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今日富贵迁祖坟(1/2)

加入书签

  回到维也纳的第一天晚上,哈尔娜没有等到拉迪斯劳斯,她的表哥在送走了丹麦流亡国王夫妇后就独自睡了。

  不过哈尔娜并不担心,她知道拉迪斯劳斯仅仅是需要一点时间来表达对自己亡妻的悼念罢了,她确信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将得到实际女主人的地位。

  拉迪斯劳斯的悼念也会阻止他在短时间内再婚,这对哈尔娜实际上是好事。

  在拉迪斯劳斯再婚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她会清洗西班牙侍女的势力把自己的爪牙广布在维也纳皇宫的每一个角落中。

  很显然,这个时间越长,她的清洗行动就越彻底,爪牙也会更多。

  “你真的打算娶一个奥地利妻子?外交官娶所在国家当地女人不是很奇怪吗?”哈尔娜现在在和她的弟弟奔索吃饭。

  虽然他们也都合群地带着黑纱,不过让这对姐弟伤心就实在强人所难了。

  “我又不是真的外交官,只是失败的流亡者罢了,这种位置一点机会也没有,我打算让父亲解除我的外交官身份,彻底转入奥地利体系。”奔索对于没有权位的外交官生涯受够了,看到拉迪斯劳斯获得了大片疆土,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分一杯羹。“再怎么说,我如今也是联合王国国王陛下的表弟了,是不是?”

  “哦,你打这个主意,那自然是要娶一个当地人了。你放心,姐姐会帮你操办好的,顺便让你大表哥陛下给你安排个好位置也不成问题。”哈尔娜自然是要帮自己的弟弟。“不过结婚的事不能急,我要再物色几圈,最好找一个国务会议成员家的女儿。目前倒是有一个差事很适合你。”

  “最好给我个新的匈牙利省份让我当省长,再边陲再荒凉也不要紧!”裙带关系就是好啊,就是好。

  “你做梦去吧,他的习惯你也该看出来了,省长再年轻也是要当过更基层的行政官才能当的。弄个市长给你就不错了,当个三年市长,就能当省长了。”其实哈尔娜的日程表也够大胆的了。“不过暂时你先去布达负责迁移墓地的事,拉迪斯劳斯要把他的父母都迁入布达的墓地,他分身乏术,你去负责迁移阿姨和姨夫的墓地不是正好吗?如今在布达的霍亨索伦**官不可能长期呆在那里,到那时。我给你使一点劲,让你做布达的市长。”

  “省会的市长最没做头了!”奔索对这种位置兴趣不大,受到了许多压抑和挫折的奔索已经不复和拉迪斯劳斯以及自己兄弟争权时的好斗和敏锐了,他现在更多想要安稳舒心一点的权位。

  “你懂什么?!布达现在是仅次于维也纳的政治重镇,我如果把你塞进去,陛下在省长的人选上就八成要选匈牙利人以维持平衡了。一个匈牙利人你怕什么?三五年里如果让你原地升任布达省长,有我在,十年之内进入国务会议也不是不可能!到那时我们姐弟互为表里,哪怕再来一个哈布斯堡公主我们也不怕了!”这就是哈尔娜的终究目标了。

  ‘姐姐你又没儿子,有了儿子再折腾不迟。’这句不合时宜的话奔索当然只能藏在心里。

  “我知道了,姐姐,可是我看事情也未必就真的那么顺利。绍波绕依不算什么,波兰似乎也有内部问题,可是奥斯曼帝国未必不会卷土重来,父亲评价这次奥斯曼大兵团的撤退行动超乎想象的有序,说能这样撤退的敌人放眼历史也是数得着的敌人。”奔索虽然不会打仗,但是他知道向谁求教啊。

  而且他对于宣传工作倒有一点无师自通的意思。“如果真的消灭了五万敌人,以大表哥的性格,我看他肯定要去打贝尔格莱德。只有拿下了那座重镇,匈牙利的领土才有了大门,何至于现在连奥西耶克也拿不下,我看基本上就是那个什么宣传部在夸大胜利。而且前几天淑妮教会的人攻克民兵武器库的事情肯定是吓坏了马基雅维里他们,这几个国务会议成员最近高度紧张,他们可能对大表哥发出了过度预警,让他没有拿下太大的胜利。”

  淑妮教会的叛乱其实规模不大。只是维尔兹堡大主教在得知失去了武器库后反应过渡,马基雅维里也不敢怠慢以至于让前线觉得后方局面很紧张。

  “现在你倒是不怕了,当时还催我写信给他,让他回来呢。这信我能写吗?!”奔索只是事后诸葛亮,当然哈尔娜对于弟弟的安全自然是最关心的。“你是说布达未必安全?那倒也是,城墙听说也被异教徒撤走的时候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