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匈牙利的萨克森人(1/2)

加入书签

  “何必如此啊,琼斯殿下,我岳父已经全面整修过佩斯的城墙,运来的足够的箭矢和粮食,还把他从维也纳带来的最后的jing锐部队分了三百给我们,我看我们只要坚守就没事了。// //”

  整个匈牙利战场上,有无数奥地利官员正在向着布达要求补给和援兵,可是他们再怎么样嘶声力竭,也还是得不到。

  而魏登费勒不需要说,自然就会有物资优先输送到佩斯。

  当然霍亨索伦官会说这完全是公心,哪怕是布达和塞克什白堡都没有佩斯这个桥头堡重要,这不能说是虚假的。

  不过这世界上到底会不会有纯粹的公心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至少佩斯省长不知道。

  魏登费勒正在盯着他,期待他的支持。

  这是一个强大的施法者,一个能施展八级奥术的存在,更是奥地利国务会议成员,霍亨索伦首席官的女婿。

  这样的人物显然是如今没了根基的省长急需巴结的,他这几天已经深入学习了奥地利的政治制度,显然国务会议成员就是奥地利核心权力人物了。

  搭上魏登费勒,就是搭上了足够硬的靠山。

  现在玛丽王后也在布达,并对自己的投靠信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可是这位王后能不能在新的奥地利的政治版图中得到一定的地位,显然是任何人都不能确定的。

  也许过两天这个女人就哭哭啼啼地回西班牙去了,再过两天就又找一个国王嫁掉了呢。

  虽然她这么多年生不出孩子是个不利因素。但是想要和哈布斯堡家族搭上线的势力那实在太多了。

  事实上也确实差不多,这位曾经的王后本来根本无心参与接下里的奥地利政治。只想着回维也纳或者马德里找自己的姐妹和弟弟那里寻温暖,对于拉迪斯劳斯要求她积极联系更多匈牙利当地有力人士的要求只是因为“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心态在执行。

  对于家族责任心,她帮拉迪斯劳斯拉出了一大批有用的官僚和霍尔蒂公爵这个头面人物,她自认自己做到了。

  只是现在拉迪斯劳斯也给了她一点温暖,她当然会更积极一点。

  不过重点还是在波西米亚,那里是她的重点,匈牙利的问题已经不是文字和语言能影响到的了,一切都要刀兵说了算。

  所以佩斯省长说不出支持的话来。因为眼下掌握着武力的显然不是魏登费勒,虽然他自身就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武力,但是掌握着部队的还是琼斯这个实打实的国务会议成员。

  “师阁下,我认为还是琼斯殿下说得对,敌人远道而来,正应该打他们一个立足未稳。”

  这位官僚的勇气让魏登费勒感到惊讶,这些文官和法师一样到了关键时刻不都是软脚虾吗?

  今天他就深深体会到了所谓大军的威严。这是人世间最血气方刚的事情。

  虽然他也知道绍波绕依的部队都是临时凑起来的乌合之众,不要说和奥地利核心的一万五千常备军比,就是比路易二世那支在莫哈赤被摧毁的部队也要差得多。

  可是真的看着那无边无际的数万人在城墙前扎营立寨,他还是表现出了弱鸡的本质。

  什么建功立业,还有岳父那些以后位置多了,正好积累点资本的外放一任封疆大吏以后好继续进步的淳淳教诲统统被丢去了九霄云外。

  能守住城就不错了。反正有霍亨索伦这个靠山在,这份功劳也能让他坐稳投石器总监的位置同时牢牢控制住维也纳的法师协会了。

  至于外放一任省长,然后想办法进入国务会议的事情还是拉倒,这些穷乡僻壤哪里比得上维也纳啊。

  更何况他本质上还是一个法师,只要再努力一把成为“镇国”法师。那么天然就是半个国务会议成员,虽然还是略差一点。但还是有足够发言权的,实在没必要出生入死地去争去抢。

  “大部分民兵都不堪用,但是我手上还有一支一百五十人的萨克森骑兵,正好可以一起出击。”可是魏登费勒如今是孤掌难鸣了。

  “萨克森骑兵?”琼斯意思到这位省长是真的想要支持自己了,他的部队其实入城也没几天,还没搞清楚省长居然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