响。

  这些选帝侯之间的总决战也不过是一两千常备军坐镇,再带上万把民兵罢了。

  这种长年累月的低效战争偶然会分出胜负,但是根据德意志的习俗一代人之后。获胜一方建立起来的大诸侯国又会被几个儿子瓜分,继续过去的争斗。

  哈布斯堡家族在内部其实也奉行均分继承制度,只是获得了西班牙之后,一方面意识到了垄断整个欧罗巴的机会,一方面男丁也确实不是很多,所以才稍微约束了这种倾向。

  随着拉迪斯劳斯顺利接收了波西米亚的权力,这些诸侯无法忽视权力平衡的变化,纷纷到维也纳来和拉迪斯劳斯联络感情。

  “对于选帝侯和公爵们都要热情招待。但是除了修文偃武共建繁荣国家以外的任何实质性议题都不可以提。”

  拉迪斯劳斯并不打算乘势插手诸侯间的争斗,不论他帮谁,都会让所有诸侯警惕哈布斯堡家族的野心。

  那些得到帮助并且获胜的诸侯,也至多只会有持续一代人的好感,碰上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