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并不存在的善意(1/2)

加入书签

  拉迪斯劳斯和绍波绕依之间释放的善意,确实是纯粹的烟幕弹。

  得知奥斯曼和奥地利两支大军一前一后地南下后,绍波绕依同样立刻做出了反应。

  他亲率两万大军从特拉西瓦尼亚首府,匈牙利王国临时首都阿尔巴尤利亚出发,向布达进军。

  在奥地利和奥斯曼军对峙期间,绍波绕依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和欧罗巴的其他大国取得联系想要获得各国对他王位的承认。

  虽然有真选教皇的特使为他做说客,效果依然有限,只得到了法兰西方面的积极回应。

  西班牙自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寄予厚望的英格兰和波兰也没有反应,特别是波兰王国的不支持态度对于他极其不利,波兰是这场匈牙利王位竞争中最重要的砝码之一。

  可是波兰国王西吉斯蒙德显然并不准备接受这个定位,虽然他是绍波绕依的姐夫,但是他的第一任妻子绍波绕依王后早就已经死了,并且只留下了一个女儿。

  他的第二任妻子是斯福尔扎王后,虽然最初杀死斯福尔扎家族男子的是法兰西,但是奥地利得到了米兰公国的领土,这显然让这位王后对拉迪斯劳斯也没有好感。

  西吉斯蒙德国王依然想要为收回曾经属于亚格隆尼家族的这个王位。

  虽然他目前正在消灭波兰古老王室皮亚斯特家族最后的残余马佐维亚公国,但是他依然不肯放弃插手匈牙利事务。

  皮亚斯特王室的一支旁系一直控制着以华沙为中心的马佐维亚公国。这个半独立的国家虽然力量不大,但是皮亚斯特家族的残余一直是亚格隆尼家族的心腹之患。现在这个公国出现了继承危机,西吉斯蒙德当然不会放过机会消除这个小国最后一点独立性。

  不过他也不打算放弃匈牙利王位,根据拉迪斯劳斯大使的报告,他已经在自己的宫廷中自称匈牙利国王。

  他的态度虽然对于拉迪斯劳斯也是一个麻烦,不过显然让绍波绕依更加孤立无援了。

  法兰西的弗朗索瓦国王虽然在态度上很积极,但是他显然是不可能对绍波绕依提供什么有效帮助的,哪怕是对奥地利牵制性的攻击也不可能。

  虽然西班牙方面担心英法联合行动,但是英王亨利八世实际上对于哈布斯堡过去几年间的赫赫军威十分忌惮。根本不打算积极行动,做出一个有限的威胁姿态牵制西班牙的海军就是极限了。

  弗朗索瓦国王在意大利吃了那么多败仗,好不容易刚刚逃出牢笼,对于西班牙的力量紧张到了极点,还敢再次放对已经是出乎意料的大胆了。

  但是他肯定也不敢分散力量了,针对西班牙的动员尤嫌不足,根本不可能分出力量来对付奥地利。

  而奥地利军能够取得对奥斯曼军的优势更是相当出乎绍波绕依的意料。他的军事准备大部分都是根据奥地利军也会大败这个预期做出的。

  他大大加强了包括阿尔巴尤利亚在内的几座关键堡垒的防守,错误地进行了坚壁清野,这大大损害了他重新进入多瑙河周边平原的速度。

  另外他的核心势力范围仅限于特兰西瓦尼亚地区,远离阿尔巴尤利亚的一些城市虽然暂时还向他臣服,但是在提供物资上就是各种推脱了,而他暂时也不敢大刀阔斧地换上自己的亲信。

  这些不利因素。让他到达多瑙河边的时候,奥地利军不仅仅已经控制了布达,甚至连佩斯也已经不属于他了。

  象征着哈布斯堡家族的双头鹰旗帜是如此的让他愤怒。

  虽然他的使者此时正在多瑙河西岸向拉迪斯劳斯表达善意,但是绍波绕依依然毫不犹豫地立刻向佩斯发起了进攻。

  他很清楚这个东岸桥头堡对自己新生王国的威胁,他可以接收失去波西米

章节目录