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命里无时莫强求(1/2)

加入书签

  虽然在利古里亚城经历了一次让人担忧的发作,但是接下来的半个月里,胡安娜一直非常正常。

  不过埃兰诺娃还是坚持每天睡前都要给自己的母亲用药,反正经过皇帝陛下的各种努力,石之公主的药剂给得非常足量。

  她们一路东行,一直和布达方面保持着通信。

  她们在路上一直担心着凯瑟琳娜,她一直没有写信,拉迪斯劳斯和玛丽的信中都提到了她恢复地不大好。

  拉迪斯劳斯和凯瑟琳娜也没有如计划中的那样出城二十里迎接她们。

  但是直到在布达城下,虽然布达没有城墙,依然没有看见凯瑟琳娜来欢迎她们,这两位才知道情况严重了。

  拉迪斯劳斯和玛丽的满面愁容更是胡安娜和埃兰诺娃紧张到了极点。

  “凯瑟琳娜到底怎么了?”省去了全部废话,胡安娜直接向自己的准女婿问道。

  “母亲大人,根据凯瑟琳娜的要求,今天凌晨时我和她在奥德-凯斯勒牧师的祝福下举行了婚礼。现在您及时赶到了,我们立刻前往王宫举行加冕典礼吧。凯瑟琳娜会很高兴的。”实际上,拉迪斯劳斯已经是胡安娜的合法女婿了,虽然很快就要变成前女婿了。

  与此同时玛丽扑到自己母亲的怀里哇哇大哭,这一切让胡安娜和埃兰诺娃无所适从。

  她们的马车直接去了王宫,一路上玛丽边哭边说让她们大致了解了情况的发展。

  凯瑟琳娜落水受惊的严重程度大大超过了一开始的估计,她的身体始终没有恢复。

  拉迪斯劳斯虽然和她睡在一起,但是出于谨慎地考虑他们并没有行房,但是这无法组织凯瑟琳娜的身体日益虚弱。

  昨天早上情况突然急转直下,无法进食并且呕吐不止,到了昨天晚上开始吐血。

  不论是宫廷医生,还是几位强大的牧师都无计可施,奥德-凯斯勒和几天前赶到的马基雅维里都已经尝试并且失败了。

  他们只能建议拉迪斯劳斯重新考虑自己的加冕典礼。

  也许让实力超群的玛丽来试一试还有最后的机会。但是玛丽如果救回了凯瑟琳娜还好,要是救不回来,拉迪斯劳斯就跳进多瑙河也洗不清了。

  拉迪斯劳斯显然不能冒着让西班牙和全世界怀疑他勾结安娜杀死凯瑟琳娜的风险来进行这种绝望的尝试。

  今天早上,凯瑟琳娜突然自己下床,并要求立刻举行婚礼和加冕礼。

  这显然是回光返照,因为她依然无法进食。

  万般无奈的拉迪斯劳斯在布达教堂满足了凯瑟琳娜的意愿,她们已经在凯斯勒牧师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和誓词。

  尽管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在王宫见到了已经形销骨立如同风中残烛的小女儿,胡安娜还是感到悲从心来。

  她拥有这个时代女人罕有的幸运,她六次怀孕得到了六个健康的孩子,每一个都活到了成年。

  可是查理五世已经先她而去,最小的女儿子凯瑟琳娜却此年轻也要死了。

  “妈妈。不要哭,我要做王后了,不要哭。”凯瑟琳娜的声音已经低不可闻,但是她还是为自己的母亲及时赶到而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母亲大人,我们必须快一点了才能让凯瑟琳娜得到她想要的东西。”拉迪斯劳斯在胡安娜的耳边轻语。

  胡安娜点了点头,从弗洛伦蒂诺手上接过王冠。

  承载着匈牙利许多历史的圣史蒂芬王冠被苏莱曼带回了伊斯坦布尔,不过拉迪斯劳斯的祖父有一些遗产在他死后落入了施蒂利亚支系的手中。其中就包括这顶今天被交还的王冠。

  马德里的宫廷金匠根据拉迪斯劳斯的要求,改款了这顶王冠,使得它可以和“帕齐之冠”叠在一起。

  接下来是凯瑟琳娜的后冠,则是费迪南德的礼物。

  拉迪斯劳斯坐在王冠之上,由胡安娜把王冠戴在他的头顶上。

  “蒙宏愿骑士洪恩,我,拉迪斯劳斯-哈布斯堡,加冕为奥地利及匈牙利联合王国国王。我将保护我的人民,守卫我的疆土”拉迪斯劳斯的宣誓词刚刚说到一半,他就突然拿起后冠,戴到了坐在他旁边的凯瑟琳娜头上。

  凯瑟琳娜渐渐地完全靠在了拉迪斯劳斯身上,拉迪斯劳斯意识到自己的妻子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愿宏愿骑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